•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833/0
    2021-04-09
  • 第35节。梨园暴打一鸟雀那几年社会混乱,故事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各种传说此起彼伏。寇志德死后,乔明月落落寡欢,常常买醉,地久天长,日落月升,渐渐遗忘青春时节寇志德当年的祸害,却不时忆起生前的好。那些年月,乔明月四处浪迹,谈了几个男人,厮混了几户人家,眼见已…[浏览全文]

  • 9777/0
    2021-04-08
  • “龙叔,您来这边还适应吧。”赵书勤笑容可掬地问道。“适应个毛,冷得要死。当初是老板执意要让我来。否则,我这把老骨头哪里会出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实在是太冷了。撒泡尿都能马上冻成冰棍。”龙叔抱怨道。呼出的热气中有股浓烈的酒精味,显然是喝了不少。赵书勤主动向龙…[浏览全文]

  • 13197/0
    2021-04-07
  •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节过后,春花立即召开了镇领导班子会议,这是春花当镇长后第一次召开的会议,会前春花作了充分准备,对几项重点工作都认真梳理了一遍。会议研究了全年工作的安排,并对几项重点工作进行明确分工,责任到人。经过研究决定,组织全镇20…[浏览全文]

  • 13445/0
    2021-04-07
  • 第30节。大乔婚姻挥霍尽寇志德案宗之外的成长经历,是检察官不大知道的,作案的动机也不会追思深究,仅仅确定犯罪的动机是因财犯罪。新婚半载,蜜月早过,也许就没有蜜月。结婚一年,繁华落尽。怎么让乔明月过上好日子,怎么能在她的面前抬头说话,寇志德喝酒时狂想,不醉时…[浏览全文]

  • 17155/0
    2021-04-07
  • 第26节。小乔作奸丢性命夏天清晨,过五一路和八一路口向西,不过千尺,西北一条斜路,可以到霸陵路和寇月桥水闸。两岸杨树风貌,遮天蔽日,岸堤野草,横生野坟,游泳钓鱼外,少见人影,也是小城每年秋后或春后行刑的地方。晨练者跑到寇月桥,瞧瞧无栏杆,无任何防护,北望南…[浏览全文]

  • 17461/0
    2021-04-07
  • 第22节。铁嘴拆迁开酒吧老曹也是每年检查身体,43岁那年,查出肝部有一个小囊肿。中西医院的朋友说,再复查复查,戒酒吧。“天地一朝,万期须臾;人活一世,草活一秋。”要戒点酒吗?戒掉?老曹戒酒一周多些,又继续开喝,一边与同学举杯相碰,一边醉话自白:“死只当是被…[浏览全文]

  • 17767/0
    2021-04-07
  • 赵书勤实在是怒不可遏,忍无可忍。以他温和隐忍的性格,断不至于轻易地大发雷霆,何况是对一个女孩。但何淑懿刚才的举动,确实太过疯狂,简直在拿生命开玩笑。赵书勤想想就心有余悸。何淑懿抹掉脸上的雪片,嘿嘿地干笑两声。“对,我是疯了。你打我啊!你杀我啊!”何淑懿气鼓…[浏览全文]

  • 21852/0
    2021-04-06
  • 国营企业中的集体工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他们的人生起伏,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随着国营工厂的改制或倒闭,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成为历史夹缝中的特殊人群。前接:最后的国营集体工①②③④第18节。表弟醉酒惹丑事老寇火化的时候,厂里倒闭,早已经没有什么工会了,只有老…[浏览全文]

  • 34795/0
    2021-04-01
  • “你和天少是老乡吗?”乌兰回头柔情似水地望着赵书勤。赵书勤不敢与乌兰对视。他发现,乌兰的眼睛如仔细观看,则有一股浩瀚宇宙般的深邃。两枚眼珠如两个黑洞一般,似乎要吞噬一切,充满了摄人魂魄的魔力。“你还是不要这样看我。”赵书勤羞赧地说道。“你的眼睛太具杀伤力了…[浏览全文]

  • 34648/0
    2021-04-01
  • 小说连载:最后的国营集体工④subtitle京都闻道阁2021-03-3114:09文丨曹旭国营企业中的集体工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他们的人生起伏,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随着国营工厂的改制或倒闭,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成为历史夹缝中的特殊人群。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浏览全文]

