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1591/0
    2021-04-04
  • 另类文学作品,纯属虛构,切记对号入坐2020年8月18日,一条新闻惊动华厦,全球媒体都争先报导了。我的微信群刷暴了!近三十年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侯不到,时侯一到,一定要报。圧抑多年的长江人,奔走相告,说不能便宜恩将仇报的小人,,大家还在等着…[浏览全文]

  • 34141/0
    2021-04-01
  • 王春丽站在东湖边上,望着微微泛着波澜的东湖水面,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跳进去。她知道,跳进去就舒服了,一切痛苦和烦恼也就消失了!真的很想跳进去!她穿着松垮的棉布松紧裤,前年买的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和向前年买的蓝色针织衫,头发在微风中凌乱,懒得去梳理,有时候某…[浏览全文]

  • 85998/4
    2021-03-14
  • 同事阿芳残疾人,走路一瘸一拐,不苟言笑,不喜欢说话,干活认真,不偷奸耍滑,兢兢业业做事。在车间,涂学友问对面低头干活的阿芳:“小妹妹,你多大了?”阿芳抬头看涂学友没说话。涂学友笑了笑又问:“小妹妹,有没有男朋友?”阿芳又抬头看涂学友一眼,没回答涂学友的话,…[浏览全文]

  • 126362/0
    2021-03-09
  • 阿A是我的一个好朋友,这厮一向沉默寡言,一群男生在一起,如果不是你主动,这厮一天都不会剥开一个话茬,所以大家习惯叫他闷罐头!和男生这样,和女生那就更不得了了,在我们滚打滚练的青春年华里,我仅仅见过她和三个女人说过话。一个是上初一的时候,他母亲帮他拖着沉重的…[浏览全文]

  • 197689/0
    2021-02-14
  • 说实在的,看到朋友们都在各自的微信朋友圈里晒出家乡山水田园风光,历史名胜古迹,心里蛮不是滋味。我没有妒忌,甚是羡慕,因为就地过年的缘故,我被滞留在深圳。这庚子年里,在外面奔走谋生,与疫情打了一整年的交道,戴了一年的口罩,测了上千次体温,扫了无数遍绿码。到了…[浏览全文]

  • 213669/1
    2021-02-06
  • 阿海.阿荣是我的好朋友,这两个朋友吝啬.总是想占人家便宜。我先说阿海,我经常请他吃饭,他从没请过我,有一次我和他在饭店吃饭我没帮他付钱,他生气的说:“自己付自己的,谁和你交朋友。”我也生气了沉默,我在心里说,我经常请你吃饭,你请过我吗?不想和我交朋友拉倒。…[浏览全文]

  • 224503/0
    2021-02-01
  • 中国人是最注重过年的,春运便是一年一度的大迁徙,那个挤啊!广场上经常站满了人。交通公具渐渐增多升级,春运依旧一票难求,一座难有……可是,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人们的计划,打败了年。我们不认输,协力同心,打败病毒,还我健康快乐年。熟悉的故乡,安放不了…[浏览全文]

  • 231403/1
    2021-01-29
  • 烧了喉的酒,你在我的世界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枯了心的花,你在我的岁月里无关紧要的来来去去!很嘲讽,很沉重,逃不过这般无尽之刃!时光从指缝落空,我在万般无奈的空间希望遁地穿梭,牵得时光好沉重,有时希望有时落空,也许会普通,我还会无动于衷!我无知自己该以什么步调…[浏览全文]

  • 232464/0
    2021-01-27
  • 以下是我真实经历,我偶然经历过传销,还听了一个星期的课。每个人的生活其实都是一本书,只是有大概的目录,章节却在不断未知的变换。2018年十一国庆节期间,那时厂里放假一个星期刚好有空。放假前就联系好了,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异性朋友约我去西安游玩。我不说是什么关系…[浏览全文]

  • 231993/0
    2021-01-27
  • 书籍繁琐,其实是单一的工作,如同规律的运动,无非有点滴的经历。可是无知的好事难时不觉未到心累,足以无心,出乎想续点力气,把工作推周末大不如以前的宽心,到时想足足的补个满堂睡觉。妻子总归是耐不住,在这里终年萦绕的山区,也希望到外面去。城里或者是有玩具的地方散…[浏览全文]

