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诗词歌赋诗歌欣赏
文章内容页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49·小雅·楚茨

  • 作者: 滨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2-16
  • 阅读190629
  •   「一章」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1」
      自昔何爲?我藝黍稷。「2」
      我黍與與,我稷翼翼。「3」
      我倉既盈,我庾維億。「4」
      以爲酒食,以享以祀。「5」
      以妥以侑,以介景福。「6」

      「二章」
      濟濟蹌蹌,絜爾牛羊,以往烝嘗。「7」
      或剝或亨,或肆或將。「8」
      祝祭於祊,祀事孔明。「9」
      先祖是皇,神保是饗。「10」
      孝孫有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三章」
      執爨踖踖,爲俎孔碩,或燔或炙。「11」
      君婦莫莫,爲豆孔庶,爲賓爲客。「12」
      獻酬交錯,禮儀卒度,笑語卒獲。「13」
      神保是格,報以介福,萬壽攸酢。「14」

      「四章」
      我孔熯矣,式禮莫愆。「15」
      工祝致告,徂賚孝孫。「16」
      苾芬孝祀,神嗜飲食。「17」
      卜爾百福,如幾如式。「18」
      既齊既稷,既匡既敕。「19」
      永錫爾極,時萬時億。「20」

      「五章」
      禮儀既備,鐘鼓既戒。「21」
      孝孫徂位,工祝致告。
      神具醉止,皇尸載起。「22」
      鐘鼓送尸,神保聿歸。「23」
      諸宰君婦,廢徹不遲。「24」
      諸父兄弟,備言燕私。

      「六章」
      樂具入奏,以綏後祿。「25」
      爾肴既將,莫怨具慶。
      既醉既飽,小大稽首。
      神嗜飲食,使君壽考。
      孔惠孔時,維其盡之。
      子子孫孫,勿替引之。「26」

      《小雅·楚茨》这首诗详细描述了宗庙祭祀活动的过程,其形式、礼仪都记录得比较完整。这一点是各家《诗经》学者的共识。但关于此诗的主旨,各家还是有不少争论,主要分为两大派:伤今思古说与宗庙祭祀说。

      伤今思古说以《毛传》《郑笺》及其官方释义著作《毛诗正义》为代表,他们认为此诗之所以如此细致地描写祭祀活动的过程,是因为对今王(周幽王)废礼乱政的失望和怨恨,从而作诗述叙古代明王的行为,以刺今王,也期盼今王能像古代明王那样治理天下。《毛传》:“《楚茨》,刺幽王也。政烦赋重,田莱多荒,饥馑降丧,民卒流亡,祭祀不飨,故君子思古焉。”《郑笺》:“田莱多荒,茨棘不除也。饥馑,仓庾不盈也。降丧,神不与福助也。”这里毛郑说的“莱”指的是古代郊外轮休的田(亦指田废生草)。

      对于毛郑之论,《毛诗正义》做了进一步的释义:“作《楚茨》诗者,刺幽王也。以幽王政教既烦,赋敛又重,下民供上,废阙营农,故使田莱多荒,而民皆饥馑。天又降丧病之疫,民尽皆弃业,流散而逃亡。祭祀又不为神所歆飨,不与之福。故当时君子,思古之明王,而作此诗。意言古之明王,能政简敛轻,田畴垦辟,年有丰穰,时无灾厉,下民则安土乐业,祭祀则鬼神歆飨。以明今不然,故刺之。”

      然而,另一派宗庙祭祀说的代表人之一,清代方玉润对毛郑之说不认可,他在《诗经原始》中说:“自此篇至《大田》四诗,辞气典重,礼仪明备,非盛世明王不足以语此。故《序》无辞以说之,不得不创为‘伤今思古’之论。然诗实无一语伤今,顾安得谓之思古耶?”他认为此诗是“王者尝烝以祭宗庙也”。 尝、烝是不同季节里祭祀活动的名称,冬祭曰烝,秋祭曰尝。

      宋代朱熹也尊崇此诗为宗庙祭祀活动的主旨,《诗集传》:“此诗述公卿有田禄者力于农事,以奉其宗庙之祭。故言蒺藜之地,有抽除其棘者。古人何乃为此事乎?盖将使我于此蓺黍稷也。故我之黍稷既盛,仓庾既实,则为酒食以飨祀妥侑,而介大福也。”与朱熹同时代的另一位南宋大儒吕祖谦也说:“《楚茨》极言祭祀所以事神受福之节,致详致备。所以推明先王致力于民者尽,则致力于神者详。观其威仪之盛,物品之丰,所以交神明,逮群下,至于受福无疆者,非德盛政修,何以致之?”