  • 34029/0
    2021-04-01
  • 第10节。群体上访事不竟一橡胶厂最终是破产了,政府有关部门进场盘点审计,结果是资不抵债,20多亩的厂企业土地,最后以区区900万元卖给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资产什么的小组那一帮人,个个落了一个腰包,那些跑腿的一帮人也落了实惠,即使跟班的帮闲,天天吃吃喝喝,卖这…[浏览全文]

  • 34770/0
    2021-03-31
  • 到此为止,《荷花有约》一书已经全部完成,一百五十六章正文加九章番外。不知从何时起,我便有了写小说的爱好,模糊记得是高一时候,那时就试图拿起手中的笔舞文弄墨一番。我这个人有事没事总爱胡思乱想,于是有了写小说的冲动,开始了讴写的生涯,但是彼时还是个学生党,其写…[浏览全文]

  • 42567/0
    2021-03-30
  • 一眨眼,马儿就冲到了赵书勤面前。赵书勤也得以看清马上两人的真面目,不是别人,正是何淑懿和商一天。何淑懿一手揽辔,一手扬鞭,不停地鞭打马匹,口中“驾驾”地高声吆喝,神情亢奋地策动马匹踏雪狂奔。商一天则坐在何淑懿的身后,紧紧地搂着何淑懿的腰,并将头搭在何淑懿的…[浏览全文]

  • 43751/0
    2021-03-30
  • 少华手忙脚乱收拾着行李包袱,可是他这次慢条斯理的过程特特显得井井有条,把箫子紧紧藏在衣襟深处,下一刻,已合上衣裳扣子,左右朗朗乾坤,鸟语花香。巳时,这段旅行终于结束了。此番旅行收获真不少,故友重逢,情到深处,自然流露,其中之一渊源还不浅呢。雅风既是六王子爱…[浏览全文]

  • 44176/0
    2021-03-29
  • 赵书勤开始有点不太愿意来。因为冬日的呼伦贝尔草原,冰雪茫茫,寸草不见,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资观赏的景致。但商总一再盛情邀请,赵书勤觉得却之不恭,且也想来问商总解答一下心中的疑惑,于是就应承了下来。商总自然是欣喜不已,表示届时一定会安排侄子商一天到车站迎接赵书勤…[浏览全文]

  • 42768/0
    2021-03-29
  • 随着六王子爱儿雅风的记忆终止,少华此次‘寻妻’之旅即将落下帷幕。三人虽各方来,却欢聚一处。别前,三仙友相约于二楼的雅座,相互告知从别后起都要各奔前程去了,红衣少年自当身兼两职,既当爹又是掌门,雅风自然也有他的志向,至于姑娘亦前途无量。慢慢,三人都再无言语,…[浏览全文]

  • 51352/0
    2021-03-28
  • 寻寻觅觅,仨无约而遇的有缘人选在附近一家餐馆摆宴席,这餐馆位于东南方,地理位置极佳,清风拂面,送入襟袖,三位上桌,点了荤素,应有尽有,倒是没酒。着座后,他们不约而同东张西望,这餐馆生意红红火火、客似云来、生得来巧了,正碰上一桌客退席,恰恰逢位就坐。不一会佳…[浏览全文]

  • 51692/0
    2021-03-27
  • 窗外更深露重,少华热情似火,何时灭,曾经海誓山盟今已成忆,耐林学院现物是人非,四面八方死气沉沉,静悄悄,空荡荡。倚窗之人衣摆荡漾着一角,长发飘飘,眼眸泛红,那张脸相比于两年前更显稳重,甚连站资也风流,幽暗惨之月光映在他依稀微翘的眉尖。他伸手撩开帐帘,月亮光…[浏览全文]

  • 51168/0
    2021-03-26
  • 少华直身竖腿于学院外头,风起,他衣随风而飘,甫一睁开眼睛瞧见黄金灿灿,晃得他两眼直冒金星。回忆完这段学院初相识,他又带雅风去剖释下一站幸福。进到内间去,他反客为主,自个抓起一旁茶具碗筷自己招呼自己,斟茶递水,一条龙服务。雅风过来并肩坐,少华将一樶荷瓣撒往沏…[浏览全文]

  • 62028/0
    2021-03-26
  • 小说连载:醉恶最后的国营集体工②国营企业中的集体工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他们的人生起伏,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随着国营工厂的改制或倒闭,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成为历史夹缝中的特殊人群。前接:最后的国营集体工①第6节。落难女工一条命八十年代的工厂事故频繁,仅仅是…[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