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香海棠(第二章 金童玉女)

  • 作者: 唐胜才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18
  • 热度18392
  •   香海棠 第二章 金童玉女

      罗汉寺
      (历史知识补遗)

      罗汉寺,位于荣昌县南28华里的清升镇罗汉寺村境内,由高僧怀慧和尚在天台山发现罗汉金身降落于此,于是萌发在此修建罗汉寺的欲望。动工于唐朝玄宗开元25年(公元737年),竣工于代宗广德二年(公元764年),共花费了27年,距今已近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罗汉寺建筑规模恢弘,主庙建在天台山上,前山门直立于罗汉河石滩口,后山门延至鬏鬏山侧面,南北长六华里,占地面积近五千亩,时为西南地区最早最大的佛教古刹之一。当时有僧侣五百余人,香客遍及西南各省州县,最高峰时香客达万人以上。

      罗汉寺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洞北临罗汉河,可通船舶;西南临濑波溪,靠古佛山,是天然的屏障;西北是平坦辽阔的田园,物产丰富;东南群山环绕,林木森森。东西方向远看天台山如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女,头靠南,发髻显露,双腿屈伸于北,在水一方,前人亦称美人山。

      这天台山还有两个十分神奇的山洞,一个在东边,叫应圆洞。一个在西边,叫圆觉洞。应圆洞在东面的半山中,洞前有一口山泉小潭,终年滴水不断,流水潺潺,可供万人饮用,因寺名而取名罗汉潭。洞外万木苍翠,百鸟啼鸣,洞内泉水叮咚,清澈见底,好一个悠然静谧的神秘之地。二洞原本想通,如今二洞已被后人封闭,掩隐在大自然

      传说罗汉寺的衰落与此洞此潭有很大的关系。有一个小沙弥去洞里挑水,看见水潭里有一黑一白两条巨蛇在水中戏耍。沙弥害怕,挥起挑水扁担打了过去,当即打断一条黑色巨蛇的腰部,那白蛇顿时逃之夭夭。

      当那沙弥回到五百阿罗汉大殿时,见大梁上的黑龙塑像断为两节,掉落于地。从此罗汉寺就一蹶不起,渐渐走向衰败。

      还传说罗汉寺有四件镇寺之宝。一曰藏经楼与名人题诗壁画墙,藏经楼有万卷经书藏于此楼,壁画墙它集中了唐朝至清朝千余年间各名人的题词、题诗及绘画;二曰有一尊非常名贵的紫檀香木刻制的释迦牟尼雕像;三曰有一张牛皮巨鼓,声音洪亮,能传百余里路之遥;三曰观世音菩萨巨像,她大于并早于泸洲玉蟾、大足宝顶的观音塑像;四曰它早于昌州,是昌州建州的见证人与奠基石。明代后屡经战火与人为破坏,现已衰败,只存一些与罗汉有关的地名地址了。

      第二章 金童玉女

      转眼间六年过去了,昌州城镇建设已成规模,东从大雁湖斜石坝始,西至韦高山驿道,全长三华里,南从八斗丘始北,自大雁湖溪口,全长两华里。两条十字大街。第一条是昌州衙门所在地,第二条是昌元衙门所在地。文庙靠近昌元衙门;昌州书院靠近东面斜石坝。

      州衙门坐南朝北,建在一个小山丘上,州衙门对面是昌州大戏台。东西街面平坦宽敞,青石板铺路,门面高大整洁。昌元县衙门建在西面街口,大门面朝罗汉寺。原来西面场口是一块长长的石坝,石坝中央建了一个哨楼,负责检查来往行人。驿站靠在小溪旁一溜摆开,有十余间房子。除了没有高大的城墙外,市政设施应有尽有,一应俱全。现,驿站设施没有拆迁动用,哨所拆除了,合并到三华里外的雄木镇关口去了,

