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0/238
    2021-11-25
  • 二狗剩子和漂姐没有如愿走人,我们却离开了江神庙。江神庙恢复死水似的平静,春节已一天天临近了。我的感冒一直不退,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冷的时候躺在热炕头,捂上大被还掉在冰窟窿里似的,热的时候不盖被子都大汗淋漓,周身跟水洗的一般。我不断发烧,嗓子肿痛,咳嗽,舌头也…[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01
    2021-11-25
  • 卷四《大荒原》第五部归来第四章地窨子上竖起白旗一那天晚上,外面刮起大烟泡,狂风卷起雪片扑打天窗,屋檐冻得嘎嘎作响,整个天空都被严寒冻僵,大地也在雪地上冻死了,化作雪的凝固的海洋。我们谁也没睡好觉,翻来覆去地翻身,都憋着不说话。只有豆芽睡得好香,有时还说着梦…[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99
    2021-11-25
  • 五“回来━━”我咆哮起来,可是无济于事,他没听见似的越走越远。他不会帮助我的,这时候喊叫愚蠢而又没有用,必须赶快爬上去,否则人就冻僵住了。我冷静下来,拿起随我一起落进水里的冰镩子插进泥里,蹬住它的木把,双手按着冰窟窿里的台阶用力爬上去。我一爬上冰面,感觉到…[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99
    2021-11-25
  • 四狗剩子贪污了卖席子的公款,渐渐引起老绝户的怀疑。我们手头没有现钱,连购置生活中的日常用品都成问题,因为城里的商店必须要现钱。老绝户催促狗剩子要二道贩子付欠款,说春节前大家手头都紧,怎么也该清一清过去的账了。狗剩子面不改色地撒着谎,搪塞说席子本来就利小,二…[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600
    2021-11-24
  • 花解语的老妈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以后就开心得不得了,因为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已经在两年前生了一个小男孩,这样一来她们的孩子也可以成为发小了,可是花妈妈没有想到自己生下来一个女孩。女儿是爸爸的的小棉袄,花爸爸可乐开了花,给女儿取名为解语,意寓善解人意。多年以后…[浏览全文][赞一下]

  • 1/5405
    2021-11-24
  • 三一连几天过去,天知道是怎么回事,两只小虎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它们守在门口不吃,不喝,目光郁郁地沉思着要坐一辈子似的。问题是采参的黄金季节工夫耽误不起,就是营地里的饮用水也必须到外面的小溪去挑,现在连做饭的水都快断了。天热,几十个人憋在木头房子里,比蒸笼还…[浏览全文][赞一下]

  • 0/5352
    2021-11-24
  • 二小兴安岭一带的老林子里,有一座黄花山,山后的采参营地住着一个看房子的老驼背,山前住着一个猎人。采参人夏天采参住进营地,一到冬天,大家就都赶回山外的家乡过年,只留老驼背一个人看空房子。老驼背从山东老家出来闯关东,一是为躲避战乱,二是想挣些钱养家糊口,甘愿过…[浏览全文][赞一下]

  • 0/5357
    2021-11-24
  • 卷四《大荒原》第五部归来第三章山神一第二天,老头鱼一大早就赶着毛驴车返回山东屯。狗剩子与漂姐拉着装席子的爬犁去乱葬岗子修小木屋,直到晌午头也没回来。老绝户不放心,叫我去喊他们回家吃饭。潮湿的、有些融化的大雪地,非常柔软,脚踩上去几乎都感觉不出来,也没有响声…[浏览全文][赞一下]

