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冬天,那盛开的月季花

  • 作者: 黄土地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24
  • 热度13348
  •   立冬之后,天一天比一天冷了,树上的叶子经不起寒风的侵袭,纷纷从树枝上脱落下来,飘飘然落满了一地,天地间很快进入了单一的、灰色的、光秃秃的凋零模式。

      叶已如此,更何况花了。因此,我对任何花也没有报有奢望。然而,当你走到月季花的小园子旁边,你就会惊奇地发现,那普普通通的月季花却神奇而顽强地迎着寒风开放着。这花园是方形的,外围是冬青树,寒风过后,叶子也黄了不少。冬青树的里面,便是那一人多高了月季花树了。这些花的树杆有棋杆那么粗,上面的枝杈向四周放射状张开。花枝上,留了少许个苍老的叶子,那三角形的花刺,倒是突显得多了。有的枝条的叶子已经掉完了,只剩下光秃秃的花枝。有的枝条,那开过的花都已经结了圆圆的、红红的种子,荒凉之意充满了整个枝头。但是,你别急,另一些枝着上,赫然顶着红红、粉粉,白白的花,有的已经开放,如拳头大小,一瓣贴着一瓣,虽不像春花那样舒舒展展地开着,但花瓣依然那么娇嫩。红的越发红润,像婴儿冻红的脸,黄的鲜亮鲜亮,如刚出笼的小鹅苗,黄绒绒,嫩呼呼的;白的素洁如雪,干净、娇弱;那没开的花骨朵也顶在枝头,花包外面“青衣”已经冻得发蔫了,甚至有剥落的迹象。但里面的已经是深红的花包如桃子般坚庭,如沾水的毛笔般饱满,你能够猜测到它蓄势待发的样子,凌寒绽放的仙姿。在这层较大的月季花树的里面,种着一排排小月季花,这些花树多数只有一条枝,至多也只有两三条枝。奇怪的是,所有的叶子已经掉得光光的,光秃秃的杆子上,只单单顶了那么一朵红的、黄的、白的花。

      你不仅的心眼里感叹,呀,这么娇嫩的花,如何能耐得住冬天施虐。在这等寒冷的情况,她们为何这样前赴后继地,逆势而行,争相开放,让人根本无法理解。按照常理,你也根本无法解释此等娇嫩的为何如此。只能说是奇迹了,这是何等的奇迹呀。

      说到花,多半是开在阳春三月的季节,春光明媚,暖风席席,细雨如丝,这才是花的季节,花的环境。人们赞美秋菊,也多因为它顶着扫落叶的秋风却仙姿朵朵,给人以生命顽强的感叹。花与寒冷的冬季仿佛不是一个概念,也根本不在一个圈子里,却不想这随处可见的月季,如今冒着凛冽的严寒怒放起来。她花朵大,花瓣多,光泽艳,花色丰富。人们说,铿锵玫瑰,就是因为她的坚强与刚毅,而这初冬的月季又是何等的天顽强与刚毅呢。“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明知叶落,也不止步,明知风砺,逆风前行,明知寒冷,依然怒放,不知她们心中装着多么神圣的使命,拥有多么坚定的信仰呀!

      初冬的月季花是娇嫩的,也是顽强的,更是无私的母亲花,无畏的英雄花。

      随想起边境危急时,那替父充军女英雄花木兰;外敌入侵时,那征战疆场的杨门女将;那敢于推翻封建统治,救民于水火的鉴湖女侠秋瑾;随想起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那些女战士义无反顾,没有半点女性的娇弱,只有是一身的坚毅;随想起东北抗联的八女投江,面对日伪军逼降,誓死不屈,毁掉枪支,挽臂涉入乌斯浑河,集体沉江,壮烈殉国;随想起抗美援朝一等功臣女英雄解秀梅,她冒着敌机轰炸,救出伤员;随想起当代抗疫女英雄李兰娟,她用女性特有的坚韧、毅力、爱心与付出,坚守在最危险的抗疫第一线……她们都如这寒冬的月季般凌寒而开,临危不惧,坚忍不拔,一身凛然正气。她们都如大地般坚韧挺拔,如母亲般无私无畏,守护着她们的家园,护卫着她们怀里的生灵,护佑着她们的儿女们。

      深而思之,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不也在无数次寒风中奋争,在危局中拼杀,在漩涡中勇立潮头。虽灾难深重却坚忍不拔,虽历经磨难却愈挫愈勇,拼杀出一条生存之路来,在无私无畏中生生不息,在这前赴后继中世代繁衍,在浴火重生中坚定地走向伟大的民族复兴。这种趋势是任何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所不能遏制和阻挡的,她必将成为让世人折服的英雄民族,让世人敬仰的伟大民族。

      本文标题:冬天,那盛开的月季花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4575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