      开市那天,竟吸引来了许多百里以外的客商,整整热闹了七天七夜。自那以后,这里就马帮成群,商贾云集,南来北往、东来西去,成了方圆百里最热闹的集市。聚居在打铁山铁砧峰上的僚人也成群下山来购物贩卖商品。他们生产的铜器,油桐,茶叶很受汉人欢迎。因此,汉僚相处的不错。

      因为是州、县、乡、里同城办公,这里又成了昌州政治、文化的中心,许多达官贵人都在这里办事逗留,再则罗汉寺虽然完全竣工,香客早已络绎不绝,应接不暇。远道来的便可以投宿州里城了,因此茶楼、旅社的生意也非常红火。

      向子荣带头造田垦地,种上了水稻、包谷、高粱、小麦及各类蔬菜。过去这里因为森林茂密、水草丰盛,牛羊成群,也引来了虎豹豺狼横行,时时传来虎豹伤人的事件。向刺史便组织猎户驱赶,那些凶猛的野兽多数都逃到打铁山、缙云山等大山里面去了。

      罗汉寺经过二十多年的拓展与修缮,现在已经形成了九宫十八殿的格局,大小佛殿与禅房八百多间,僧侣五百多人。全寺从北到南,横亘在天台山上,从罗汉滩的正山门进寺,到鬏鬏山后山门为止,全寺有三华里长,九宫十八殿依次分布其间,东边有一个山门叫东阳门,西边有一个山门叫西来门。东西之间有一个水池叫文姑池,文姑池也是一个分界线,水池以下称为下寺,下寺分设万寿宫、开元宫、南华宫、巧圣宫、善财童子殿、睡佛殿,城隍庙、灵官庙、龙王庙、牛王庙、三圣庙、节孝祠、川主庙、崇圣祠、奎星阁、塔林、戏楼等。文姑池以上称为上寺,上寺是主殿:分别是四大天王殿、无量寿佛殿、地藏王殿、大雄宝殿(供奉释迦摩尼)、千手千眼观音大殿、文殊殿、三圣殿、觉皇殿(供奉弥勒佛)、五百阿罗汉殿、藏经楼和钟鼓楼。

      这天台山还有两个十分神奇的山洞,一个在东边,叫应圆洞。一个在西边,叫圆觉洞。为什么叫应圆洞和圆觉洞呢?十年前这里发生了严重的旱灾,田土干裂,沟渠断流,喝水要到十里路外的濑波溪漫水沱去挑。怀惠大师也亲自参加挑水的行列,很是辛苦。他有两个徒弟,一个叫应圆,一个叫圆觉,他们见师父这般辛苦,下决心要在附近找到水源。于是两个人一有空闲就在天台山附近寻找,这天台山虽说不大,却树木成林,密不通风,还荆棘漫身,每走一步都要费去很大的精力和时间。这一天,两人午膳后,又去继续寻找水源。

      先说圆觉来到西边的半山坡,突然从山崖的树丛中吹来一股凉凉的风,圆觉急忙分来树丛,见山崖石壁露出了一个人高的山洞,往里一看,黑咕隆咚的。圆觉已经做好了准备的,他点燃火把,走了进去,一看,可他惊呆了,这山洞弯弯曲曲,又宽又长,还有许多天然的石像罗汉,惟妙惟肖,赛过人塑的。这山洞可藏粮万石,供万人一年内吃喝。

      再说应圆在东边寻找,他在一处山崖边攀着葛藤准备往下走,一不小心,一脚踏空,摔了下去,不曾想却摔进了一个水池里。一接触到水,应圆也不觉得疼了,急忙爬起来,一看好大一个天然水潭,乐得他直喊妈。再仔细一看,水潭旁还有一个山洞,看看里面还有火光闪动,更觉奇怪,大着胆子喊道:“有人吗?”对方立即答道:“应圆,我是圆觉。”

      “快来!快来!我找到水源了。”

      “真的吗?太好了!”

