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辞别寒冬

  • 作者: 青石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2-08
  • 阅读226593
  •   1

      是风带来的消息?是日历带来的讯息?还是院子里,那颗玉兰树的花蕾在相互耳语?我猛然得知:寒冬已悄然离去。

      今年的寒冬,有点特别,来得有点晚,冷得有点猛,去得又这么突然。

      田野里的油菜,正蕴蓄着力量,准备着被冻得更绿,更紫;土里的胡豆、豌豆,正一个劲的挺直身板、昂起高高的头,准备抗御更猛的寒气;湖边的白鹭,时而在水边点着头走来走去,时而在寒风中扇动翅膀,优雅的飞翔,还在抒写一首冬日的散文诗;那个久久伫立在水边一动不动的青桩似的钓者,还在盼着来点雪,构成独钓寒江的画意;广场上跳舞的大妈,袅娜着身姿,希望着寒风还来得大一点,脖子上的那条红纱巾,飘逸起来,才更像冬天里的一把火;家里那个伴儿,正与我商议,是不是还添置点御寒的装备,好随时出门去郊游郊游,以免老躲在屋里,成了温室里的花朵。

      怎么?温度就不知不觉升上来了?寒冬,它就这么离我们而去了?

      2

      是的!立春啦!

      寒冬已完成了它庄严的使命。

      想当初,它把寒潮多次覆盖大地,让万物投在它的怀抱中,冬眠的冬眠,冬养的冬养,静思的静思,蓄力的蓄力,吐故的吐故,纳新的纳新。

      寒冬为天地万物,疏瀹五藏,澡雪精神,它将岁月送到岁末年初,四季的轮回,又周而复始。

      如今,高天已撤回滚滚的寒流,大地已拂起阵阵春风;街头巷尾已张灯结彩,路边林间正怒放着喷香的腊梅;大街小道上匆匆的行人大包小包的提着走东家串西家的年货;近处商铺飘出庆贺新年的音乐,远空响起辞旧迎新的爆竹。

      小朋友溜出家门,在院子里追逐嬉戏,有的用彩色粉笔在地上画了个光芒四射的太阳。

      久不出门的老人,精神矍铄的下楼来了,一脸的阳光,一路的春风,还年轻人般的哼着流行曲:

      我愿意陪你翻过雪山穿越过戈壁
      可你不辞而别还断绝了所有的消息

      ……

      3

      迎着骀荡的春风,我四处漫步。

      寒冬突然告退,心中居然甚是惦念。就像退潮后的河岸海滩,抹不去潮水掠过的印痕。

      看,湖水廊桥边,那一日不是被寒冬的浓雾笼罩,见头不见尾,影影幢幢,迷离惝恍,留下过诗一般的意境?

      瞧,路边一丛花草,老黑的叶片蔫纠纠的,抬不起头,而新鲜的尖牙,正在草心里一个劲的生长,这不是那几日被寒冬布下的白霜,去旧出新的杰作?

      水晶公园前,几个民工,把一辆小货车的货箱门摊下来,趁闲玩起了纸牌。那一日,不就是他们,在雨夹雪的天里,立在雨雪中,摊开大手,接住那飘下的白点,激烈的争论着是雨少还是雪多?

      红绿灯下,三三两两的小朋友,小鱼般的串来了。有的跟在年轻的母亲身后,手拿着一根尖角的冰激棱边走边啃;有的手拉着手,叽叽喳喳,一路往前,把为他们抱着衣服的爷爷奶奶,甩得老后。不久前,他们不是还拥挤在寒冷的上学路上,背着书包,戴着风雪帽?

      广场上,跳舞的大妈明显减少了,前几日不是一大群一大群的,围起圈圈,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吗?不是还在冬阳的照耀下,在黑乎乎的相机面前,打起红旗,露出笑脸,摆不完的POS吗?

      今天哪去了?

      一个路人说:“过年去了,舞友都过年去了!”

      呵呵,对呀,肯定的,过年去了!

      微信上,哪天就有人在叫:今天过小年!隔天又有人在吼:今天过小年!

      有人还发了顺口溜:

      春眠不觉晓,快乐自己找。
      今天过小年,别忘吃水饺。
      顺便拜个年,问候小年好!

      今年的寒冬,安排得好,把个立春送到了大年之前。

      多年以来,我们都没有细问:过年怎么又叫春节?今天恍然明白:春天的年节,怎么不叫春节?

      真舍不得寒冬就这么离去!

      留下吧,和我们一起过“春节”!

      4

      时序的列车,已然开动;鼠年的寒冬,已然远去。

      我肃立在立春的站台上,挥手向寒冬辞别。

      揉揉湿润的眼睛,昂起头,挺起胸,笑吟吟的,向牛年的春天走去!

      二〇二一年二月六日

      本文标题:辞别寒冬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35016.html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