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2050/1
    2021-04-05
  • 原来真正爱不是甜言蜜语的糖衣炮弹而是把爱情变为亲情。打我记事起父母只有一种沟通方式——吵架。无论何事。就好像在他们眼中不吵架就无法解决问题。对此我常常觉得无奈。父母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俗称”相亲“,母亲说:”那时候啊你爸有辆自行车,那个年代有辆自行车可拽了,…[浏览全文]

  • 42553/1
    2021-03-31
  • 我的五嫂是一个瘦弱的农家妇女。育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五嫂忙里忙外,成天风风火火做事,她学我五哥正直爽快,也学我母亲宽厚忍让,不忘乐善好施。她当过裁缝,知道制衣时哪里该藏着,哪里该掖着,哪里又该辅以装饰;又凭着当裁缝的历练,让家人每一个都穿得干净漂亮。即便…[浏览全文]

  • 43853/0
    2021-03-30
  • 今日便是二月十六了,对别人而言也许是普普通通的日子,然而对我而言是特殊的一天,因为今日是我爷爷的生日。还记得每年到了今天我就会满怀期待给爷爷打电话,与爷爷说说话,聊聊天,听一听爷爷的声音。今天是爷爷的生日,无论如何我都要给远在家乡的爷爷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虽…[浏览全文]

  • 66700/0
    2021-03-25
  • 儿子功课未完的十五岁生日夜醉还记得,儿子委顿在客厅的远处,是在躲避着我。为此无言,早早回屋睡了,因为明天是他的生日,15周岁的生日,所以闭门卧床,早早安歇。果不其然,酒后早早入睡必是早早苏醒,晨醒竟然三更。打开手机读纳兰性德读顾城,直到手机银屏一角,时间是…[浏览全文]

  • 85705/0
    2021-03-12
  • 母亲,母子一场,缘分究竟几何?是需在佛前,燃几缕执念,就得以成全?还是要前世今生轮回几番?我愿!纵使拿地狱磨砺来换,我也愿!人道:母爱,海一样深沉,可我总觉笼统。妈妈,我们的情缘,在一茶一饭里播种,在岁岁年年里生动。在您的笑容里定格,在您的眼神中深刻。今至…[浏览全文]

  • 112961/2
    2021-03-10
  • 时间一晃又是一个新年年过去了,短暂而又热闹的村庄又一次恢复了昔日的宁静,村里留下了一群孤寡老年人和天真幼小的孩童。年后的每一天村里都在重复的演绎着,同一个故事情节,村口几乎成了泪水和悲伤的汇聚点,仿佛全村的“演员”都是商量好的,离别的台词都是一模一样的。“…[浏览全文]

  • 126468/0
    2021-03-08
  • 我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她们姐妹情深,充满着善意的礼让和引导。就如同此次姐姐带着妹妹在M形状的网子上的一次攀爬,让我们感受很深,难以忘怀。说个她们攀爬软滑梯的故事吧。“姐姐,姐姐,我们来比赛吧!开始出发!”刚五岁的妹妹向姐姐发起挑战。姐姐慢腾腾地,可是一步就追…[浏览全文]

  • 130641/0
    2021-03-03
  • 天穿大皮褐,天穿绸衫的老太太光鲜的很。这样一来,苦了母亲,一日三餐送饭,收拾碗筷全由母亲一人承担,老太太当时穷烧到极点。包饺子面粉,不能用做点心用的标准粉,她叫洋面,她说那种面有-种洋气味。必须用自家麦子磨的面。母亲要经常给她准备一缸她的专用面粉有几次吃饺…[浏览全文]

  • 143261/0
    2021-02-25
  • 一个真实的家族上篇2016年7月9日启古有无字碑,唐朝末年,女皇武則天,颇有治国方略,其功绩举世无双,治国手段,治家的严励。流传千年,她留下一尊无字碑,至今仍是一个迷!达官贵人,文学资士,历史学家研究了两千年。研究来,研究去,谁也说不清楚。有人说,女皇是让…[浏览全文]

  • 172514/0
    2021-02-19
  • 我的两个乖孙女,一转眼的时间你们已经一岁多了。虽然你们依然还在牙牙学语的时期,但是,你们都已经可以辨认出我是你们的爷爷,并能够喊爷爷了。我的两个乖孙女,你们现在尚不知道爷爷我是看到你们的健康成长是何等的多么的高兴。特别是想到要是你们的奶奶倘若如果是健在的话…[浏览全文]