      同为宗庙祭祀说一派,方玉润对朱子的说法还有不同意见,认为朱子讲的不透彻。《诗经原始》:“朱晦翁辨之既详,且疑为正雅之篇有错脱在此者,而又指为‘公卿’之诗也,何哉?此诗之非为公卿作也,他不具论,即鼓钟送尸,乃奏《肆夏》,为天子礼乐,翁岂未之前闻?何其疏忽乃尔耶!”朱晦翁即朱熹。方氏对清代大儒姚际恒的论述极其赞誉:“至诗体之佳,则姚氏(姚际恒)云,“煌煌大篇,备极典制。其中自始至终一一可案,虽繁不乱。《仪礼·特牲》《少牢》两篇皆从此脱胎”,亦可谓善于论文者矣!”?

      《古诗文网》对此诗的主旨也秉持宗庙祭祀说:“此诗当是一首周王祭祖祀神的乐歌。”

      不论两派的观点有多少差异,该诗确实是非常详细地描述了宗庙祭祀活动的过程,这也是两派所共同认可的。本文中我们姑且撇开伤今思古,就祭祀活动本身对此诗进行一番赏析。

      《楚茨》分为六章,每章十二句,共七十二句,是《诗经》里篇幅比较长的诗作了。整篇诗按照祭祀的时间顺序进行描写:第一章写祭祀供品的获得,第二、第三两章写祭祀的准备工作,第四章写祭祀主持人(工祝)的祝词,第五章写祭礼完成后送神主归位,第六章写祭祀后宗室同姓的燕饮。

      第一章,赋。诗篇原文: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
      自昔何爲?我藝黍稷。
      我黍與與,我稷翼翼。
      我倉既盈,我庾維億。
      以爲酒食,以享以祀。
      以妥以侑,以介景福。

      田野里长满了茂密的蒺藜和荆棘,民人将其除去。自古至今我们都是这么做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要种黍种稷。看啊,我的黍苗长得多好,我的稷杆长得多壮。(辛勤的劳动终于有了收获)黍稷堆满了我的室内室外的粮仓。这些粮食可以酿酒,可充饮食,还可以用于祭祀。那样就能让我们的神安处,赐给我们大福。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这两句是说(田野里)长满了茨、棘,我们把它们除去。茨(cí),即蒺藜,一年生草本植物,青鲜时可做饲料。果入药能平肝明目,散风行血。棘,按照《古诗文网》的解释,棘为蒺藜果实上的尖刺,代指蒺藜;按照《郑笺》的解释,棘应该也是一种植物(通常是酸枣树),窃以为郑解较妥。楚楚,形容茨、棘生长茂盛的样子。抽,拔除、薅除的意思。这两句采用了互文的修辞手法。《郑笺》:“茨言楚楚,棘言抽,互辞也。”即:楚楚者茨、楚楚者棘,言抽其茨、言抽其棘。

      “自昔何爲?我藝黍稷。”这两句是说自古以来,民人们都是这么做的(指抽茨抽棘)。为什么这么做呢?那是因为我要种黍种稷。藝(yì,简体为艺),动词,种植之意。黍(shǔ),古代专指一种子实叫黍子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其子实煮熟后有粘性,可以酿酒、做糕等。稷(jì),植物名。我国古老的食用作物,即粟。一说为不粘的黍。又说为高粱。

      “我黍與與,我稷翼翼。”这两句是说我种植的黍稷长得很好,禾苗健壮禾叶翠绿。與與、翼翼,形容黍稷茂盛健壮貌。

      “我倉既盈,我庾維億。”民人的辛勤换来了丰收,室内的粮仓都装满了,又在露天堆起排排粮垛。仓、庾都是用于储存粮食的,室内称为仓,室外称为庾。庾(yǔ),露天粮囤,以草席围成圆形。盈,满。維,通“惟”,思考、忖度之意。亿,《毛传》说是万万,《郑笺》《诗集传》说是十万。我们不必太介意这两种说法孰是孰非,这里其实是虚数,表达数量极多的意思。这两句用了互文的修辞,《郑笺》:“仓言盈,庾言亿,亦互辞,喻多也。”