  • 261762/0
    2021-01-13
  • 2019年12月1日,我和妻子远赴海南澄迈过冬,由于冬季时海南气温比内地高多了,非常适合老年人居住。我俩住在长寿之乡澄迈县金外滩小区,那是一个树木繁多,景色若画的小区,小区门外有个很大的广场,图书馆,博物馆影剧院啥都有,不远处还有新建的大超市,是人们经常光…[浏览全文]

  • 224070/2
    2021-01-01
  • 庭志雄来自黔东一个穷山僻壤的高坡苗寨,母亲早逝,父亲含辛茹苦抚养他,父子俩相依为命,相濡以沫,家贫寒,经济拮据。庭志雄很懂事,放学回来忙家务事,扫地.煮好饭,炒好菜等父亲干农活回来一起吃。星期六.星期天不上学庭志雄放牛.砍柴干些力所能及轻活。庭志雄用心读书…[浏览全文]

  • 245925/0
    2020-12-21
  • 夜幕拉下的时候,逐渐笼罩住了场子的四周,先前喧哗的声音,慢慢的过渡到了另一种喧闹。渐渐的人影有稀疏到密集,终究还是扯开了暗路,它正在以不可抗拒的趋势盖住了整个广场。广场小贩的灯光也随之亮起来,躲起来早些有而未见到的桌椅,就着灯光的无声穿插,实实在在的在黑幕…[浏览全文]

  • 271092/3
    2020-12-12
  • 下午下班回家途中,突然一位大约三十五岁,身材娇小的女人叫住了我,她对我说,她刚刚从香港来到东莞,本来要去顺达电子厂找朋友却迷路了。于是问我顺达电子厂的具体位置?我听后便有些迷惑了,因为我在这里工作好几年了,根本没有听说这里有顺达电子厂。于是我拿出手机搜索,…[浏览全文]

  • 261038/0
    2020-12-01
  • 人生的路,风急浪涌,我们不得不走在风口浪尖,坎坷是人生必经之路,不经历风雨又怎么能够见彩虹?人类,活着就该累,人生实苦,我也要苦中作乐。转动你的大脑,开发你的思维,去发现生活中的那些小乐趣。今天,我要给你们讲的是——两个蛇精病的故事。请支好小板凳,准备好葵…[浏览全文]

  • 258695/3
    2020-11-22
  • 认识阿才在合益厂。那天厂里招进来一个头发长长,瘦瘦的的男孩,人事部安排他住405宿舍,于是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他叫潘学才,工友们都叫他阿才。阿才其貌不扬,个子高,身材苗条,说话声音大,走起路来总是昂着头,腰直直的,一副高傲.自命不凡的样子。下了班,阿才找我闲…[浏览全文]

  • 236192/2
    2020-10-26
  • 我站在武昌地铁站D口旁边的天桥上,打着伞。桥下是川流不息的车子。在雨雾的迷蒙中,那些或红或黄的汽车尾灯,开始还清晰可见,但是随着车子远去,渐渐混成一片,变成了密密麻麻的模糊斑点。雨,滴落在伞上的声音,可以盖过汽车鸣笛的嘈杂,密集的“嘀嗒”声,反倒给人一种久…[浏览全文]

  • 259089/0
    2020-10-15
  • 太年轻的团体,我也觉得跟不上节奏,太老了又觉得太落后,不愿意。从县城里走出来,便只想要回到家里,先前的愤慨以及忧国忧民之心,一夜睡梦之后已消失殆尽,只默默然的独自叙述着自己的衷肠。回到家里,享受着乡村的恬淡,如一层惬意的薄薄的物体,拭净着身体,就算某人的白…[浏览全文]

  • 254143/8
    2020-10-11
  • 你我邂逅在一家电子厂,我们同一个部门,工作上互相帮忙,心有灵犀我们恋爱了。下了晚班,你来男宿舍看我写作,我告诉你我学历低,才疏学浅写不好,你鼓励我多写,久而久之写作水平会提高。月明星稀的夜晚,你我上楼顶看闪烁的繁星和皎洁的月亮,你说你的故事给我听,我把我以…[浏览全文]

  • 235040/2
    2020-08-16
  • 阿明在注塑部上班,个子矮小,二十多岁了还像十一二岁小孩子,工友们比他大比他小都叫他小弟。小弟崇拜李小龙,他去超市买双击棍练,不会使用总是打他自己。小弟喜欢玩游戏,下了班就去网吧玩游戏,十一点多才回来。放假的时候,小弟白天玩了一天游戏,晚上通宵达旦玩,小弟玩…[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