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内容页

我所熟悉的几位演艺明星

  • 作者: 宇恒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18
  • 热度18126
  •   (一)

      记得那一年的冬天很冷。隆冬时节,海风从辽阔的渤海湾迎面吹来,海面上结了厚厚的海冰,树上的枝条沾满了霜雪。那天晚上,疗养院俱乐部里却是人声鼎沸、热气腾腾。喝彩声、鼓掌声一浪高过一浪,沈阳市曲艺团来我院的慰问演出正在进行着。歌曲、相声、舞蹈、魔术轮番上演,节目精妙入神,演员中不乏当时国内知名的女高音歌唱家。报幕的主持人姓潘,节目接近尾声时,与扮演逗哏的巩汉林合作了相声节目,声情并茂的表演引得现场观众爽声欢笑,彼时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巩汉林的名字。


      演出结束后,院领导设宴款待了演职人员。欢迎长途辛劳莅临我院的同志,祝贺演出圆满成功。宴会上,院领导频频举杯,宴请对象又是文艺界演员,一时间敬酒声、欢声笑语不断。我与老潘比邻而坐,他介绍自己是铁道兵出身,入伍时便是文艺骨干。我曾在坦克部队从事宣传工作,和他自然是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彼时的巩汉林还是一位青涩小生,那天的宴会上,远不是大家注目的主角。高朋满座,贵宾如云,我本无暇关注这位崭露头角的年轻人。只是席间不经意一瞥,看到巩汉林性格沉静,并不多言,社交场合上反而显得些许寂寥落寞,与台上嬉笑怒骂的表情迥然不同,这不由得让我心生诧异。照顾好每一位来我院的客人是我的责任,我便主动起身敬酒与他寒暄、搭话。老潘是他的搭档,应是看出个中端倪。便笑着圆场:汉林是一位大学生,在团里平时不太爱说话,对专业可是下功夫、肯专研。

      酒尽人散,疗养院承接着省内各大国有企业职工、各地政府领导干部定期疗养接待工作,八十年代是东北重工业兴盛辉煌的阶段,同样是疗养事业繁荣发达的年代。平时南来北往的客人比肩接踵,络绎不绝,工作常常会忙到后半夜。我以为这段波澜不惊的记忆会像一个密封严实的盒子安静存放在心中的底部,不会轻易开启。

      时间只过了几年,巩汉林与赵本山合作的小品《十三香》,在全国一炮打红,接下来的春晚自然也少不了他的身影。看到他幽默、诙谐的表演,家人们常常被逗的合不上嘴,我不禁取出当年与他的合影翻阅,打开了这段尘封已久的回忆,想起接触时的点滴过往。“敏于行,慎于言”是我的几位书法家、作家好友不变的生活信条,想来青年时代的巩汉林也是如此;生活中,他凝神静气、用心体会不为常人注意的生活细节、将平时所思、所想融入到作品中。舞台上,则苛求语言的严谨完美、表情的细腻传神、动作的丝丝入扣、个性的丰富饱满。将人物的真性情演绎的淋漓酣畅,将观众的情感坠入其中,看到观众会心的欢笑,想来便是巩汉林最开心的时刻。

      (二)

      常常回忆起这样的一幕画面。阳光的碎影透过杨树的叶子洒落在宽敞明亮的病房里,四疗区105室,茶香缭绕,一对精神矍铄的老年夫妇正兴趣盎然的与一位中年人回忆着人生芳华。

      这一对老夫妇便是浦克和夏佩杰,来自长春电影制片厂的著名演员。彼时佩杰老师已身患脑血栓,行走不便但生活尚能自理。虽已进入白首之年,但举手投足,眉宇之间气质不凡,风韵犹在。


      考虑到老人身染重疾,我将二老安排到理疗室较近的房间,方便佩杰老师前去治疗。夫妇二人在疗养院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四疗区附近的林荫小路上经常能看到二老相互搀扶、散步锻炼的身影。常有路人认出了他们,自然是免不了签名或拍照留念。浦克老师皆是含笑应允,找他的影迷很多,他从不嫌麻烦,每次都是和影迷朋友们逐一合影。  


      有幸见到浦克老师的音容笑貌,不由得让人回忆起一个个令人难忘的银幕形象。在电影《国庆十点钟》,浦克老师扮演一个特务,在闹钟里偷装定时炸弹,定为国庆节十点钟爆炸。只是后来连同炸弹为公安所捕获,人身没有自由,炸弹可是到点就响。公安审问他时,戏中的眼神也真是没谁了,跑也跑不了,说又说不得。偶尔偷眼钟表,目光游走不定、心中忐忑不安、神情惊慌失措。当指针指向10点钟时,只见他双眼奋力圆睁、面目狰狞如同死灰、直到一声绝望的尖叫,浑身瘫软昏倒在地。此刻剧情达到高潮,演技着实令人难忘。人常说“眼睛是打开心灵的窗口,”他擅长运用眼部肌肉的变化,通过对眼神的驾驭、穿透和传达出微妙的情感。

      在林农导演的历史片《甲午风云》中他饰演丁汝昌。丁汝昌在历史曾留下很多争议,他先为太平军降卒,招降归至淮军。虽作战勇猛,屡立战功,却被视为军中异已,几次险遭杀身之祸。后来幸得李鸿章庇佑、提携,得以升迁,统管北洋水师。对李中堂自然是鞍前马后,奉命唯谨。舰队在刘公岛已身陷绝地,又不得李鸿章命令,错失出击迎敌最佳良机。即想忠义为国,又不忍水师官兵全军覆灭。面临巨大压力,限于种种情由。在一个凄风苦雨的深夜,他以无奈、悲剧的方式自尽殉国。浦克老师将这种复杂、矛盾的情感拿捏的恰到好处,这也是他演技张力的高光时刻。  

      我曾多次来到二老的房间拜访,了解治疗进展,询问生活情况。浦克老师宽厚待人、性格开朗、幽默。每次和他见面,他都主动起身为我泡茶端水。人老了都愿意叙旧,老夫妇常常与我聊起从影时的过往经历。浦克老家山东烟台,青年时代考入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前身“满映,”佩杰老师则入影时间稍早,曾在《松花江上》《冰雪金达莱》《小白龙》《伤疤的故事》《黄山来的姑娘》扮演过角色,并与老伴多次在银幕上合作。

      岁月沧桑芳华去,往事依稀又复年。最让二老念念不忘的是是昔日的银幕搭档李香兰,浦克老师成名于与李香兰合演的《迎春花》,在多部影片中与她合作过对手戏,谈及往日女星的演艺风华和曼妙歌声,老人家滔滔不绝,佩杰老师也不时插话,想来应是她年轻时的阁中闺蜜。说到她命运多舛、坎坷曲折的人生过往,两位老人又唏嘘不已。佩杰老师的记忆力很好,无意中说起年轻时与浦克老师的相恋经过,作为影迷我也很是好奇,但只说了几句,坐在一旁的浦克老师起身微笑示意老伴就此打住,这也为影迷朋友们留下了永远的迷。

      斯人已逝,两老为中国电影史留下的经典形象却永远铭刻在老年影迷的脑海中。栩栩如生的人物性格至今仍为广大影迷所津津乐道,留给观众鲜活生动的视觉享受,感染和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本文标题:我所熟悉的几位演艺明星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4553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