      两人会了面,又立即去汇报了怀惠大师,怀惠大师立即去了查看了现场,兴奋不已,当即命名西边的山洞叫圆觉洞,东边的山洞叫应圆洞,水潭叫应圆潭。后改为青龙潭、罗汉潭。单说这潭水,就非常离奇,那岩石屋子中央,无隙无缝,却终年滴水不停,落雨时,滴水小;天旱时,滴水反而增大。从咚咚滴水变成了哗哗流水。那年那场特大干旱,百年不遇,后来濑波溪也断流干涸了。几十里路的人都来罗汉寺排队挑水,日夜不断,却从来没有挑干过。人们说这寺庙修的好,菩萨显灵了,罗汉潭的泉水是神水。

      现在庙宇四周全是树木花草,山坡下至五百米开外有千年古柏,坡顶上有万年巨松。一年四季花草飘香,环境幽雅,风光迷人。这两个自然景观也是怀惠大师建庙的重要原因。

      每天来罗汉寺进香的香客无论天晴下雨,川流不息、络绎不绝,从早到晚;炮声阵阵,烟火缭绕,念经声可传到十里之远,钟鼓声响彻云霄,传至百里之遥。香客更是遍及五道四十州,最远者来自千里之外的山南、岭南、黔中及益州以西地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西南地区最大的名刹。

      大唐自建立以来,历朝绝大多数皇帝都敬佛尊道,给了寺庙发展的极好空间。昌州境内的大小寺庙观庵一时兴盛发达,星罗棋布,超过一千座之多。仅罗汉寺周围二十华里内,大小寺庙就有一百座之多,如三教寺、云峰寺、梧桐寺、古佛寺、元鼎寺、千佛寺、雨坛寺、天堂寺、白塔寺、回龙庙、汉王庙、五通庙、川祖庙。土地庙等。

      后人有诗为证:

      翠微环拱护天台,百尺经楼万卷堆。
      龙蟠石鼓须眉活,塔光常照众真来。
      壁间云绕留宸翰,涧里泉清涤俗埃。
      古木崇坊相掩映,佛坐莲花即蓬莱。

      六年过去了,三喜向海棠已经六岁了。莫看姑娘年纪小,人可聪明了,琴棋书画样样在行。向子荣夫妇俩见她聪慧灵巧,刚满四岁时便把她送到周定国办的昌州书院念书去了。

      昌州书院分三个班,十岁以下一个班,十五岁以下一个班,二十岁以下一个班。向海棠这个班共有七个人,除向海棠外,还有昌元县令王天正的大女儿王佳慧、里正黄炳银的三儿子黄彪、员外周定国的外甥张超、昌州长史郑绍伦的次子郑朝桂、乡绅陈德的儿子陈洲、昌州书院秦学究的孙子秦群。论年龄全班同学向海棠最小,张超最大;论成绩向海棠最好,张超最差;论力气向海棠最小,张超最大。由此,这两个人便成了师生们常常议论的话题。

      老师常常表扬向海棠,以自己有这样的学生时常感到自豪;却常常批评张超,因为他太顽皮了,令人头疼。张超今年十一岁了,原本在泸州念书,因为调皮,夫子和大舅妈都无法管教,周定国只好把他带来昌州,呆在自己身边。秦学究见他基础太差,只好安排他在低班就读。

      秦学究常常为张超的调皮感到感到头痛和意外,这家伙喜欢搞恶作剧,打伤别人是常有的事情,秦学究批评之后,摇摇头,说:“朽木不可雕也!”更害得当舅舅的三天两头不断地向别人赔礼道歉,有时候还要付出许多的汤药钱。

      但有一次,老师却表扬了他。那是去年九九重阳节,秦学究带领七个弟子去大雁池写诗和画画,向海棠在让一个背柴火的农妇时,失足掉进水池中,当时在场的人没有谁会水性,眼看就要下沉,百米外的张超飞奔而来,连衣服都没有脱,跳下水去,救起了向海棠。从那以后,夫子改变了对张超一成不变的态度,否认了他是一个不可救药的问题少年的看法。

