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0/433
    2021-11-25
  • 小时候住的四合院里有个姓林的老太太,十分热衷于向孩子家长告状,孩子们恨她恨得牙痒痒,有一次,几个孩子趁着四下无人,用滚烫的开水将林老太养了十几年的大花全浇死了。林老太虽然伤心了许久,但她那时更大的烦恼却是儿子没地方结婚。不好!老方——快跑!快跑林老太是个寡…[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3284
    2021-11-19
  • 花太岁风流倜傥,却深爱一个姑娘,姑娘姓柳,柳如烟,烟柳蒙蒙江南女。花太岁刀法一绝,是江湖上年轻人里面成了名,立了腕儿的人。他的刀像柳叶一样弯,他的人也像柳叶般潇洒。明白吗?就是这样一个少年爱上了柳如烟,江南岸上如梦如幻的姑娘。河水悠悠流向前方,石岸上并无一…[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398
    2021-11-18
  • 黄狗有情一条黄狗从一个黄土圪梁上连跑带跳地窜下山,它径直进入移民村一户两层楼的院子,对着主房仰起脖子汪汪叫喊。屋内走出一英俊潇洒的中年男人,他一边抚摸着黄狗的头,一边小黄小黄亲热地叫着。黄狗对着他汪汪汪叫个不停。他扭头对着屋内的妻子喊道:“快拿出两个馍馍来…[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356
    2021-11-17
  • 当老佐背着渔具走到小区侧门时,突然响起的防空警报惊得他打了个激灵。他下意识地望了望天空,没有一朵儿云,连风都是轻轻的,路边的树叶垂着,没有一点声音。老佐收回了目光,想起今天好像是个什么日子,便紧了紧背带,继续走着,只是这渔具似乎凭空重了许多,好像一把枪。自…[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7480
    2021-11-15
  • 花棉裤的故事喜鹊台棉花,玉米丰收了,秋场上雪白棉花垛如山,玉米垛金黄,垛垛相连,高队长乐了,这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今年分红有了保证,每个劳动日可达一元八角,比去年增加两角钱,金山银山就是社员的钱包包。看看四周,堆积着玉米包皮、秸秆、柴火,担心火灾发生,亲自写…[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0071
    2021-11-15
  • 不一样的眼(短篇小说)丽景市人民医院旁边不远处有一条不知名的杨柳街,到医院上班和看病的人们几乎每天都要从那里经过。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再也没有听到“瓦尔糕---瓦尔糕---瓦尔糕---”那熟悉而甜蜜的声音了。“瓦尔糕,她去了哪里?”一位行色匆匆的中年…[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0422
    2021-11-14
  • 一九八四年的那个秋天,服刑期满的大建波怀着羞怯、慌乱的心情,坐在汽车站候车大厅的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等待着开往下柴市的公共汽车。??大厅天花板上的吊灯纯属摆设,只有几盏度数很低的壁灯放着昏黄的光。那陈旧的长椅上,躺着一些还未睡醒的青年,喇叭口的大裤管像…[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9497
    2021-11-09
  • 吃了棕子,再放几串鞭炮,小慧爷爷那一样自诩水火不侵的金刚不坏之躯就渐渐地不行了,不是这疼就那疼,爸爸和妈妈都快急死了,劝他去医院检查,他说不必了,懒得看医生护士那恐怖狞狰的脸。再者,他晕针。末了,他说:“如果你们真的有那份孝心,就多注意点电视广告,那里所介…[浏览全文][赞一下]

