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六畜之恋:故事(65)

  • 作者: 华之碧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12
  • 热度21673
  •   这番,羊咩咩唤了我的多个小名以后突地双手抚胸,她表情痛苦、眉头紧皱,脸色惨白得使人心痛。

      她怎么了?

      我连忙把她扶住,将其搀扶至邻旁的榻上坐下,转头欲跑出外寻人来看疾,却被身后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唬了一跳。

      我脚步一顿。

      本想不管不顾不回头,但咳嗽声愈演愈烈,牵肠挂肚之下回头看,发现子桐手遮大口在拼命咳血,咳得死去活来。

      我傻眼了。

      一滴滴珍珠大的鲜红液体从她指缝间溢出,以极速蔓延至她整个纤纤玉手。

      目睹着这连绵不断渗出的鲜红液体,我的心,急得又紧又慌,懵懂间原路折返,欠身只管一味大喊三声“子桐,子桐……你怎么了?”

      她还在咳嗽,止不住。

      渐渐地,滴落地板的鲜血慢慢干涸,旧血刚去新血来,可知她此时此刻是多么痛苦。

      我傻傻地眼巴巴直勾勾地放目凝视,就在这一瞬间,她咳得半死不活的痛苦脸却幻化成我脸颊,鲜血淋漓,太可怕了。

      “不要……”我下意识惊叫。

      惊叫完毕猛然回神,霎时认清方刚只是紧张过度产生幻觉,意识错乱之中还有丝丝清醒意识与之抗衡,拼了多时,错乱竟败下阵来,清醒意识忽闻声声急促的步伐。

      我闻音回头,则见素花姥姥领着雄耐医者匆匆前来。

      不禁喜出望外,这下子桐有救了。

      经过医者高超的妙手回春辗转几番,不断的渡仙气,此过程的艰辛与无奈恐怕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才明白。

      未几,子桐由命悬一线渐渐转危为安。

      我大大松了一口气。

      在心内默默赞叹雄耐医者医术真是名不虚传,幸亏有他在,我这头病猪和这个病羊才能苟延残喘至今时今日。

      看到子桐的脸色逐渐正常,我便不再屏住呼吸。

      她转危为安,我惊讶地道“两位前辈怎么会在这里,莫非能未卜先知,所以特地赶来施救。”

      我问的是雄耐医者,但答复的却是素花姥姥“幸好我刚好经过,看见子桐咳得厉害,又看到小猪公主您不知所措,所以就跑去大医馆找了雄耐医者,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我无奈滞涩“子桐你真是福大命大,又一次被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她顺了气,神智已恢复过半,见痛苦减轻则连连致谢“前辈,谢谢您的救命之恩,”一语刚完,又起另一语责怪自己因一时之快留下的手尾“如果当时我不是贪玩就不会受那一箭之伤。”

      素花姥姥感叹一次“都没见过你这么调皮的人。”

      子桐不打退堂鼓,反理直气壮“那时年纪小不懂事嘛,试问有哪个小孩不调皮的……”

      三仙皆是一片无语。

      两老无奈浅笑。

      ……

      为防止突发状况的发生,雄耐医者主动请缨留下小歇片刻,良久却迎来娘亲的大驾光临,我目睹两人见面均露羞涩表情,外含一点不知所措。

      怎么搞的,娘亲到大医馆帮忙已经时间不短,可以说与雄耐医者朝夕相处,为何还有这难得一见的稍稍羞涩。

      原来羞涩不在年高。

      再说接下来的事情。

      娘亲说,她不过是人有三急上了一趟茅厕出来医者便没了影子,等了好久都不见人归,医馆里今天病患多,得亏自己通晓些许医术药理才单枪匹马撑到现在,待所有的疾患全部离去之时,才关门大吉打道回府。