      向海棠也没有那么讨厌张超了,有时还主动给他讲生字难题。本来周定国对外甥没有抱什么希望了,听了这个消息也高兴了好一阵。

      要问周定国为什么对这个外甥格外操心?这里有必要交待一下,周定国有子妹五人,唯周定国是男子,在他两岁时,父母同时双亡,留下五子妹无依无靠。当时大姐最大,只有十三岁,也就是张超的母亲。大姐勇敢地撑起了这个家,不仅让弟弟妹妹能吃好穿好,还送周定国进了书院念书,结业后,又亲自把他送到泸州最大的商铺学做生意。大姐整整地劳累了二十年,在下面四个妹妹弟弟安家立业了,才与一个残废兵士结了婚。三十八岁那年才怀上了张超,在怀孕七个月时,丈夫上山采药摔死在山沟里,找到尸体时,只剩下一堆骨头和几块破烂的衣服。可能是因为年纪大又难产,七天后得破伤风死了。临死前,对周定国反复嘱托,一定要养好张超。周定国想到大姐的好处,对天发誓,一定要带好张超,让他出人头地。大姐这才满意地闭上双眼,放心地走了。

      为了报答大姐的大恩大德,周定国把张超视为己出,精心培养。哪知这小子聪明却不好学,力大却专门惹是生非。自己又成天忙于生意,还常常出远门进货送货。虽然请了保姆却无法管教他,他本想再把他送回泸州去,交给二夫人屈氏管理,又怕妻子力不从心管教不好,辜负了大姐生前的希望。

      去年张超舍己救人,感动了众人,周定国便打消了把他送走的念头。几个月来,周定国还在为张超舍己救人的行为高兴时,今年阳春二月他又惹了一场令人吃惊、难以原谅的大祸。

      起因是这样的。经过十多年的精心打造,罗汉寺观音大殿镀金的观音菩萨在春节后正式竣工了,这是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观音菩萨塑像。怀惠大师决定在农历二月十九观世音菩萨诞辰时,举行开光大典仪式。为此,他邀请了为建设罗汉寺有功的各界人士。其中包括泸州刺史吴华钦夫妇。

      吴夫人是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得到邀请后,与丈夫商量决定一家人都去,自己带着儿子吴彩华提前几天先到了昌州州里城。一是想看看数年不见的向子荣夫妇,二是儿子吴彩华已经六岁了还没有见过与他指腹为婚的向海棠表妹。

      吴彩华与向海棠二位表兄妹一见如故,非常要好,四处玩耍,形影不离。有一次二人来到罗汉寺观音大殿玩耍,碰上负责礼仪的庙祝,拉着二人要去见怀惠大师。到了怀惠大师的寮室,高兴地喊道:“方丈,找到了,找到了,你看这二位如何?”

      怀惠大师还没有醒悟过来,问:“什么如何?看你那失态的样子,哪有佛门弟子的样子。阿弥陀佛!”

      庙祝很是有点得意忘形,兴奋地说:“方丈,你不是叫我们物色金童玉女吗?我们苦苦寻找了两个月,一个也不中意。这下好了,找到了,全找到了。”

      怀惠大师明白了,看看二人,果然不错,十分高兴,当问清楚是泸州、昌州两个刺史的公子与千金时,就更高兴了。问:“观世音菩萨开光那天,我们请你们二人来做金童玉女,你们愿意不愿意?”

      向海棠和吴彩齐声回答:“给观世音菩萨当金童玉女当然愿意啊!”

      怀惠大师又问:“那天人山人海,你们怕不怕?”

      向海棠双眼闪烁,天真地说:“为什么要怕?金童玉女能帮助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救苦救难,普渡众生,我为什么要害怕呀!”

      怀惠大师赞叹道:“小小年纪,能有这般胆识,难得!难得!你们先回去,我要亲自给你们父母大人说说。”

      当天晚上,怀惠大师来到了向子荣家里,把来意说了,两家的大人个个同意。

      向子荣说:“大师为了造福一方百姓,为昌州做出了卓越贡献,需要什么,告诉一声就是了,何必还亲自来呢?”