  • 2/19435
    2021-11-09
  • 天天下雨,又闷又烦,傍晚,好不容易云收雾散,还看见西边天际的太阳,天地间一下子宽敞起来。大院里,饭后的小卡和小朋友们玩得正欢,妈妈来了,一拽他的胳膊就走,当然是回家做作业啰,气死人了。小卡的课外作业,妈妈只负责督察,至于过程,她才不管哩,她说放着七七年名在…[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9125
    2021-11-09
  • 小花猫离长大,远着哩,也就是说,它眼下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然而,对那把它三兄妹从死亡线上拉过来的看门老头,态度却变了,由爱转恨,有时愤怒到极点,它甚而这样想,等它长大,一定撕破他的脸皮,抓瞎他的眼睛咬破他的喉咙…….小花猫的恨也并非毫无缘由,它听说它那被糟老…[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9145
    2021-11-09
  • 人到了一定的岁数,睡眠的时间就减了,像看守南海谢边旧小校园的那个老头,他就说每天晚上睡两三个小时,足够。然老人今天不知咋地破例了,墙上挂钟的时针已指向九点,仍睡得死死的,不知他在做着什么好梦,脸上挂满笑容。这时,床头的手机铃声响了,是居委会治保主任的电话,…[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9142
    2021-11-09
  • 哭与笑弃儿不会哭。不是他没那基因传承或变异,更不是他的眼泪早已哭干或泪腺出毛病,而是被他那狠心的爷爷给生吞活剥了。因为不管弃儿怎么哭,即便把的眼哭肿、嗓门哭哑,爷爷总不理不睬,弃儿见哭也白哭干脆不哭了。久而久之,他连怎么哭,方法窍门全忘了。弃儿只会笑,因为…[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8899
    2021-11-09
  • 一刚到爷爷那,小文连个觉也睡不安稳。大门外的广佛路车水马龙。二十四小时从不间断,那时大时小,或断或续、没一点规律可言的轰鸣声,实在让人受不了。然不过那么的几天,小文就适应了。一到晚上九点,那声音就变成婴儿时奶奶嘴里的摇蓝曲。听起来诱人昏昏入睡。二广东这地方…[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8817
    2021-11-09
  • 木头人——不用猜,能称得上这尊号那主肯定极其呆笨愚傻,木纳迟钝。木头孙的爷爷就是附近十里八乡公推获此殊荣的人,他这一辈子已被强行更换了三次名号,儿时叫木头崽,长大后称木头人,上了岁数,又改成现在的木头翁,至于他百年后的遵谥,据说人们也早拟好腹稿,就等那一天…[浏览全文][赞一下]

  • 4/19285
    2021-11-09
  • 变化阳春三月,大地苏醒。黄坡镇调来一位尤书记。他是从他乡副镇长的位置上调来的。上任伊始,便急于在镇政府的大楼门前修建一个亭子,以便镇政府领导茶余饭后阴晴雨热天气围坐在一起商谈工作。两个月后,一个漂亮的六角亭就耸立在大楼透明的玻璃门前。亭顶由绿色的琉璃瓦覆盖…[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7157
    2021-11-08
  • 存钱太阳像一个大红的气球一样飞上了东山顶,金光四射,霞光万道。大地万物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苗金盛开着手扶拖拉机,拉着一家人到县农行存钱,并稍带了几袋山药蛋到市场上出售。后天他的女儿订婚,媒人送来10万元彩礼。他和老婆划算着把这笔钱存入农行,存五年死期,五…[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5518
    2021-11-07
  • 裤腰带的故事一夏日五月,太阳像火一样烤焦大地,绿色麦浪,霎时间小麦金黄,麦收到了!。男人忙着在地里割小麦,女人在麦场上打轧脱粒。夏季暴雨,时来光临,争时夺麦,抓紧夏收。大树底下没有凉快的社员,只有几条狗趴着地上伸着舌头喘着气,天太热了。男人们在烈日下割麦,…[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2556
    2021-11-04
  • “小婷,小婷。”“婷婷,有人叫你。”何珍美招呼女儿。家人和邻居也常管婷婷叫“小婷”。婷婷赶紧答应一声,快步跑到阳台。“小婷,小婷,回家!”一个女人对草坪上一只小狗叫唤。这是前面楼房的女主人,新近刚搬来的。婷婷满脸通红,直冲她妈妈发火。这不是一回两回能过去的…[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1987
    2021-10-31
  • 乡下来的婆婆婆婆在市医院出院后,我和丈夫就把她接到我家。一则是她年龄大了,二则是为她看病方便。住了没几天,她便嚷嚷着要回家。婆婆已80岁了。平时一个人住在乡下。太岳山区一个普通的小山村。我的公公十几年前就去世。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她谁家也不去,自己单独生活…[浏览全文][赞一下]

  • 2/11402
    2021-10-30
  • 爱吃剩饭的奶奶奶奶来我家几天了,几乎天天吃剩饭。每次吃饭时,我们都要喊她几次,让她坐在饭桌前,她总是腼腆地笑笑:“你们先吃吧,我看会儿电视。”我知道这是奶奶的借口。她是等我们吃的差不多了,才缓缓起身,蹒跚着坐到桌前,用干瘦的手抓起筷子把每个盘子里的剩菜划拉…[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小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