      “以爲酒食,以享以祀。”(我们)可以拿这些粮食酿成美酒、做成佳肴进献给祖先神明。以,用作为之意。享,有本作“饗”,上供之意,指把祭品,珍品献给祖先、神明。

      “以妥以侑,以介景福。”请祖先、神明安坐享用供品,赐给我们这些子孙们大福。妥,安坐,即请代表神主的“尸”安坐在神位,接受人的礼拜。《郑笺》:“既又迎尸,使处神坐而食(sì,动词,拿东西给人吃)之。”请注意,这里的“尸”是指生人扮演的代表受祭祀的祖先神明,人死了的遗体是“屍”。《康熙字典》:“尸,又神象也。古者祭祀,皆有尸以依神。”《說文》:“(屍)終主也,从尸死,會意。”《禮·曲禮》:“在牀曰屍,在棺曰柩。”可见,尸、屍两字含义的不同,但在《新华字典》中这两个都成了“尸”。 侑,劝食,即给“尸”敬酒、敬食。介、景,都是大的意思。

      第二章,赋。诗篇原文:
      濟濟蹌蹌,絜爾牛羊,以往烝嘗。
      或剝或亨,或肆或將。
      祝祭於祊,祀事孔明。
      先祖是皇,神保是饗。
      孝孫有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诚心诚意、恭恭敬敬地把作为祭祀供品的牛羊弄得干干净净,带上前往参加祭祀。(祭祀现场)有人剥牛羊的皮,有人把(剥去皮的)牛羊放入大锅里煮,(煮熟后)有人捧着进献(给神明),整齐地摆放到供桌上。在宗庙门内进献祷告,祭祀各项程序都井井有条地进行着,甚是明白。祖先的神明很高兴,精灵之气都归聚到神保(“尸”的美称),享用祭品。于是,孝子孝孙们都能得到(祖先给予的)赏赐,得以大福、长命百岁。

      “濟濟蹌蹌,絜爾牛羊,以往烝嘗。”这两句是说为祭祀挑选作为牺牲的牛羊。要心诚、态度恭谨,还要把牛羊给洗刷干净了。济济跄跄,《毛传》解释为“言有容也”,《郑笺》注解:“有容,言威仪敬慎也”。按《古诗文网》,濟濟(jǐ)是严肃恭敬貌,蹌蹌(qiāng)是步趋有节貌。絜(jié),“潔”的异体字,简体为“洁”,意为“把……弄干净”。尔,你(们)。烝尝是祭祀名,冬祭曰烝,秋祭曰尝。

      “或剝或亨,或肆或將。”祭祀时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做,分别都有专人负责,有人负责剥牛羊的皮,有人负责将牛羊肉下大锅去煮熟,有人负责把煮熟的牛羊肉摆放到供桌上,有人恭恭敬敬的捧着供品进献(给神保)。《诗集传》:“亨(pēng,通烹),煮熟之也。肆,陳之也。將,奉持而進之也。”

      “祝祭於祊,祀事孔明。”祷告之礼在宗庙门内专设的地方进行,祭祀的各项事情都做的井井有条、很明白。祊(bēng),宗庙门内设祭的地方。孔,很。《郑笺》:“孝子不知神之所在,故使祝博求之平生门内之旁,待宾客之处,祀礼於是甚明。”不要以为古人就一味的迷信,其实他们非常聪慧。

      “先祖是皇,神保是饗。”于是,先祖的神明很高兴,他的精神气大发灵光,都聚集到神保之身,享用孝孙们进献的供品。按照《郑笺》的解释,皇是暀的意思,暀(wǎng),《说文解字》解释为“光美也”。神保,即代表祖先神明的“尸”的美称。《郑笺》:“先祖以孝子祀礼甚明之故,精气归暀之,其鬼神又安而享其祭祀。”

      “孝孫有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于是,先祖神明很是高兴,孝子孝孙都有赏赐,得以洪福齐天、长命百岁。孝孙,主祭人的自称。庆,赏赐之意。介福,即大福。

      第三章,赋。诗篇原文:
      執爨踖踖,爲俎孔碩,或燔或炙。
      君婦莫莫,爲豆孔庶,爲賓爲客。
      獻酬交錯,禮儀卒度,笑語卒獲。
      神保是格,報以介福,萬壽攸酢。

