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518/0
    2021-04-09
  • ?二?乱世出英雄。这里我要说说我的大舅,虽然我至今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可他在我心目中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好汉,我要为他大书特书一笔。母亲的哥哥是跳山崖吐血死的。舅舅有一次进鬼子据点执行侦察任务,化装成一个卖粮的农民挑着担子走近据点门口,排队等待哨兵搜身。我想…[浏览全文]

  • 2609/0
    2021-04-09
  • 卷二?《在特殊监狱里》第一部?画地为牢??第六章?深夜潜逃???一?????????????????????????????????????我正搪塞着大眼贼,李疯子又出现在窗口前:“嘻嘻,窗子开了。”我将视线移向窗外,以为她要在垃圾堆捡东西吃,连忙拿起一个…[浏览全文]

  • 2433/0
    2021-04-09
  • 四?我被关进囚室二十多天了。不知为什么,迟司令他们一直没再露面。整天由这两个人看押着我,日复一日,好像造反派把我遗忘了。若问世界上什么动物最有耐性,最有生命力?我回答肯定是人。人的身体有着极大的弹性,我震惊于一个孩子的生命力如此旺盛,能于灾难之中百炼成钢,…[浏览全文]

  • 2272/0
    2021-04-09
  • ??三?中午,姐姐来给我送饭,大眼贼破例让姐姐进屋,只是催促她放下饭盒就走,少说话,千万不要让人碰上。他背对着门,扒在窗台上望风,以防迟司令突然袭击,让我们姐弟俩安心会面。姐姐一看到我就眼泪汪汪,她不光送来午饭,还带来一身补丁摞补丁的劳动布衣裤。这是我春秋…[浏览全文]

  • 10752/0
    2021-04-09
  • ?二?挨过一上午批斗,窝一肚子火,特别是头一次公开亮相丢不起人,像上一次刑场,精神受到极大刺激,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但我知道说什么也得吃东西,浑身没有一处不是伤,流那么多血需要营养补充。我端着茶缸喝起鸡蛋水,好久没喝母亲打的鸡蛋水了,咸滋滋的十分可口,既解…[浏览全文]

  • 9927/0
    2021-04-08
  • ”蓝川,蓝川,咱小组这礼拜在你家学习,板凳和小桌快搬出来。”刘静敲了敲窗棂,大声向屋里的蓝川说。她身后依次站着闫涛、大冈,那两人垂头丧气、无精打采,仿佛刚被抓获的战俘。“小静,咱不那么严格好不好?”大冈在后面嘟哝,“咱们学一下就课外活动,玩你喜欢的跳猴皮筋…[浏览全文]

  • 10218/0
    2021-04-08
  • 妈妈出差之后,爸爸每晚都喝酒。多数时候的下酒菜是醋拌海带丝。时而,也会就着一条酱咸菜、一根大葱。给蓝川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回见爸爸不知从哪儿搞来一只尖辣椒,刚一切开,那辣气立即让人眼睛受不了。蓝四维将切成细条的辣椒依次铺在面前,面现不舍,观赏良久才轻轻挑起一…[浏览全文]

  • 10108/0
    2021-04-08
  • 这一天的语文课堂。老师让科代表发作业时,格外留下了一本作业,她美目低垂间,盯着那作业上的文字,忽然嘴角再次浮出笑意,又看了几行,她又一次忍不住,埋下头“扑”地笑出声来,俏丽的双肩笑的不停抖动。学生们不知所以一脸晕菜,想知道老师为啥乐成这样。终于等到老师停住…[浏览全文]

  • 9999/0
    2021-04-08
  • 那一年的国庆节大游行,仍是万人空巷热闹无比的场面。蓝川骑在爸爸黑油油的肩头越过无数的人头向主席台望去。他早就了解到,虎震爸爸很快就将出现在主席台上——这是邻居们早就了解到的信息,他想看看心里的大英雄,今天更会如何的威风!回去后他要在别人啧啧的羡慕中,绘声绘…[浏览全文]

  • 21866/0
    2021-04-05
  • 虎震爸爸是大院里公认的狠角色,邻居都怵他。早晨大伙儿排队上厕所,只要是他爸到了,其他人再憋得慌,都默认让他先上。有一天晚间,蓝河在母亲的扫帚把抽打下还没哭完,撕心裂肺的防空警报便响起来。这预示着新一轮“城区戒严演练”已然完成,人们向街上探头探脑,小心地走出…[浏览全文]