  • 4/13150
    2021-11-19
  • 一老婆说:“……那么,我上班去了呀。”一分钟前,我还在梦里。我梦见一车厢西瓜,停在黄色的路边。路边一条小溪,泉水无声流淌。小溪一侧杂树嗡森,瓢虫在叶子上爬动,知了在树上唱响。我口渴难耐,想偷几个,却奇怪地发现,它们像一个个头颅,似曾相识。其中有个看起来特别…[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3991
    2021-11-19
  • 四漆黑的冬夜早早降临在天窗玻璃上,外面的暴风雪一会儿怒吼,一会儿尖叫。从嫩江上传来冰层坼裂的咔咔嚓嚓的响声,人出门抱点儿柴火就险些被大风刮倒。屋里灯火辉煌,老绝户挑亮油灯的捻子,还在窗台上插了几根燃烧的松树油子,更加烘托了节日的氛围。灯光照着摆上炕桌的土豆…[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4053
    2021-11-19
  • 三1970年的元旦,老头鱼如约来和我们一起过新年了。这天下午老头鱼赶着毛驴车,拉来半扇冻猪肉,一袋面粉,一坛子好白酒和母亲捎给我的东西。他哈着热气,身上带着新鲜的冷空气味和烟草味,走进我们的地窨子。为欢欢喜喜过个新年,为迎接我们的老朋友,绝奶几乎把所有积攒…[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019
    2021-11-19
  • 二新年来临的前一天下午,我和老绝户背上猎枪去乱葬岗子遛套子,我还心存侥幸,希望能碰上那只狍子。要是再次遭遇狍子它准逃不掉,我们过年可就有美味佳肴下酒了。冰雪覆盖着静止不动的原野,树上都挂着一层毛茸茸的薄霜。这一次运气不错,没碰到狍子套住三只野兔,虽收获不大…[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521
    2021-11-18
  • 这次年会是全国性的,参会人员特别多,清扬头一天下午四点就到达了会场,她办好了参会手续,定了一个离会场三公里左右的酒店,就是为了避免陆明又看见熟人。早早的办好了入住手续,清扬开始在美团上搜索美食,陆明下午五点的飞机,到达酒店应该是八点左右,为了方便两个人聊天…[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5148
    2021-11-17
  • 天渐渐晚了,看来,今夜得在这里住宿了。于是我们去找旅社。看到一家旅社门前一条布幡不觉好笑:只知道阴间,字是反着写,想不到常见字都错乱了。“时代旅社”怎么写成了“待时旅社”了呢?什么意思?不通之极。不是死去许多名人吗?怎么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望里面,怎么里面…[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427
    2021-11-17
  • 卷四《大荒原》第五部归来第二章豆芽死而复生一西伯利亚的寒流滚滚而来,严寒笼罩着大草甸子。这是一个多雪的冬天。屋外暴风雪肆虐,大草甸子上天昏地暗,仿佛那雪不是飘落下来的,而是从天上倒下来的奔涌下来的一般。严冬正在势头上,是那种棒打不走的三九天。逢到天气不好,…[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478
    2021-11-17
  • 五抢救过妮儿,我们大家都松口气,医生要求留下病人观察两天,保持绝对安静,好好休息,若没什么问题再回家休养。市里的运动正紧,我们人多,目标大,老绝户决定留漂姐一个人看护妮儿,其余的人先回家,等后天晚上再来接妮儿。已是凌晨4点钟,我抽过血,又经过一夜的疲劳,脑…[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481
    2021-11-17
  • 四傍晚,绝奶叫醒妮儿喂她鸡汤,妮儿抬起脑袋喝下两口,又闭上眼睛昏睡过去。晚上睡觉的时候,绝奶为照顾病人,睡在妮儿的身旁,我被撵到大炕的另一头,即病叔原来睡觉的地方,头一次和妮儿隔开了。但是祸不单行,对我们的妮儿来说真是老天爷不长眼,祸从天降,祸不单行。她的…[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987
    2021-11-16
  • 叮铃,叮铃......是陆明发微信来了。此时正是下午五点,一般这个时刻,就是清扬比较清闲的时候,一整天的工作基本忙完,清扬会重新泡上一壶茶,看一会儿喜欢的诗词小说,或者玩一会儿电脑游戏。选择这个时刻发微信,是因为陆明这个时候也比较清闲,更重要的是,下班回家…[浏览全文][赞一下]

  • 2/16671
    2021-11-16
  • 三噩运接连不断,仿佛集中在一起排着队朝我们赶来,让江神庙不得安宁。漂姐从城里回来后,带回一大包东西和两只老母鸡,包里散发着医院特有的来苏水气味,可能是医疗器械?她神情非常严峻,把绝奶拉到外屋嘀咕起来。“绝婶儿,不行啊,医院追查‘05’案件,运动闹得凶着呢。…[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394
    2021-11-16
  • 二我沿着脚印走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到乱葬岗子上,来到病叔的坟墓前也没发现妮儿,脚印又奔向白桦林。我不明白她一个人大冷天去白桦林干什么,那里除了雪还是雪?到处都白茫茫一片,大雪覆盖的树林里悄无声息。下午慢慢地过去,耀眼的雪野上笼罩着一种冷冷的气氛,使人有些胆…[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