      烧火做饭(的人)勤勤恳恳、动作麻利,装祭祀供肉的俎很大,里面盛满了烧肉、烤肉。祭主夫人恭谨有礼,盛食品的盘子一摞一摞,盛好食品就端送给来宾来客们(享用)。主人和宾客按照礼仪相互敬酒,礼仪都很到位,彼此带着笑意相互交谈。神保说神明来了,给孝孙带来大福大寿。

      “執爨踖踖,爲俎孔碩,或燔或炙。”这三句讲的是用于祭祀的食品的准备。执,执掌之意。爨(cuàn),炊,烧菜煮饭。踖(jí)踖,恭谨敏捷貌。俎(zǔ),祭祀时盛牲肉的铜制礼器。硕,大也。“爲俎孔碩”之爲,是用作为的含义。燔(fán)、炙,《郑笺》的解释是:“燔,燔肉也。炙,肝炙也。”祭祀中燔肉和灸肝是各有所用的。《诗集传》:“燔,烧肉也。炙,炙肝也。皆所以从献也。”《特牲》规定:“主人献尸,宾长以肝从;主妇献尸,兄弟以燔从。”就是说,主祭人给代表先祖神主的尸进献时,宾客之长要带着灸熟的肝一起进献;而主祭人的夫人给尸进献时,(主祭人的同姓)兄弟要带着烧肉一起进献。

      “君婦莫莫,爲豆孔庶,爲賓爲客。”君妇,《郑笺》解释为“后”,即君王之嫡妻;《诗集传》解释为“主妇”。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这祭祀主祭人的夫人。莫莫,恭谨有礼貌。豆,盛食品的器具,形状为高脚盘。孔庶,很多,《古诗文网》解释庶指豆内食品繁多,《郑笺》解释为“庶,?(chǐ,肥美)也”,即去肥美的肉盛在豆内,《毛诗正义》解释为“荐豆甚众多”。窃以为《毛诗正义》之解较妥,此处的“庶”当解释为豆的数量很多。“为豆”之“为”,用作之意;“为宾为客”之“为”,呈送之意。

      “獻酬交錯,禮儀卒度,笑語卒獲。”宾主相互献酬都很符合礼仪的规定,相互微笑着交谈。献、酬是礼制规定的主人和宾客间相互敬酒的礼仪。献,主人(这里是指参加祭祀先后给尸敬酒的人)劝宾客(这里当是代表神明的尸)饮酒;酬,宾客向主人回敬。就是主人先端起酒杯敬献客人,主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客人陪饮,这称为“献”;接着,客人自己给自己的酒杯斟满酒,端起酒杯回敬主人,客人先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主人陪饮,这称为“酌(zhuó)”;然后,主人自饮一杯,接着亲自给客人的酒杯斟满酒,双方对饮一杯,这称为“酬”。 卒,尽,完全。度,法度。获,得时,恰到好处。

      “神保是格,報以介福,萬壽攸酢。”于是,先祖的神明降临,附于神保之体,赐予孝孙以大福大寿。格,来的意思,指先祖神明降临(附体于神保)。酢,报也,即得到之意。

      第四章,赋。诗篇原文:
      我孔熯矣,式禮莫愆。
      工祝致告,徂賚孝孫。
      苾芬孝祀,神嗜飲食。
      卜爾百福,如幾如式。
      既齊既稷,既匡既敕。
      永錫爾極,時萬時億。

      这一章是工祝将神的意旨转达给祭祀的人。(礼拜时)我很恭谨敬惧,完全按照祭祀的典礼规则,没有任何的差错。于是,工祝转达神的意旨说:“去吧,去告诉孝孙,你们孝敬给我的供品,都很芬芳,香气浓烈,先祖的鬼神很喜欢,因而享用了。赐给你们各种福禄,这些福禄或早或晚都会临到你们的,或多或少也都是有一定法度的。孝子孝孙们祭祀既整齐又勤快,仪容既端庄又严整。我会赐给你们最大的福禄,万万亿亿。”

      “我孔熯矣,式禮莫愆。”这两句是主祭人的告词,说自己怀着一颗极其诚恳的心来进行祭祀先祖,整个祭祀过程完全按照祖上定的礼制进行,没有丝毫差错。我,主祭人自指。孔,很。熯(rǎn),敬惧。《毛传》:“熯,敬也。”这个字没有对应的简体字。另一个读音hàn,是“干燥,热;烧,烘烤”的意思。在这里读音应为rǎn。式,法也,“式礼”即效法礼制、符合礼制,《古诗文网》的解释“式,发语词”值得商榷。愆(qiān),过失,差错,“莫愆”即没有差错。

