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01/0
    2021-01-06
  • 娜娜和男友阿轩住到一起后发现该君呆萌,日用品喜欢搞成双配对,洗脸毛巾有两条,牙刷有两把,眼镜有两副,指甲钳有两个,茶杯有两只,如此等等。有一天娜娜问阿轩:你搞许多重复的东西不嫌烦吗?阿轩不禁有感而发,畅然推出了一套别有见地的宏论:你说哪里话,这怎能叫烦呢?…[浏览全文]

  • 1038/0
    2021-01-05
  • R被任命为园林处处长,前任园林处处长C任命为清洁卫生管理处的处长,两个人的岗位进行了交流。R在清洁卫生管理处处长岗位上工作了快六年,对清洁卫生管理处的工作有了很多的了解和认识,因此也有了许多的情素情怀,离开那天总觉得自己心里面有一些空空的感觉。因为方圆二十…[浏览全文]

  • 1005/0
    2021-01-04
  • 退婚记(二)在大柳树下,杨天一为大家教唱下定决心的歌曲。一个月的评定工分大会开始了,经过讨论,社员代表杨凤娇宣布社员评定结果。杨天一拜高队长为老师,认真的学习农业技术,还带领青年,在早晨用青草填猪圈积肥,不计报酬。还写了农业技术歌谣,在夜校里教大家学农业技…[浏览全文]

  • 28394/0
    2020-12-30
  • 突闻小杨辞职的消息,杜康还有一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甚至感到有些惊愕!因为先前一点预兆都没有。小杨是九月份来到这里上班的,小杨对杜康的印象还是较积极乐观,对工作也认真好学,不到一个月时间他与同事们打成一片。在与他交往中得知,他喜欢打篮球,有时还与队友们一起去…[浏览全文]

  • 31076/0
    2020-12-29
  • 驷马难追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五匹劣马在人世间享尽荣华富贵,过着非常奢华的生活。时间过的真的是非常快,一转眼就到了21世纪,不知道怎么搞的,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了,总是感觉日子过的没有以前那么舒服了,今年不是马年吗,于是,马王召集四匹马来开会,研究研究对策,…[浏览全文]

  • 31871/0
    2020-12-28
  • 湘江依然如故地流着。夏季,两岸郁郁葱葱。雀坐在岸边的石头上,两眼痴痴的望着江中驰过的轮船,傍晚的阳光在她的眼中就像维送给她的玫瑰花,阳光下的柳树就像玫瑰花的叶子托着太阳。江水一晃一晃的,把雀的心晃得七零八乱。雀认识维是在去车间送通知的时候,当雀飘进车间办公…[浏览全文]

  • 65536/0
    2020-12-21
  • 我是一个刚入职不久的新老师,充满了新鲜感。冬天的早读特别考毅力,我费力地往教室赶。前边的同学正在聊天,因为天还没亮,路灯昏黄,尽管近在咫尺,我还是看不大清楚她们。靠我一侧的同学说了一句话,让我睡意全无。“今天语文还没想好怎么睡,主要是有点冷。”我不禁悲凉起…[浏览全文]

  • 94260/3
    2020-12-19
  • 一万元借款李法官最近被一件小案子搅得心烦不宁。这位有着二十多年法官生涯,审理过上千起民事案子,获得过省、市、县多项殊荣的法官,怎会被一起小案子所困扰?案件标的额不大,一万元。案情也不复杂,一个借款纠纷。案件也好判决,驳回诉讼请求。这样判从证据角度没一点儿问…[浏览全文]

  • 110098/2
    2020-12-16
  • 退婚记喜鹊台生产队院子里大柳树下,座满了社员,在树荫下。青年们唱着快乐的歌。俺村有个好姑娘,中学毕业爱上了家乡……。今天社员特别高兴,因为评定工分是一面镜子,看到缺点,发现问题,惩罚分明,积极上进,是夺取丰收的保证。社员都喜欢开评定工分大会。评分大会在大树…[浏览全文]

  • 128788/0
    2020-12-11
  • 杀树(三)郭文德3黑叔给人算卦时被问的最多的话是“以后会咋样?”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巴巴着他讲出玄奥的结局。就像医生不会给自己看病一样,他算不准自己“以后会咋样”。老是流浪,不是个事。乡政府送黑叔进了养老院。老百姓善于攀比,但有些事是不攀的,黑叔年龄不到就进养…[浏览全文]

