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0/4914
    2021-11-24
  • 秋凉凉,我可以随时离开阳光粲然,却已经有了凉意。基层督导的车辆,因故停泊在许继广场的一侧,盛夏时候开放的一树树碎花,在大厦的背阴中,依然夺目,让我把他们细细的打量。想想在夜里,在晨昏,他们寂寞着,孤独着,或者彼此相望相守,莫非也是“本无世俗运,性本爱丘山?…[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735
    2021-11-22
  • 过河卒在党的九大上,一批人靠造反起家,当了中央委员,工人出身的唐忠富是其中的一个。唐忠富,河南省如州县人,1934年生,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初中文化,在长沙曙光电子管厂当工人。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唐忠富积极投身造反运动。他发起组织长沙曙光电子管…[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1768
    2021-11-22
  • 检查工作的幽静干干净净的会议室,较之上午的文化街小学,可以伏在案上,较之健康路、八一路小学,也可以更好的坐下。“更好”在于老的会议室内幽静,幽静而清凉;掩饰的窗帷,柔和的青光,椭圆会议桌的中央还装点装饰,不,生长着旱荷、滕竹,碧绿旺盛的姿态及神气,是长期培…[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2622
    2021-11-19
  • 爱情诗选18爱我把我的头儿枕在你雪白的肩上我可以暗暗窃听你心里遐思梦想你明天就要弃我而去可是今天还是我的爱人你美丽的手臂拥抱着我我会觉得加倍欢腾静止之躯风随心动那吟着舞着之魂在朦胧中独饮哀伤…[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2927
    2021-11-19
  • 秀才造反他是湖南文革中的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本是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平时默默无闻,在文化大革命中却居然组织并领导了一个在全省有百万之众、闻名全国的造反派组织【湘江风雷】。尔后,又因中央文革的一个批示,被省军区以“反革命头子”的罪名,关进了大牢。但入狱五个多…[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2757
    2021-11-19
  • 打砸先锋春光明媚,红日高照,草木争嵘,自然界一派生机勃勃。可是,哈尔滨市上空出现了一股寒流,原先团结一致的造反派队伍发生了分裂,产生了两大派:捍联总和炮轰派。捍联总支持潘复生,炮轰派反对潘复生。在潘复生看来,炮轰派是冲省革委会来的,是冲着他来的。潘复生在北…[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2690
    2021-11-19
  • 教员成打手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和评论员文章【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发表后,黑龙江省直机关和哈尔滨市有关单位就有人贴出大字报,批判了一些党政领导人,黒省的文化大革命由此拉开了序幕。7月底,省委派工作组进驻了各大专院校,他们…[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106
    2021-11-19
  • 梦想照亮了中锋局长初晴的西湖公园,靓阳东升,潮湿的泥土,在微微清风中散发着微醉的无言以传的气息;尚无秋意,依然碧绿的乔木灌丛,乍以少了老人锻炼的那些空场,让人的目光愿意悄然停留;踏向常往的山岗,拾级而上,听到岗亭之上却有人声,不觉驻足;所幸,往西的青砖甬道…[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280
    2021-11-17
  • 春?这不禁让我些有疑惑——没有答案的吧。在我的印象里,春好像在随着我的长大而变得越来越成熟了。自我记事起,对于春天的概念就一直停留了很多年。我生于南国,长于南国,南国的春天到了,偶尔有地上的雪将化而又未化,覆盖在草的根茎上,覆盖在树的枝干上——薄薄的一层。…[浏览全文][赞一下]

  • 2/15345
    2021-11-17
  • 回家接孩子们的家长,多是祖辈的三轮、单车,在学校门口挤的满,目光聚集而有些焦虑,在健康路小学的门口,成扇形面积堆叠。尚未从办公室里出来,就听到了孩子们排队出门的哨声,散队之后的喧嚷及欢笑。街头依是碧绿垂条的两排行道树,随风微拂,在人头攒动的远处和远方。挤过…[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7415