      “工祝致告,徂賚孝孫。”从这里开始进入祭祀的一个重要环节“嘏之礼”。古代祭祀时,执事人(称为祝或工祝)为受祭者(由尸代表)致福于主人(主祭人),这称为“嘏(gǔ)”。其过程大致如下:工祝从黍、稷、牢肉、鱼等祭祀供品中,各拿取一些,粘上鱼酱或肉酱,然后送给代表先祖神明的尸(由宗族之子扮演),孝孙(主祭人)恭恭敬敬地从尸手中接过来。在这个过程中,工祝会代表神致词。从“徂賚孝孫”至本章最后一句,都是工祝代表神所做的告词。工祝,即太祝,古时在祭祀时专司祝告的人,他实际是祭祀活动的主持人或司仪。致告,代神致词,以告祭者。徂(cú),去。赉(lài),赐予。“徂賚孝孫”是说“去告诉孝孙,我给予他赏赐”,这是工祝代表神讲的,所以,说话的语气是神的语气。

      “苾芬孝祀,神嗜飲食。”“苾芬孝祀”实为“孝祀苾芬”,孝敬的供品很芬芳有香气。苾(bì),浓香。芬,也是香的意思。嗜,喜欢、喜爱,这里指神对孝孙的供品很是欣赏,所以,又是吃(食)又是喝(饮)。

      “卜爾百福,如幾如式。”这是神给予孝孙的赏赐。卜,给予、赐予之意。百福就是各种福禄。幾(jī),时期、机会,这里表示所赐的福禄或早或晚降临,但都有一定的时间。式,法,制度,这里指所赐的福禄或多或少,但都是符合既定的法度。

      “既齊既稷,既匡既敕。”这两句是夸奖祭祀典礼做的很好。你们(孝子孝孙)祭祀时既整齐又勤快,仪容既端庄又严整。齐,整齐,指祭祀时队伍齐整。稷,疾,指祭祀时,各项仪式举行都很迅速。匡,正,礼仪庄重。敕,戒,礼仪很严整。

      “永錫爾極,時萬時億。”所以,我(神)永远赐给你们最大的洪福,万万亿亿。极,至,指最大的福气。时,是、达到。

      第五章,赋。诗篇原文:
      禮儀既備,鐘鼓既戒。
      孝孫徂位,工祝致告。
      神具醉止,皇尸載起。
      鐘鼓送尸,神保聿歸。
      諸宰君婦,廢徹不遲。
      諸父兄弟,備言燕私。

      这一章是写祭礼完成后的收尾工作。祭礼完美结束了,钟鼓也做好(演奏)准备了。主祭人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工祝宣布“祭祀礼成”。此时,神都喝醉了,于是代表神的尸起身,钟鼓奏乐恭送神尸,以让(先祖的)神灵归位回去。然后,宰夫主妇一起迅速而有条不紊地将祭品撤去。同姓宗亲们开始燕饮。

      “禮儀既備,鐘鼓既戒。”礼仪,指上一章所写的祭祀礼仪活动。备,完成。戒,完备,意思是钟鼓做好了奏乐的准备。

      “孝孫徂位,工祝致告。”孝孙,之主祭人。徂位,回到自己的原位。《毛诗正义》:“主人孝孙於此之时,则往於堂下西面之位。”致告,祭礼的司仪工祝宣布“祭礼已成,礼仪结束”。《郑笺》:“祝於是致孝孙之意,告尸以利成。”

      “神具醉止,皇尸載起。”工祝转达神的话:先祖们的神都喝醉了。具,俱,都的意思。止(zhī),句末语气助词,无实义。“皇尸载起”,《郑笺》:“皇,君也。载之言则也。尸,节神者也。神醉而尸谡,送尸而神归。尸出入奏《肆夏》。尸称君,尊之也。”谡(sù),起来,即祭祀中代表神主的人(称为“尸”)站起身来。