      怀惠大师说:“老衲惭愧,你们两家有这么乖巧的一对儿女,我竟全然不知。你们要好好培养,前途无量。”

      向子荣夸赞说:“大师才是两耳不闻儿女事,一心念佛为众生呀。我要好好感谢你,昌州自建立以来,社稷安稳,民心稳定,人人向善,商人公平交易,农人勤劳耕作、官员勤政为民。你们罗汉寺的功劳很大呀。”

      怀惠大师说:“这是佛主和皇上的功德,没有你们作父母官的支持和帮助,我们要建设这么大一座庙宇那是不可能的。你们的功劳才是最大的。万望在二月十九那天你能光临寒寺,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了。”

      向子荣说:“到时候我们一定去,全部去!”

      向海棠、吴彩华成为金童玉女的消息很快在州里城传开了,人们见了两个可爱的小宝贝都情不自禁地要夸赞几句。

      这一下张超可有意见了,他认为吴彩华还没有自己长得标致,肯定是他沾了刺史父亲的光。再说三喜是自己救起来,她是玉女,自己才应该是金童。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舅舅周定国,要舅舅去把金童的名额要过来。

      周定国听了不以为然,说:“超娃,你小小年纪,怎么成天胡思乱想这些无用的东西呢?还是好好念书吧,也为你张家和咱周家争争光。金童玉女只是庙会那天上台去站一站,是个形式,没有什么意思。”

      张超坚持说:“不,我认为有意思,非常有意思。我就是,我就是要去当那个金童。”

      周定国劝说道:“金童已经选好了,别去想了。”

      张超仍然要求说:“吴彩华他根本不配,我才配。舅,观音会还有两天,可以把他换下来,你去说说嘛!”

      周定国语气坚决地说:“不行,那是泸州吴刺史的公子,不能随便换的。你不要再说了,睡觉去吧!”

      张超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舅大如父,父命不可违,只得气呼呼地睡觉去了。

      第二天,张超到书院念书,正巧碰上吴彩华送了向海棠去书院出来,没有好气地对吴彩华大声吼道:“泸州人滚回去!”

      吴彩华奇怪地问:“你是谁呀?为什么赶我走?”

      张超蛮横地说:“我是谁用不着你管,告诉您也不拍,这州里城半个城都是我家修的。”

      吴彩华很有礼貌地说:“哦,我知道了,你是周伯伯的外甥张超哥哥。你好,我叫吴彩华,才从泸州来没有几天。你是大哥哥,要多多地帮助兄弟哟。”

      张超说:“谁是你哥哥,告诉您,我就是一个人,没有哥哥,也没有弟弟。要想叫我大哥哥也可以,你得把金童让给我。”

      吴彩华还没有弄明白,说:“金童,什么金童,我没有呀!”

      张超挥了挥拳头,说:“你不要跟我装糊涂,金童就是你,罗汉寺观音会的金童。”

      吴彩华说:“喔,你说的是那个呀,张超哥哥不行呀,怀惠大师已经决定好了。佛的意志是不能随便改变的。”

      张超说:“决定好了也要让出来,我舅舅对罗汉寺捐款最多,贡献最大,金童本应该是我。那怀惠和尚偏心眼,让给了你,我不服,我要你让,你必须同意。”

      吴彩华也坚决地说:“我不让,我要和我表妹一起去。”

      张超又挥了挥拳头,威逼道:“让不让?不让,看我一拳打死你!”

      吴彩华退让了两步,坚持说:“不让!不让!就是不让,打死我也不让!”

      张超一拳头打了过来,又把吴彩华推倒在地,踢了几脚。吴彩华顿时鼻子鲜血直流。过路人看见了,直喊:“张超打人啦!”

      正巧师爷李昌文路过,一边喊停手,一把张超拉开了,说:“张超,你胆子真大,刺史的公子你都敢打!”

