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627/0
    2021-04-09
  • 人啊,往往逃避自由似乎看到袅袅的热烟,在我的茶杯边沿冉冉缭绕,而现在,现在却是真正的清明之后。更为真实的是,放眼那蓝色的窗帷,及其一侧及背后的光明,那巨大的光明,变幻着照亮我巨大的房间,于红色地板的办公室,一人,我一个人,这是多么难得的光阴和地狱呀,是我的…[浏览全文]

  • 9926/0
    2021-04-08
  • 今天收拾行李准备搬家,忽然在一大堆书里,居然藏着几本中师时候的《文选和写作》、《汉语基础知识》、《哲学》、《音乐》、《体育》等,书里还夹着几张发黄的照片。这些书,可以说,历尽磨难,我几次搬家,书一次次的被卖掉,而这几本书居然安然无恙的躺在这里,我为它们感到…[浏览全文]

  • 9659/0
    2021-04-08
  • 老七是我认识的一个人,个子高高的,两只眼睛也圆圆大大的,说起话来也慢条斯理不快不慢。老七他姓徐,他们一家有九姊妹,他占七,所以大家就叫他老七。与我在同一个公社当知青,虽然不在一个知青点且两个知青点相隔十多华里路。但是因为是一个公社,所以除了公社“知青办”开…[浏览全文]

  • 9874/0
    2021-04-08
  • 当时光慢下来,秋天的气息,已经步步逼近,我仿佛看到,那些绿了一季的法国梧桐,又要枯萎了,我仿佛听到,树叶把落地的飞舞,写成一首诗,读给空气听!时间过的很快,一年才开始,一年又行将结束,在这些年复年,日复日的旅途中,有你,多好!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浏览全文]

  • 21934/0
    2021-04-06
  • 林杰很“杰出”在中央文革小组内,除了“大三”【指陈伯达、康生、江青】、“小三”【指王力、关锋、戚本禹】外,还有一个人跳得特别高,这个人就是林杰。人们都说林杰在文革中很“杰出”。林杰文革前毕业于北师大中文系。后来去了【红旗】杂志社,更不曾想经过几年的磨练,竟…[浏览全文]

  • 21555/0
    2021-04-06
  • 五、惊动三军8时正,指挥部发出命令,攻击即将开始。这时,一辆军用吉普车风驰电制开到队伍前面,车上跳下于师傅,他二话不说,拉上徐刚等指挥员上车,说xx军军部有重要会议,要红二派前线指挥员全体到军部开会。攻击暂时停止。当徐刚等人走进军部会议室时,里面传来激烈的…[浏览全文]

  • 22005/0
    2021-04-06
  • 四、工大武斗大雨过后,天气仍然躁热沉闷,但总算有了一点儿微风。月亮,带着一轮水汪汪的晕环,透过微薄的云片,时隐时现。1967年7月27日,红二派指挥部在省公安厅召开各造反派组织头头会议。徐刚、张福安、鲍殿元前往参加。会议先由作战部负责人说明会议宗旨,他根据…[浏览全文]

  • 21187/0
    2021-04-06
  • 三、俘虏之死正当徐刚为平息红革会内乱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另一个更令人震惊的事件发生了。午后,徐刚走进二总部大楼,听到里面一片乱哄哄的争吵声。来到作战部,电话声、争吵声更为热闹。老鲍给徐刚腾出一张椅子,徐刚问:“你们吵什么?事情办得怎样?”老鲍本来是黑脸大汉…[浏览全文]

  • 21499/0
    2021-04-06
  • 二、血腥武斗1967年2月下旬,吉林省长春市造反派分为两大派,省红革会和二总部为一派,统称红二派,长春公社和东方红公社为一派,两大派之间的武斗日益频繁、激烈。6月15日下午4时,公社派数千人集中在市公安局门口,要求释放公社派被捕人员,与公安局的红二派发生冲…[浏览全文]

  • 21963/0
    2021-04-06
  • 代价一、降服老罗夏末秋初的一个傍晚,天气郁热沉闷的出奇,使人感到筋肉都仿佛松弛开来了。乌云越聚越多,把星星儿都遮住了。远处响了几阵闷雷,这是大雨来临前的预兆。在斯大林大道上,有位年青人在赶路,他的军上衣已被汗水湿透了,但丝毫也没有放慢脚步。他不时抬头望一望…[浏览全文]