      “鐘鼓送尸,神保聿歸。”于是,钟鼓奏起音乐恭送尸,尸出了宗庙,先祖的神就归位回天了。神保,先祖的神灵。聿(yù),乃,就。

      “諸宰君婦,廢徹不遲。”然后,大厨们、大厨的帮手们,还有主妇,就赶紧把祭品撤走。废,去。彻,通“撤”。废彻谓撤去祭品。不迟,《郑笺》解释为“以疾为敬也”。

      “諸父兄弟,備言燕私。”同姓的宗亲们就开始燕饮。诸父,伯父、叔父等长辈。兄弟:同姓之叔伯兄弟。备,尽,完全。言,语中助词。燕,通“宴”。燕私,祭祀之后在后殿宴饮同姓亲属。《郑笺》:“祭祀毕,归宾客之俎,同姓则留与之。燕所以尊宾客,亲骨肉也。”宾客带来的祭品都归还他们带回去,而同姓宗亲则留下来燕饮,或称为“燕私”。

      第六章,赋。诗篇原文:
      樂具入奏,以綏後祿。
      爾肴既將,莫怨具慶。
      既醉既飽,小大稽首。
      神嗜飲食,使君壽考。
      孔惠孔時,維其盡之。
      子子孫孫,勿替引之。

      这一章写具体描写“燕饮”的场景。钟鼓都移到后寝内演奏,为的是配合燕饮之乐,并祝日后的福禄。嘉殽佳肴都摆上席,参加宴会的人相互道贺,没有一个抱怨的。大家酒足饭饱之后,按长幼尊卑给主人(主祭人)行礼。并祝福说:“神喜爱您的饮食,一定赐予您福寿。祭礼合于礼制,又很适时,只有您的德行才能这样,愿您子子孙孙一直这样传承下去,绝不间断!”

      “樂具入奏,以綏後祿。”燕饮是在庙后面的寝殿举行的。《诗集传》:“凡庙之制,前庙以奉神,后寝以藏衣冠。祭于庙,而燕于寝。故于此将燕,而祭时之乐皆入奏于寝也。”乐,指奏乐的钟鼓。具,俱,都的意思。入奏,进入后殿演奏。绥(suí),安,使动用法,“使……平安/安稳”之意。后禄,《古诗文网》解释为“祭后的口福。禄,福,此指饮食口福。祭后所余之酒肉被认为神所赐之福,故称福酒、胙肉。”《毛传》《郑笺》以为是“日后之福禄”。窃以为这两种福禄皆有。

      “爾肴既將,莫怨具慶。”你的嘉殽佳肴都给摆放好了,大家都高高兴兴地入座。将,摆放。

      “既醉既飽,小大稽首。”酒足饭饱之后,大家按照长幼尊卑顺序,依次给主人行跪拜大礼。《郑笺》:“小大,犹长幼也。”稽(qǐ)首,跪拜礼,双膝跪下,叩头至地。一种最恭敬的礼节。

      “神嗜飲食,使君壽考。”并祝福主人:神喜爱您供奉的祭品,定会赐您长寿。考,老。寿考,长寿。

      “孔惠孔時,維其盡之。”孔,甚,很。惠,顺利,指祭祀过程很顺利。时,善,好,指祭祀举办得很合适宜。维,同“唯”,只有。其,指主人。尽之,尽其礼仪,指主人完全遵守祭祀礼节。

      “子子孫孫,勿替引之。”子子孙孙,世世代代,延绵不绝。替,废弃。引:长久。引之,得以长久行此祭祀祖先之礼仪。

      「一章」
      蒺藜酸棗繁又盛,除去它們地翻新。
      先民自古都如是,究竟爲了什麼因?
      原來要將黍稷種,長出葉兒綠茵茵。
      辛苦終得收成好,倉滿囤滿好開心。
      好糧拿來做酒食,祭祀孝敬我先君。
      先祖神明安受享,賜下大福我門臨。

      「二章」
      恭謹嚴肅趨步走,洗刷乾淨牛和羊。
      剝去皮毛好蒸煮,祭祀獻給先祖嘗。
      供品擺在桌案上,禱告祝願在廟堂。
      祭祀程序很明了,先祖神靈光輝煌。
      鬼神安而享祭祀,孝子孝孫得吉祥。
      福如東海齊天大,壽比南山萬年長。

      「三章」
      依章燒火來做飯,盛食就用碩大筐。
      燒肉灸肝各有主,君家夫人端而莊。
      食品盘子多的是,只爲賓客把菜裝。
      主賓依序來敬酒,禮儀不亂照常綱。
      對答有節會意笑,先祖神靈昭而彰。
      降下洪福齊天大,賜予壽考無有疆。