  • 21675/0
    2021-04-05
  • 自从“824”突袭了“工武卫”司令部,“工武卫”遍插在全市各处的高音喇叭便一复一日地播放哀乐,以纪念其牺牲的战友。一个女声声泪俱下地宣读战斗队的决心书。宣读后面的“决定”时,那锐厉尖啸的高音似乎要刺破天际,令人心惊肉跳,彻夜难眠。这时节,已进入了东海市一年…[浏览全文]

  • 22037/0
    2021-04-04
  • 卷二《在特殊监狱里》第一部画地为牢第五章奸细大眼贼一我想死得轰轰烈烈,却死而复生。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和平常不一样,一种惬意的疲劳压住眼皮,使我一时难以睁开眼睛。又等了一会儿,继续享受着麻木的舒适,正如一个人在梦中知道自己在做梦,想醒又醒不过来一样。我睁开一…[浏览全文]

  • 22289/0
    2021-04-04
  • 四姐姐妹妹走了,她们在死一般的沉寂中,哭着远去。我的伙伴彬子、铁南和朋久也离开座位,不顾周围诧异的目光离开会场,用实际行动抗议暴行。会场上一阵骚动,有些同学看不下去了,也想尾随他们而去。“要是真革命,你就站出来,要是不革命,就滚他妈的蛋!”白脸狼见势不好,…[浏览全文]

  • 22506/0
    2021-04-04
  • 三第二天,郭叔叔没有露面。早晨八点半,俱乐部前闹哄哄响成一团,大喇叭传来喊声:“一排靠左边坐,二排靠右边坐……”孩子们唱起语录歌:“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看情况准备举行什么活动。我刚吃过最后半块窝窝头,门一下被撞开,一大…[浏览全文]

  • 22131/0
    2021-04-04
  • 二翌日上午,我被人推醒,枕头上留下一圈睡梦中流出来的口水痕迹。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另一张床上又摆着两个窝窝头。迟司令拿起空空的稿纸吼道:“于艾平,滚起来,叫你干什么啦,为啥没写?”我一骨碌坐起身,马上清醒了。“你当是疗养院,我们养大爷!”我很窘,盯着自己…[浏览全文]

  • 21915/0
    2021-04-04
  • 卷二《在特殊监狱里》第一部画地为牢第四章批斗大会一第五天早晨,我醒来时天色已大亮。我做了一夜噩梦,一睁眼睛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只依稀记得有人进来过推了推我的身子,我睁开沉重的眼皮,看他一眼又睡过去。我奇怪自己怎么平躺着了呢,双手还抱在胸前?下意识地抬起一只手…[浏览全文]

  • 22211/0
    2021-04-04
  • 第十章甸园拾遗108麦杆矮子借患肿肤之手,镇压了招生,自认为铲了阿林最后一条根,村里再无障碍,又有兄弟们帮助,执掌住各生产队的权力,阿林要想翻身绝无可能。只是二队还有点别扭,新近,私自选了队长,宋军当选,这小子年纪虽小,见识很不一般,这些年的炎炎烈火,你小…[浏览全文]

  • 35013/0
    2021-04-01
  • 村外来了个教书先生,说要在我们这里办农民夜校。我不明白,有钱的孩子不是白天上学么,怎么这里是夜里上课呀?而且不是小孩,而是大人呢?于是好奇偷偷去瞄。夜校是在一间茅草棚里,里面点着一盏小油灯,昏暗看不清。篱笆墙壁上挂着一块小黑板。老师正在边写边讲:“地”,左…[浏览全文]

  • 35242/0
    2021-04-01
  • 四李疯子的身影不见了。我憋回失望的泪水,跳下窗台坐在床边,盯着玻璃框里的西瓜皮沉思。有一瞬间我怀疑自己,是我有病还是她有病,思维也变得糊涂起来。我面朝西瓜皮,一直坐到中午。我已经饿得发晕,既弄不清李疯子为什么突然离去,也不愿长久地为这件事烦恼。越来越想得到…[浏览全文]

  • 35218/0
    2021-04-01
  • 三第四天早晨,一泡尿憋醒了我。我爬起来,天刚亮不久,窗外灰蒙蒙的,雨声稀疏了。闭门雨,下一宿,隔着玻璃看窗外的雨景,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我奇怪自己被关进来怎么从没想上厕所呢?是的,我没吃东西,也没有可排泄的粪便,此刻却要撒尿,憋得要死也没办法解开裤子。“缺…[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