    2021-11-17
  • 前些日子,中央电视台向经典致敬栏目的一期节目,请来了原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的一众演员,回顾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拍摄期间的往事。看着那些熟悉不熟悉的面孔,感慨颇多。大裁军,前线歌舞团前线话剧团,已不复存在,享誉全球的江苏民歌茉莉花的改编者何仿,“太湖美”的作…[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132
    2021-11-16
  • 鸡冠石,长江边上小镇的名字,我第一个工作所在地。我们的园区在长江边的山丘之上,是周围的制高点,沿着蜿蜒的公路往下,就是长江。园区被山林环抱,隐秘而幽静。大门常年被一些藤蔓植物以及柏树遮掩,要不是那年的午后程经理指派手下的工人砍掉了藤蔓和柏枝,我甚至都不知道…[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8935
    2021-11-15
  • 儿子晚归,忽然想到母亲儿子略晚一些回来,六点十五,我来不及像往常那样,可早回来从容炊事,于是,一边窗口瞭望,等待那傍晚楼下的大道上他的身影,一边等面条下锅。今天加班,回来的晚些,路上又不停的电话接听,走得慢些,儿子回来简单晚饭之后,还要在六点五十离家返校。…[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0009
    2021-11-12
  • 雪城两狼1967年1月31日,在哈尔滨北方大厦门前,隆重地举行了黒龙江省红色造反者大联合大夺权誓师大会。时值隆冬,大雪纷飞,寒风呼啸。红色造反者穿戴整齐,胸前佩戴着毛主席像章,左臂佩戴着红卫兵袖章,右手高举毛主席的红宝书,个个精神振奋,斗志昂扬,他们按单位…[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9843
    2021-11-12
  • 墓园里的老人在重庆市沙坪坝公园里,有一处红卫兵墓群,这里埋葬着四百多位八一五派在文革武斗中的死难者。近些年来,每到清明节,有一位老人总到这里坐一坐,他是谁?他就是当年重庆市八一五派的红卫兵武斗总指挥周家喻。重庆市是文革的重灾区,两大派之间的武斗闻名全国,死…[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8677
    2021-11-09
  • 一在爷爷的房间里,一个和简陋的台几搭配得并不怎么和谐的笔筒里插着一撮鸡翎毛,那笔筒可有来头了,南海谢边小学迁新校时,校长随手送给他的。妈妈说那撮鸡领毛的年头比我的岁数还大哩,乡下人养鸡,早上从不喂的,打开笼门任其四处觅食,傍晚才拿出几把米,嘴里发出“咕咕”…[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720
    2021-11-08
  • 【出身论】的悲哀在贯彻所谓阶级路线的年代里,黑五类的人们不但做为专政的对象,而且他们的子女也被打入另册,成了准专政的对象,受人歧视,凌辱,是先填的“罪人”。人们把他们称为当代中国的“犹太族”。当“血统论”以各式各样的形式在文化大革命中猖獗之时,二十四岁的北…[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3577
    2021-11-05
  • 殡仪馆里无秋雨,我的表弟死了一一手撑伞,一手握把,踏着单车上班,绵绵的秋雨,洗净了地上的一切,马路沿边的流水清澈透明,如远山的溪流,向低处淙淙流下。落在地上不多的枯叶也是干净的,泛着微黄,仿佛并未枯竭,空气中是清理的味道和着凉凉的风和着不时飘洒到膝上臂上或…[浏览全文][赞一下]

  • 84/13347
    2021-11-04
  • 老家黄泥坝的路边有两棵大柏树,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树皮斑驳,树枝苍劲,对于这两棵树我一直有很多疑惑,并伴随着这种疑惑产生莫名的情愫,直到现在和以后。我曾经问过我爷爷:“爷爷,您知不知道这两棵柏树有多少年?”爷爷回答说:“我小时候就看到是这么大,这许多年还是…[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1425
    2021-11-02
  • ?????????????????????????清水????????清水,初听这两个让人产生联想,也许会让人觉得美丽字,特别是极有可能让人认为这是指婉转曲折小溪中潺潺流淌的溪水透明而清澈。??????清水,我这里提及的清水,其实是一个场镇的名字。如今已经…[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