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我心我乡(107 喝凉虾)

  • 作者: 陆建初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7-31
  • 热度291049
  •   我心我乡·下部(陆建初)

      107.喝凉虾

      古巴当户长,学校造的插队花名册上写“班长”。但与课堂班长不同,那一个班级四十多号人,知青户则不到十人。那一个班实际由班主任掌控,知青户则班长是老大。

      古巴十七岁,尹爷沓个岁数当班长,带十个兵。集体户八个人,其中三个女生还比他多上一两年学:难带,难过伊爷。尤其爷的兵侪是工农子弟,知青户呢,出身弗好居多,思想有问题居多。

      既来之,则带之,要爱兵,也是军人教条,否则梗梗首先赶出去。

      部队讲究一致行动,街天也该齐齐上路。男的吵吵嚷嚷不耐烦,说女生“打整猪脑壳”,这土骂刚从村里学来,也见得女人要梳妆,穷乡无例外。

      不穿军装,不可能“一切行动听指挥”,男男头先“撑路(上路)”了,锅巴只好跟上。去街七里路,中途一个长坡脚,有棵好大树;树荫下村妇摆卖“凉虾”,就是红糖水中飘满小颗米浆团,一群蝌蚪似的,是当地名小吃。

      旱季,这玩意各家都做,生米磨浆,点石灰水后,再从扎满孔的葫芦瓢里,漏到沸水中成形,再舀到凉水里养着。乍一见,梗梗讲像鼻涕装痰盂里;伊促刻,总归要嘲乡下人额,不过讲起来是有点像。

      不过我佬早吃过了,哉额,各家各户做的,吃过交关了。就像上海各家各户,烧绿豆汤解暑。不过上海沓上头差劲了,是放糖精,骗骗嘴巴;这块毕竟种甘蔗。

      用凉凉的井水化开红糖,半碗糖水加一勺凉虾,一仰头,爽爽的滑下喉,入肚了,全身烦热顿消。一定要巧妇所为,摆卖才有客,大树脚底的凉虾,一向好评。吃客也信赖这女人,不然真吐痰进去什么,看不出来。

      锅巴的队伍树荫下稍息,班长出血,拿一斤粮票换了五碗凉虾,卖家也蛮开心。“啊,比上海正广和汽水好吃!”吃人家嘴软,就乖乖听班长令,歇着,等着。

      后面女生施施然向树荫下来,摘下草帽扇风。“晒成沓付腔调了,还搬定要带草帽,白乌龟头上顶礼帽!”上海人称鹅作“白乌龟”,鹅脑上一块瘤,本不必戴帽装先生样的,虽然它走路像老先生。“爱红妆”,装样,是该讥讽;够粗野才合“再教育”,不言而喻的。

      当地有竹笠帽,不编草帽;风度翩翩的草帽,是特地寄来的,想沾点江南雅韵。也不单单是,因为毛主席也戴过沓种草帽,她们一定还想沾点领袖风采。

      我已经小觑了的徐悲鸿,画张毛主席像,就沓种,一顶草帽;从伊创作动机来看,伟大领袖,该沾点劳动人民的风气。其实戴不起帽,像犬儿、黑丫头那般,晒成炭黑,才更见人民本色的。

      在校时男女同学生份,老师便放心;安排座位,也就是一对男或一对女,合用一张课桌。但做知青后,男女熟络了,同吃同住同劳动么;再教办就不放心了。侬看男生主动惹女生了:“哎,等拏半天唻,侪看班长额面子;识相额,请阿拉一人一碗凉虾……。”

      女生当中,多多当过文体委员,毕竟机灵,轧苗头弗对,过去问卖主,村妇点点头。

      “哈,骗得过,男女平等,阿拉也要!”边说边向锅巴班长做点撒娇。这风姿城里姑娘很自然,乡下姑娘不会,村妇看见好可爱,笑嚷着来来来,即便舀满了递过去。

      女的雀跃上前一一接过:“叫那个男的付钱噢,是他管我们的!”“下乡第一天就当班长的噢!”

