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北魏分裂(卷3 河阴之变 第6章 养虎遗患)

  • 作者: 平淡显无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18
  • 热度17923
  •   【胡太后养虎遗患】

      尔朱荣夺取肆州,朝廷不敢罪责,更加助长了尔朱荣的野心。贺拔岳献计:“并、肆形胜,将军您又是命世之雄,如果能够合并肆之众,何愁大事不成。”

      贺拔岳仍执前策,斛斯椿表示同意:“将军您兵威渐盛,连朝廷都害怕您。但是要想成就霸业,这还远远不够。并州与肆州依山带水,互为犄角;元并州(天穆)与将军您又是结拜兄弟。将军为什么不去找元并州,共商大计。”

      尔朱荣踌躇满志,加之性格急躁,马上带着心腹、一干人马,风风火火地赶到并州(治晋阳,今山西太原),与义兄元天穆商量下一步计划。

      尔朱荣是秀容川(今山西北部)的世袭酋长,拥有自己强大的武装力量,又被北魏王朝封为安北将军,都督恒、朔讨虏诸军事,位高权重;元天穆是大魏皇室,曾官拜太尉掾(太尉府的佐官),长期担任并州刺史(治所晋阳,今山西太原),是一方大员。自从尔朱荣和元天穆结为异姓兄弟起,就怀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成为北魏王朝肌体内的两颗毒瘤。

      众人坐在一起谈得十分投入,尔朱荣还时不时地卷起袖子,露出胳膊,似乎要大干一场。

      可是,众人的意见出奇的一致,包括元天穆,都认为“肆州模式不可复制”。这不仅仅是武力能否达成目标的问题,而是“重演夺取肆州的模式”形同“葛贼,”与反贼无异,更会把辛苦得来的“荣誉”毁于一旦。

      尔朱荣心中不满:“夺取肆州不过是刚刚跨出秀容川的第一步。听你们这么说,不等迈出第二步,就只好困在秀容川,毫无作为!这比死了还要难受!”

      尔朱荣不满地把头扭来扭去,忽然看到了躲在角落里,“容貌恢毅,少言语”的慕容绍宗,心中不由一动。

      尔朱荣是慕容绍宗的“从舅子”,两人相交多年。论出身,慕容绍宗是大燕太原王慕容恪的后代,父亲曾担任北魏恒州刺史;论才干,慕容绍宗熟读孙子兵法,资兼文武。

      慕容绍宗行事低调,从不争名夺利,有人因此评价说慕容绍宗“深沉”。尔朱荣却认为慕容绍宗“深沉有胆略。”当下询问慕容绍宗图霸之道。

      慕容绍宗见尔朱荣发问,不好推脱,他环视了一下众人,缓缓说道:“光武接受更始皇帝的命令巡行河北,从行不过一百多人,却能在河北站稳脚跟,中兴汉室,这是因为光武取得昆阳大捷,万众仰慕的结果;魏武由弱到强,消灭诸雄,靠的是把颠沛流离的汉献帝迎接到许昌,取得了天下士人的支持;赵石勒起兵时不过十八骑,挟宁平一战之威,横行河北无敌手,与司马晋鼎足而立。将军想要成就霸业,必须仿效古之英雄,建立大功,取威天下。”

      “此乃取威定霸之计。”慕容绍宗语出惊人,斛斯椿大唱赞歌:“能顺天乘时救济苍生万民的,非上圣与大英雄不能为也!”

      尔朱荣喜不自胜,询问慕容绍宗具体的办法。

      慕容绍宗说道:“现在鲜于修礼纵横河北,官军屡败。将军何不表请东讨。等到将军您威震河北的时候,天下还有谁不敢服从您,听从您的指挥呢!”

      尔朱荣大喜,立即命令朱瑞起草,洋洋洒洒写了一篇声讨鲜于修礼的奏书。

      看到这份奏疏,很难表达胡太后此时此刻的心情。

      徐纥嗤之以鼻:“尔朱荣凭借他手中的那么一点点兵力,就想消灭鲜于修礼,也太过猖狂了。简直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郑俨忧虑道:“恒朔陷没,北方屏障尽失。先前,安西将军宗正珍孙讨伐汾州反胡,未竟全功,汾州治所不得已迁往西河郡(今山西汾阳县,吕梁山东麓)。汾州在并州(治晋阳)西面,也是尔朱荣的后方。请朝廷考虑将并州、汾州一并交给尔朱荣管理。尔朱荣北边要提防柔然,南边又要控遏山胡,一身难分多处,哪里有心想东,想西呢?”