  • 129949/0
    2020-12-11
  • 杀树(二)郭文德2事情似乎才刚刚开始。因为,槐树被毁两个小时不到,具体操刀者李念绍唯一的儿子小舟莫名其妙地死了。先是腹部剧烈疼痛,疼得头顶都没地方搁了,满地打滚,人变成了“土人”。众人大惊,却束手无策。之后不再流汗,脸蜡黄,开始抽搐,翻白眼,那种白眼已无限…[浏览全文]

  • 129235/0
    2020-12-11
  • 杀树(一)郭文德1部禾峰再怎么翻身也睡不着觉了。据说有段时间他爹也曾这样过。他门前的这棵唐朝老槐树,是齐鲁古道的信号树。槐树生长几百年后,有人在树下落脚,于是便有了我们的村庄。到部禾峰这一代,树龄已过了千年。槐树的胸径四个成年人才能合围,树冠更是大的出奇。…[浏览全文]

  • 130746/0
    2020-12-09
  • 老布头郭文德派出所长走进了公安局长的办公室。“有事?”局长问;“有点事”。所长面带难色。“什么事?”“哭笑不得的事。”“说说啊!”“说是大事又是小事说容易又难缠。”“到底啥事?一大早遇到你真晦气!”他们俩是好同学加同事。“前天下午,不是市里请了一名专家来讲…[浏览全文]

  • 131310/0
    2020-12-09
  • 闫老孩郭文德在我们那里,老头一律称“老孩”。孩读四声。小时候,在土地极其有限的小山村里,粮食有限,什么都稀罕;不稀罕的农村里见到的最多的应当是小孩了。庄稼可以“间苗”,孩子是不可以间苗的。生下来了就得放养着,一家一大帮。大的看小的,一帮脸儿多,不愁找不到伙…[浏览全文]

  • 174119/0
    2020-11-25
  • 爸爸:娅娅,你快去把我们用过的那些碗洗了。娅娅瞪着爸爸,非常生气:你虐待小孩呀,我才三岁洗什么碗呀,我要报告老师,让警察把你关起来。爸爸闻言大吃一惊:宝贝,我是考验你的,看你是不是听话,哪会真让你洗碗呀!娅娅更生气:哼,你考验我?你考验我多少次啦?怎么就没…[浏览全文]

  • 174599/0
    2020-11-23
  • 生产队的卫生员(赤脚医生)三线指挥刘柱和秘书花木蕊决定回县招待所转道四川,高永厚队长再三挽留,在喜鹊台秦湖双盛馆住下,夜游唐朝李世民征东留下的秦湖,盛唐的业绩,发人奋进,创造未来,大家同意。高队长划着小船,讲着唐王李世民的征东的故事。唐王李世民带唐兵征东时…[浏览全文]

  • 187607/0
    2020-11-18
  • 舜帝,是中华民族的共同始祖(三皇五帝)之一。他被认为是中华道德的创始人之一,而且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奠基人。“舜”历来与“尧”并称,为传说中的圣王。相传:舜的家世甚为寒微,虽然是帝颛项的后裔,但五世为庶人,处于社会下层。舜的遭遇更为不幸,父亲是个盲人,母亲很早…[浏览全文]

  • 187510/0
    2020-11-18
  • 纳鞋底的女人郭文德小时候,在我老家的西边,有一座标准的四合院。院子很大,里面有挺拔的槐树、榆树、苦楝树,有石磨,有大锅台,有牛槽子,有四处鸡舍,屋与屋接壤处是各家的饭屋,一年四季都能听到狗吠鸡鸣。拥挤逼仄。当时,大院南屋里住着我的小学同学家,北屋里住着一对…[浏览全文]

  • 193510/0
    2020-11-12
  • 县纪委高副书记向来铁面无私,刚直不阿。县里的大小干部对高副书记都忌惮三分。背地里人们送高副书记一个外号——黑脸书记。高副书记长得不黑,还挺白,油光油光的白。说他黑,那是说他做事没有人情味,六亲不认。无论什么人,什么事,高副书记都抹得开脸掰得开面子。有一年,…[浏览全文]

  • 197621/0
    2020-11-11
  • 他一次一次的抬起头,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路人,神情说不出是落寞,还是悲切。驳杂的毛发遮挡住眼眸,眼神浑浊,但他就这样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嘶喊,没有悲戚。突然,他听到一个熟悉的脚步,挪动了一下后腿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身来,眼中恢复了一丝神采,但弯折的两条后腿显然不…[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