      张超挥挥拳头,不服气地说:“我就是要打,姓吴的仗势欺人,打坏了,我舅舅有的是钱,赔你十个八个又咋啦。”

      李昌文说:“你才是仗势欺人呀,有钱也要讲道理呀!三公子,我们回去吧!”他把吴彩华送回了向家。

      吴夫人正和姑子向夫人在讲着双方儿女之事,见小儿子吴彩华这般模样被师爷送回来,心疼极了,急忙问是怎么回事?

      李昌文讲了当时的情况。吴夫人埋怨道:“从小这么横行霸道,长大了还了得呀。这周定国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越有钱越不管孩子了。”

      向夫人劝道:“嫂子,先别着急,等问清楚了情况再说。彩华,来,姑妈给你洗脸!”待洗完脸,又问道:“彩华,你说说,张超为什么要打你?”

      “他要我让出金童,我不让,他就打我。”吴彩华讲了挨打的经过。

      吴夫人说:“荒唐,小小年纪尽想些生不能吃,熟不螚嚼的东西。不去争学习,却去争这无用的东西。这周员外呀,挣钱可以,教育孩子真差劲。我要找他好好谈谈。”

      “不用去了,老夫负荆请罪来了,嫂夫人,请多多原谅,我的确没有教育好孩子,要打要罚,我毫无怨言,这是我自作自受。”说话间,周定国已经来到了吴夫人跟前,一下子跪了下去。

      吴夫人刚才最多是说说气话而已,见周定国真的下跪了,慌了,急忙把他扶起来?说:“周员外缌快起来,刚才我只是说说气话而已,周员外请不要多心!”

      周定国说?“犬子的确做得不对,这点小事都要打人,镽大以后岂不要成为大军鈀、大恶霸吗?这次必须要好好收拾他一下。”

      吴夫人说:“小孩犯错误是难免的,你就不要再责骂他了。”她又对儿子说:“三儿,你把金童让给张超哥哥好吗?”

      吴彩华坚决地说:“不行,我喜欢观世音菩萨,我要给她当金童。张超横行霸道,不能当金童,这样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是会不高兴的。”

      吴夫人怒斥道:“不许胡说,你也是一个犟拐拐。”

      周定国说:“嫂夫人,你别责怪贤侄了,是我家那混小子惹的祸,我知道怎么处理的。告辞了!”

      周定国回到家里,见张超不在家,问管家,管家说,少爷回来后又走了。到什么地方去了,问他又不说。满脸的不高兴,气鼓鼓的。”

      周定国想了想,说:“一定是到罗汉寺去了,这小子一个祸还没惹够,又去惹怀惠大师生气了。陈管家,去把少爷叫回来。”

      陈管家刚要出门,却见张超气鼓鼓地回来了,嘴里还叽叽咕咕地骂道:“一个和尚有什么了不起,到时候我一把火把你那破庙子给烧了。全烧了!”

      周定国也没有听清楚他说些什么,一把抓过来,左右开弓,就给他两巴掌,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舅舅白疼你了。你明天就滚回泸州去!陈管家,你先把他关起来,明天安排两个人把他送回去,交给他二舅妈好好管教管教。”

      第二天,周定国真的让人把张超强行送回泸州去了。

      当天晚上,罗汉寺灯火辉煌,前来烧子时香的香客成千上万,山上山下,寺前寺后,人群涌动,声潮震天。近看纸钱香烛弥漫的烟雾,三尺内看不清人像;远看天台山上的纸烛光亮,十里外辨得明物体。

      这种盛况百年难见一次。罗汉寺的鼎盛期到了。

      第二天上午,昌州大地,艳阳高照,更多的人涌向了天台山,昨天喧嚣了一晚上的罗汉寺,现在更热闹了。

      开光典礼原计划在观音大殿前的大院内举行,但见一下子潮水般地涌来了那么多的人,只好临时改在文姑池旁的大坝前举行。

      昌州刺史向子荣、泸州刺史吴华钦一大早就来了,紧接著渝州、普州、资州、荣州、合州的刺史和代表也来了,除了本州的昌元县、静南县、大足县的县令来了之外,其他州的泸川县、巴县、石镜县、安岳县、磐石县、富义县、和义县、铜梁县、巴川县、汉安县等十几个县的县令也相继来到了。