      “不消钱,算是到我家做客,还怕请你们不到!”“啊呀,怎么好意思,大妈这糖水是金砣红糖化的,推米浆用的是新米;下了本钱,都请客了,大叔怕不饶你!”文体委员果然聪明解事。

      新米好吃,老乡怕吃超了,爱用陈谷子碾米,新谷子便交公粮。吃新米,很奢侈了。

      大妈听了可乐意:“大叔心肠好,不怪我。我儿子也人品好,劳动好,有文化,当着记分员嘞,要是肯嫁,大妈天天做给你吃!”

      喝凉虾的笑喷了:“大妈凉虾爽口,说话怎么噎我!”姑娘家本该羞得满地打滚了,爽爽朗朗这么一句,接得漂亮,反过来试大妈的应对了。“你这姑娘好会说,比大队干部还会说,哎呀,金凤凰不肯落草窝窝。”大妈也不弱,真要做婆婆,也够格了。

      树荫下乘凉的都朝这上海女娃子看去,身材相貌都要得,性情更讨人喜欢;淡净的衬衫,衣料单薄,一飘一飘,农村人有不起。这帮光鲜的女娃娃,班长也带着去挑大粪哎;老乡知道的,也不觉奇怪,毛主席嘞人,瞧得起盘粪的,要得。

      他们这个班不偷鸡,大不了就掰几个包谷,也传开了的,这似乎比挑粪更可夸奖。农家养个鸡,攒十廿个蛋,都要留给月子婆;日子越穷,偷鸡越见罪过。锅巴自诩军人,军歌里“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牢记着。鸡是不偷的,大田的包谷呢,公家的,公用的,班长这样想。弟兄们去掰几个不能管得太死,他想。

      军人又一特质是上级意识强:报告、服从、执行。锅巴带队上街,必先去知青办会一会厉老师。这大家都乐意,顺便听消息:是强调扎根,或者讲有啥机会?

      公社革委会早上是稀饭馒头酸醃菜,这符合闲时吃稀忙时吃干的领袖教导:街天半闲半忙,中午他们开干饭。老师刚来得及舔净粥碗、洗了碗筷,知青就到了。

      下乡一年来,集体户已散了多半,户长都是娃娃,大多犯难。锅巴的心思:爷是班长当好了,一级级升团长,自己怎能开步踏空?真尽了心力。

      ——伊下乡倒是对额,就此步步登高,从踏上第一级台阶开始。到伊退休,已经党员正科,相当连长唻。

      老师很称赞他们户:劳动好,又不偷鸡;集体户宿舍是都有气味的,他们的是粪臭,就实在。比起来,胸肌上别像章什么,都虚头。这个户,是能写典型材料的。

      先进事例还多喇:锅巴班长让女生自治,而且每天留一人在家做饭;男生三顿吃现成,匀出工分来,让留家那个得记半日工。逢到摊工分“除不尽”,不免班长多扣,充公一天或半日。

      但锅巴一心等征兵,没扎根的表示,很遗憾。老师想,唉,竖典型,等慢慢做工作了,这个户是最有希望了。

      老乡家大都留老妈子在家做饭、看小孩、洗衣、挑水、喂猪、垫圈、浇园、拾掇。知青户没那多事,女的主动说再帮汏衣裳,肥皂各用各的。哈,真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优秀班。

      老师宠这户,但推广不开,没那么巧,女生都比男生大一两岁,懂事。尤其多多,就她当过文体委员,六七届的,有才,派了大用场,女生由她率领。

      依样板戏讲法,锅巴是主要英雄人物,多多是英雄人物,独头等等,是正面人物。至于梗梗变反面人物,是后来额事体。

      班长很严肃:“叫啥朵朵,修正主义情调,就叫多多好,多快好省。”这样改叫的。表面上严肃,锅巴对多多,难免私心杂念的。

      (200-107·待续)

      本文标题:我心我乡(107 喝凉虾)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42078.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