  • 212987/0
    2021-02-07
  • 公历2021年元月31日,是妻子宫腔镜手术后的第三天,虽然手术做的很顺利,也摆脱了其他风险,可她身体却虚弱的厉害:早上只喝了几口稀饭就又躺下,紧闭双眼。我看妻子的脸,灰白憔悴,血色暗淡,短短三天仿佛都苍老了三年。我的心一阵阵痛,仿佛都给撕成两半。妻子的身体…[浏览全文]

  • 212004/0
    2021-02-06
  • 六岁那年,我就被贴上了“反动”的标签。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中,伴随着我以及被我拥有的那个时代一同坚定地存在着。刚上小学不久,早自习的时候,同桌的高同学向老师举报,说我讲反动话。在事…[浏览全文]

  • 214582/2
    2021-02-04
  • 时间过得真快,又到了2021年的春节。我们老家有个风俗,每年的大年初一,亲戚之间互相走动,也叫少的给老的拜年。我今天要讲到故事就是从“拜年”说起。话说1993年的大年初一,已经出嫁的姐姐回来了,“妈,今年过年,我和弟弟去谁家拜年啊?”姐姐问妈妈。“去给你大…[浏览全文]

  • 224088/0
    2021-01-30
  • 买菜做饭,一个男人的基本素养买菜做饭对我来说是赏心乐事,你可能不相信。一个男人把买菜做饭当成生活中的一件上心的事,这个男人也就没什么出息。真是的,围绕锅台转的男人,要么是大厨,要么是家庭妇男。任何一个干大事的男人,既不会为五斗米折腰,又不会为油盐酱醋茶操心…[浏览全文]

  • 226888/1
    2021-01-30
  •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整整的两夜一天了,可是我还没有一点要停歇的意思,而且越下越大。早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课父母还是没见踪影。我早就已经饿的前心贴后心了。实在饿的不行了,我只好在家里翻箱倒柜的寻找一点可以吃的东西,垫乎一下。还好,我在厨子的一角找到了…[浏览全文]

  • 229101/1
    2021-01-27
  • 和公公婆婆在一起生活29年啦,没有红过脸,吵过架。公公婆婆待我像亲闺女一样,处处为我着想,疼爱我和孩子们,使我打心眼里觉得公公也是爸,婆婆也是妈。我和婆家是邻庄,仅仅隔着一条河,那时候,河上仅有一条只够一人过得小桥,每次我回娘家,公公婆婆提前给我备好回家的…[浏览全文]

  • 229375/0
    2021-01-26
  • 在我们这个年龄段出生的人,喊爸爸叫父亲的人的不多,我自己也不那么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写文章的时候“父亲”叫起来让我觉得有一种很特别的亲近感。我从来没有试着把书上写的“严父”、“慈父”的美名加在我父亲的头上,因为小的时候他在我和姐弟的眼里是那种从来不开玩笑…[浏览全文]

  • 250734/2
    2021-01-07
  • 那年夏天,我圆了我的中考梦——考上了南县第一中学。随后,我告别了亲人,走过村头,跨过那条久负盛名的南茅运河,来到传说中的县城,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活。在县城上学,因为离家远,吃住都在学校,生活费一下子涨了许多。母亲考虑由她的儿子们一起来分担我的学费,大哥大嫂知…[浏览全文]

  • 241193/1
    2020-12-24
  • 女儿从小安静乖巧懂事,不哭不闹,总是欢天喜地陪着妈妈,妈妈累了,需要休息,就默默坐在妈妈旁边,一个人玩。妈妈不开心,就安静的呆在妈妈身边,不打扰妈妈。从小就会一个人照顾自己,小小年纪就一个人整理书包,一个人穿衣穿鞋,一个人收拾整理自己的东西,学习从来不用妈…[浏览全文]

  • 248752/1
    2020-12-22
  • 1968年春天,一个饥寒交迫的日子。我嘴馋了,不停地翻箱倒柜,打开衣柜,随着樟脑丸气味一同弥漫的,是满柜的桔饼香味。两盒桔饼静静的躺在一大堆衣服里面,我知道它们神圣而不可侵犯。但是,我抵挡不住它们的诱惑,打开一盒桔饼,取出一个放进嘴里,心里想着“吃一个就好…[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