      在明确雄耐医者无缘无故擅离职守的原因,自知是情有可原,既然如此,便下请柬邀请他留下来吃顿便饭。

      娘亲做菜的本领可不赖,半注香的时间就成了一大桌子的菜,鸡、鸭、鱼、肉,一样不少。

      餐桌上的你我他均是笑容盈盈,莲子面口。

      餐桌上只有我是后生,其它两位属奴婢身份,主子的膳食不能随便食用的,哪怕私下再怎么如胶似漆,表面也该公私分明。

      席间,娘亲边吃膳边说话,从过去谈到现在,又从今时谈回到过去,不亦乐乎,她一旦开口就滔滔不绝、喋喋不休、古今通说。

      医者不过是应势哼唧两句,而我除了张口吃菜就是哑口,因为心知肚明开口不是赚了说话的权利,而是赚了挨骂的权利。

      娘亲的演讲越来越烈,一直嘀咕蔓延至散席。

      席后,雄耐医者走后不久,大伙逐一散去。

      四周寂寥,无需再守主奴之礼,一切我行我素,随心所欲。

      我们只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女娃儿,自是有话就讲有屁就放,子桐把宾主之守瞬间抛之脑后,原形毕露。

      我只是轻轻拍她,却换来一身牢骚“死猪、无毛猪、发瘟猪、光猪、花猪、黑猪、白猪……你干嘛打我?”

      打她?

      她是个爱颠倒黑白的姑娘,我明明是轻拍她而已,却被诬陷成打人,她这诬陷人的本事挺强的,造化神奇,时间之力更是神奇。

      我气不过,要为自己打抱不平“你说什么,我哪是打你,我只是……”

      我话未尽兴,她却调皮吐舌硬生生又饶舌“你就打我了,死猪、无毛猪、臭猪、衰猪、白猪、黑猪、猪猪……”

      我无奈努嘴。

      这时,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们倒是嬉闹得挺开心的。”

      好陌生的声腔子。

      我努嘴状态已不再,神色不悦回眸。

      是她,慕容雪儿。

      她满脸讽刺邪魅一笑“听闻你小名叫猪,不知是珍珠的珠还是朱纱的朱?”

      子桐奔至近前替我厉声道“关你屁事呀。”

      慕容雪儿仰天狂笑,然后神乎其技说了一句“不会是猪肉的猪吧?”她一语刚完,又是起笑,笑中带说“原来真是猪肉的猪,那就有多名字了,除了你刚才这些还有光猪、乳猪等等,想怎么叫都行。”

      话完,又呵呵干笑。

      听得这般羞辱,我真是有苦说不出,表面平静,内里气愤。

      这是个牙尖嘴利、伶牙俐齿的人儿,伤人只需动口无需动手。

      姑娘伶牙俐齿,子桐智商也不低,灵机一动“这猪活着的名字多,听说你是属鸡的,那你就是死后名字多,有炸鸡、烧鸡、手撕鸡、酱油鸡、盐焗鸡等等。”

      听罢,我把矜持化作哈哈大笑,余光一瞥,见得鸡姑娘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奇了怪了,子桐是从哪得知慕容雪儿是鸡的属相,还给她起了这么多别名,还真别说,起得名副其实,确实如此,应景,应景呀。

      不得不说,这只羊嘴巴不可挑剔,能出口伤人却令人无言以对,是不是羊的脑袋特别聪明?

      这时无意中发现,加上他们两个新寻到的属相,六畜终于集齐了。

      夏阳属马,我属猪,遂溪属狗,子桐属羊,秀川属牛,慕容雪儿属鸡,齐了。

      以为子桐的绕舌会到此为止,孰料,不单不为止而且还升级“公主,您可知道鸡表示什么吗?”

      我不晓她言外之意,天真茫然摇头。

      她奸笑“您见识少呀,我告诉您吧,鸡就代表风花雪月作奸犯科,知道吗?”

      羊咩咩姑娘极力占咯咯鸡姑娘的便宜,不知是为何,我听起来真真大快人心。

      此刻估摸着,这只鸡也许是想过来把我羞辱一番,殊不知偷鸡不成蚀把米。

      只见她此时两眼冒火、青筋暴起、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本文标题:六畜之恋:故事(65)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45366.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