      胡太后沉吟不语,有人却连呼不可。

      说话的是魏末战略纵横家袁翻,他言道:“尔朱荣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朝廷委尔朱荣以北方重事。尔朱荣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并汾。非但满足不了他的欲望,相反只能更加助长他的野心。这是饮鸩止渴的办法!”

      胡太后心情沉重,手诏答复尔朱荣。从字、词再变到句,涓涓细流,秀丽大方,说不尽的哀怨和无奈。尔朱荣啊!尔朱荣!为什么就不能心疼一下女人。

      北魏朝廷没有答应尔朱荣出兵的要求,同时下诏:“恒州(治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孝昌中陷没)侨置肆州秀容郡(今山西忻县),云州(治盛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南,孝昌中陷没)寄治并州界,朔州(原怀朔镇,孝昌中陷没)侨置并肆。”

      北魏朝廷还下诏设置汾州(北魏孝昌中置,治西河,今山西汾阳县)。

      诏书表扬了尔朱荣稳定并、肆的贡献,任命尔朱荣都督并、肆、汾、恒、云、朔六州诸军事,进尔朱荣为大都督(北部边防军总司令),加紫金光禄大夫。

      就这样,北魏朝廷把防备汾州山胡(又称稽胡)﹑费也头部落;阻止六镇余众由平城南掠;警戒北方强敌柔然的重任,一股脑儿,全部交给了尔朱荣。

      唯一令尔朱荣不满的是,北魏朝廷仍然没有授予尔朱荣“肆州刺史”的职务,他的堂叔尔朱羽生连个“行(暂代或代理)肆州刺史事”的委任状都没有。

      尽管有些瑕疵,尔朱荣的都督府还是隆重开张了。樊子鹄(hu)担任都督府仓曹参军,斛(hu)斯椿担任都督府铠曹参军,侯莫陈悦担任都督府长流参军,朱瑞担任都督府户曹参军,司马子如担任都督府外兵参军,刘贵担任都督府骑兵参军。贾显度、尔朱兆、尔朱天光、贺拔胜、贺拔岳等人为都督,敕勒部斛(hu)律平,斛律金兄弟,库狄干等人为军主。从此,尔朱荣势力大增,威名远扬。

      这年秋九月,葛荣先后在白牛逻、博陵大败魏军主力,章武王元融败死,北魏著名统帅广阳王渊被擒杀,魏军上下不安。右都督裴衍只好率领残部向南撤退,屯兵相州,负隅顽抗。北魏朝廷一片慌乱,朝野上、下惊呼葛荣为“葛贼!”

      此时,贺拔氏三兄弟之首——贺拔允正在镇守滏(fu)口。贺拔允失去了元渊这个靠山,又听说两个弟弟都在尔朱荣部下任职,害怕朝廷罪责,只身投奔秀容川。贺拔氏三兄弟在秀容川重又聚首,额手相庆。

      尔朱荣决定乘官军新败,向朝廷为部下请功。在尔朱荣授意下,朱瑞在奏书中突出尔朱荣捍卫北边的功勋,拉出了一个长长的立功受奖名单。

      尔朱兆:平远将军,步兵校尉;
      司马子如:中坚将军;
      贾显度:直阁将军,左中郎将;
      斛(hu)斯椿:厉威将军;
      贺拔胜:积射将军;

      再往下看,还有很多很多人,胡太后再也没有心思看下去了,唤来“笔杆子”徐纥,叫他记住每一个反贼的名字,对尔朱荣的要求含糊了事。

      在胡太后的纵容下,葛荣﹑尔朱荣同时荣登年内风云人物,成了洛阳街谈巷议的话题。比如,他们的名字为什么都有一个“荣”字。有的人附会说,葛荣本是怀朔镇将,现在成了反贼,“葛(音割,掉了自己的)荣(誉)”。

      还有的人附会说,尔朱荣是“尔朱川(秀容川又叫尔朱川)的光荣。”反对尔朱荣的人则附会说,“尔(是)朱(音猪,头啊!光)荣(个屁!)”

      本文标题:北魏分裂(卷3 河阴之变 第6章 养虎遗患)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4552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