      此前的剑南道分为剑南西道和剑南东道,由剑南西川节度使和剑南东川节度使管辖,今年恰逢两节度使合并,恰遇严武再度任剑南节度使,严武接到怀惠大师邀请,本欲亲往,出发前有要事缠身,无法再亲临会场,便派了自己的得意部将前来参加。你到这人是谁?他便是勇冠三军的抗击吐蕃的英雄崔旰。崔旰来的风光,走的也精彩,因为他这次带走了三个热血青年,一个是昌州刺史向子荣的大公子向海城、吴华钦的大公子吴彩齐、泸川县令汤锡麟的大公子汤自林,三个人背着父母,跟崔旰当兵去了。三个人在队伍里都干得惊天动地,感奋人心。这也是后话,下面再述。

      在安排座次时,引起了泸川县令汤锡麟的不满,罗汉寺作为泸川县的故土,旧县令本可坐在上方显眼位置的,至少也应该与昌元县令挨着坐吧。可怀惠大师却认为汤锡麟为人奸诈,无心信佛,即使来了也只是瞧瞧热闹,看看场面,显显自己威风而已,所以没有把他安排在显眼位置。所以他坐下不久,便心怀忐忑,离位四处闲逛去了。

      汤锡麟来到观音大殿,见里面人头攒动,经声不绝。抬眼一望,只见观音菩萨的金身塑像坐于大殿后墙中央,头部被一块宽大的红绸罩着,身子金光灿灿,高大无比,彩色描画的千手千眼布满整个大墙。他挤进人群,来到坐像台下,见了金童玉女,心想:这观世音菩萨能看出是人塑的,可这金童玉女塑得也太逼真了,跟真人一样。他正要上前去摸摸,被一个和尚招呼住了。

      和尚说:“施主,请别动手,这是真人佛子。”

      汤锡麟吃惊地问:“是真人?难怪那么像?谁家的儿女这么标致漂亮呀?”

      和尚说:“是两位刺史的公子和小姐。”

      “两位刺史,谁呀?”

      “昌州、泸州的向大人和吴大人呀。”

      汤锡麟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切地问:“他们的公子和小姐,他们向你们寺里要了多少钱呀?”

      和尚说:“不给一文钱,他们也没有向寺里要钱呀。”

      汤锡麟说:“不给钱,你信吗?他们干吗要把自己的儿女送来让大家看呀?”

      和尚反驳说:“佛前不打诳语,你也不要胡乱猜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甚为不妥。阿弥陀佛!”

      汤锡麟自觉无趣,又问道:“听说这罗汉寺从天宝年间就已经开始修建,快二十年了,观音菩萨的坐像怎么现在才修好?”

      和尚很有兴趣地说:“施主有所不知,咱罗汉寺长石坝旁有一座观音阁,房屋小,香火旺,无法满足施主的需求。怀惠大师决心修建一座观音大殿,因为资金匮乏,怀惠大师带领我们四处化缘,向刺史又带头捐款,这才保证了观音大殿的顺利竣工。再说,这观音菩萨目前是中国最大的。从采石、运输、立基就用了两年多时间,打磨、刻石用了十年时间,镀金五遍,花了两年时间……”

      汤锡麟却没有兴趣听下去,说:“哦,哦,你忙吧,我到外面去看看!”