      「四章」
      誠惶誠恐來祭祖,有禮有節無有差。
      司儀代神致詞告,喜訊報來孝孫家。
      芳香祭品你孝敬,先祖神靈喜歡它。
      百福降下賜予你,時辰到了身上加。
      祭禮整齊又勤快,儀容端莊讓我誇。
      齊天大福賜給你,萬萬億億降你家。

      「五章」
      祭禮之儀已完了,奏樂鐘鼓已然懸。
      主祭之人回原位,司儀有話要來傳。
      先祖神靈酒都醉,神主起身出門帘。
      鐘鼓奏樂神主去,先祖神靈天上還。
      宰夫主婦齊忙碌,撤去祭品不遲延。
      宗親叔伯與兄弟,相邀後寢赴宴筵。

      「六章」
      鐘鼓都入寢內奏,以將日後福祿安。
      嘉殽佳餚已擺上,無有怨言人人歡。
      酒足飯飽行大禮,長幼有序不可翻。
      神明喜愛您祭品,賜您壽考不一般。
      方方面面都周道,自始至終皆可觀。
      願您子孫傳萬代,延綿不絕無有邊。

      注釋:
      「1」 茨(cí):蒺藜,一年生草本植物,青鮮時可做飼料。棘:酸棗樹,一種多刺植物,果實似棗,但小而酸。
      「2」 藝(yì):動詞,種植的意思。
      「3」 與與、翼翼:都是形容黍、稷長勢很好,棵棵健壯茂盛。
      「4」 庾(yǔ):露天糧囤,以草席圍成圓形。
      「5」 享:有本作“饗”,上供之意,指把祭品,珍品獻給祖先、神明。
      「6」 介、景:都是大的意思。
      「7」 濟濟(jǐ):嚴肅恭敬貌。蹌蹌(qiāng):步趋有節貌。烝嘗:祭祀名,冬祭曰烝,秋祭曰嘗。
      「8」 剝:剝(動物);pēng,通“烹”,此處爲“煮熟”之意。肆:陳列,即將用於祭祀的供品擺放到供桌上。將:奉持而進之。
      「9」 祊(bēng):本義爲門內,這裡是指宗廟門內設祭的地方。
      「10」 皇:《鄭箋》“暀(wǎng)也”。《說文解字》:“暀,光美也”。
      「11」 爨(cuàn):《廣雅》“炊也”,燒火做飯。踖(jí)踖:恭謹敏捷貌,這裡用於形容燒火做飯的工作做得很認真,又快又好。
      「12」 莫莫:恭謹。《毛傳》:“莫,言清静而敬至也。”《詩集傳》:“莫莫,淸靜而敬至也。”
      「13」 獻酬:古代燕饗時主人與賓客間相互敬酒的一種禮儀。《詩集傳》:“主人酌賓曰獻,賓飮主人曰酢。主人又自飮,而復飮賓曰酬。”
      「14」 格:至,來到。攸:乃。酢(zuò):報。
      「15」 熯(rǎn):通“戁”,敬惧。《毛傳》:“熯,敬也。”
      「16」 工祝:既太祝,古時在祭祀時專司祝告的人,相當於現今所稱的“主持人”或“司儀”。
      「17」 苾(bì):濃香。嗜(shì):喜愛,指供品甚好,神喜而受之。
      「18」 幾、式:《毛傳》:“幾,期。式,法也。”幾意思是神按一定的時間週期賜予孝孫福祿,式意思是神賜予孝孫的福祿有一定的法度。
      「19」 齊:齊整。稷:疾,敏捷。匡:正,端正。敕:通“飭”,嚴整。
      「20」 錫(cì):賜。極:至,指最大的福氣。
      「21」 戒:備,指鐘鼓已做好奏樂的準備。
      「22」 具:俱,皆。止(zhī):句末語氣助詞,無實義。
      「23」 聿(yù):乃。
      「24」 宰:宰夫,即大廚們及其幫手們。廢:去。彻:通“撤”。廢彻意思是撤去祭品。不遲:《鄭箋》解釋爲“以疾爲敬也”。
      「25」 具:俱,都。綏:安。
      「26」 替:廢棄。引:長。引之,長行此祭祀祖先之禮儀。

      2021年2月16日星期二,上海三湘

      本文标题: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49·小雅·楚茨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35336.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