  • 21647/0
    2021-04-04
  • 整理当年的笔记,一组“老乡的趣事”把我带回三十年前的故里。现在读来竟像武陵人误入桃花源一般!啊,那年、那山、那人……很希望将此感受与大家分享。特选录于下。老乡的趣事在我所居住的山沟里,厂里的工人都称当地农民为老乡。我厂位于偏远的四川边陲,方圆十里八里乃至几…[浏览全文]

  • 21765/0
    2021-04-04
  • 我故乡的中学校搞文艺,1966年就开始了。那时只是老师要排戏,之后到公社各大队去演。我四岁,记得一些戏份上的事。一张八仙桌旁围几个人,那几个人做吃东西的样子特滑稽。脸上抹锅灰的“磨刀人”唱“磨剪子嘞——镪菜刀——”,“李玉和”就“手举红灯四下看”。哇,举灯…[浏览全文]

  • 22143/0
    2021-04-02
  • 我曾在数年前的一次建筑艺术欣赏课上听到这样一句话:人类艺术的最终命题都指向了生与死。这并不是教授重点强调的内容,但令我铭记于心,仿佛描绘天国的壁画浮雕与事死如生的墓穴忽然有了温度与人类之美。时至今日,惊艳之感犹在,生死却变成了很普通的事情。思想上的巨变总在…[浏览全文]

  • 33459/0
    2021-04-01
  • 屈指算来,调到南方工作已有快二十个年头了。我发现一个现象,春天开花最早的是迎春花,每年的冬去春来,第一枝绽放的花朵绝对是迎春花。然而,2019年到了中原的豫西的栾川县大山里施工,这一现象有了改变。春来第一枝绽放的花却是当地一种叫山茱萸的中药树。据说:山茱萸…[浏览全文]

  • 51821/0
    2021-03-27
  • 现在一提起我读小学时的学校,我的内心就五味杂陈了,心里是既欢腾又悲哀,甚至还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来了。我读小学时的学校叫“团寺小学”,它是因为坐落于团寺屯而得其名。在我的心中,它曾是让我引以为傲的名字,也可算是我们镇乃至我县境内较为大名鼎鼎的学校了。这是因为…[浏览全文]

  • 52405/0
    2021-03-26
  • 他拒绝认罪马振龙是四人帮在上海的一名干将,是王洪文的“五虎将”之一。他原是上海一个工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在文化大革命中跟着王洪文造反,立下了赫赫战功。后来,他乘着文化大革命的东风,当上了上海市轻工业局党委副书记、市总工会常务委员。一九八二年八月二十一日,上海…[浏览全文]

  • 52193/0
    2021-03-26
  • 五、叛乱急先锋陈阿大参加了党的九大后,他的地位急速上升。中央有什么会议,特别是工交战线的重要会议,都会邀请他参加。陈阿大也不客气,凡是有会,他必到,到会后必讲话。陈阿大对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十分感激。特别是对王洪文,更是感情至深。他知道,没有王洪文的提携…[浏览全文]

  • 51725/0
    2021-03-26
  • 四、陈阿大入党陈阿大在文革前只是个团员,没有入党,也从来没有写过入党申请书。文革中他忙于造反,也没有想过入党的事。在党的九大召开之前,张春桥要让那些在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来的造反派入党,成为党的新鲜血夜。陈阿大自然地被张春桥看中,作为突击入党的对象。陈阿大当…[浏览全文]

  • 52708/0
    2021-03-26
  • 三、掌权也有术一九六七年一月,上海人民公社成立时,经王洪文推荐,张春桥同意,陈阿大成了公社委员。二月,上海人民公社改称上海市革命委员会,陈阿大当了市革委会常委,分管工交战线。从此,陈阿大进入了上海市领导的行列。但陈阿大毕竟文化水平低,就是写个简单的条子,也…[浏览全文]

  • 52237/0
    2021-03-26
  • 二、王洪文虎将陈阿大紧跟王洪文,王洪文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工总司制造的每个大事件,都由他打先锋,人们称他为“武斗猛将”。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上旬,王洪文制造了安亭事件,带领造反派在安亭卧轨拦车,说是要去北京告状。在这一事件中,陈阿大冲在最前面,他带领手下的…[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