      汤锡麟又到大雄宝殿、四大天王殿、五百罗汉殿、圆觉洞去看了看,觉得这罗汉寺的确非凡,超越千里之外的所有寺庙。可惜从我泸川的版图上划走了。哼,我回去也找一块风水宝地,立马动工,建造一座比这更加雄伟,更为气派的寺庙来。到时候把京城最好的法师请来开光,也请你慧心法师去,却做他的助手,为今天对我的怠慢行为复一箭之仇。

      汤锡麟返回会场时,大会已经结束了。向子荣还在会场等他,对他说:“哎呀,锡麟呀,你到哪儿去了,刚才四处找你,就是找不着,怀惠大师请你发言,却不见人,很是遗憾呀。又怕你找不着,我留下来等你。”

      汤锡麟心怀不满地说:“我发不发言没有什么关系的,罗汉寺已经是昌州与昌元县的地盘了,我可不能乱发言呀,惹得怀惠大师不高兴,我这次来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向子荣不知道汤锡麟的心病,也没有劝说他,仍然热情地说:“过去咱们是一家人,现在是邻里兄弟,山水相依,道路相接,哪有不发言之理。”

      汤锡麟撒谎说:“对对!我刚才肚子疼,想入厕,不想人多,走了许远,耽误了,真的遗憾。”

      向子荣关切地说:“哎呀,县令带病前来,佩服!待仪式结束,我叫你嫂子熬一碗汤药给你喝,喝下去就好,走!看法师开光去!”

      汤锡麟只好跟随向子荣朝观音大殿走去,并夸赞说:“一晃六年了,海棠长得好乖巧哟!”

      向子荣心头甜滋滋的,问:“你看见啦?”

      汤锡麟赶忙说:“没有,只是听路人说。”

      向子荣说:“是呀,小女六岁了,咱昌州也走过六个年头了。可这地方过去一直是荒山野岭,人烟稀少,开垦起来十分费力。六年了,变化太小,创业艰难呀!不像在泸川老县那么得心应手。罗汉寺的发展兴盛,可以带动社会发展,增加户丁,我们应该大力支持。你听,开光开始了!”

      二人急忙进了观音大殿,听见怀惠大师在向香客讲观音大士出家和成佛的故事。

      “……在春秋时代,楚庄王已有了两个公主,长公主叫妙严,二公主叫妙音。一心想要一个公子,将来好继承王位。到了二月十九日这天,夫人产下一婴儿,仍是女的。楚庄王着急呀,就命宫人把女婴扔到王宫后面的水池里去,当宫人把女婴扔进水池里时,本来是光光的深深的水池里,突然长满了莲花,把婴儿轻轻托起,又飞来一群喜鹊紧紧簇拥着她。宫人赶快去告诉庄王,庄王听了不可思议,急忙叫宫人把婴儿送回母亲身边。将三公主取名叫妙善。妙善十五岁时,楚庄王得了眼疾,需要立即治疗,不然将双目失明。但太医说要亲人的眼睛合药,病方能愈。大公主和二公主一听,吓得急忙躲了起来。妙善公主便把自己的眼珠挖出来调药给父王服用了,果然治好了父亲的病。当年九月十九,一位云游高僧来到妙善公主面前,向她讲了密宗佛法的道理。那一天妙善公主便出家到了南海寺,三年后的六月十九,妙善公主在普陀山成佛。崇敬者呼之为观音大士,就是我们今天隆重开光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观音菩萨有三十二个化身,本寺所塑的是莲座观音。经过数十年的辛勤打造,今天终于迎来了开光大典,与广大施主见面了。下面请金童玉女揭下面纱,一睹尊荣。”

      金童玉女轻轻挥动双手,揭下了观音菩萨头上的红纱,露出了观世音菩萨慈爱可亲的面容。只见整个塑像飘逸潇洒,面容端庄娟秀,体态丰满艳丽,令人肃然起敬。

      人们不约而同的跪了下去,口里念着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的话语,向观音菩萨塑像三拜九叩。顿时,念经声、木鱼声同时响起,震耳欲聋,声传殿外,飘于十里之遥。

      后人有诗赞曰:

      观音大士苦追求,清净庄严累劫修。
      浩浩红莲安足下,弯弯秋月锁眉头。
      瓶中甘露沐苍生,手中杨枝化蓝楼。
      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度人舟。
      大慈大悲行无语,普渡众生万人酬。
      天台牌坊留真迹,西来禅林颂千秋。

      本文标题:香海棠(第二章 金童玉女)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4554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