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文化苦旅
文章内容页

年味

  • 作者: 青石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1-26
  • 阅读233446
  •   1

      “红萝卜,抿抿甜,看到看到要过年,娃儿要吃肉,老汉莫得钱。”

      一群小孩,一个比一个嗓子响亮的吼着,出了院子。

      这几天,大人正忙着准备过年的大事小情,管不过来,他们肯定是趁机邀邀约约,不知又到哪里折腾去了。

      我心痒痒的,但今天任务在身,不能同他们一起去野。

      赶快点,爬在楼梯上,取下十几天前晾的萝卜线、大头菜、奶奶菜,还有晾得干干的、青黄青黄的青菜叶。

      妈妈说,这青菜叶,拿去洗净了,明天晚上就包你最爱吃的猪儿粑。

      就是妈妈这句话,拴住了我的心。

      取下这些菜来,装了一大挑。明天早上,还要早早起床,取下蚊帐,拆下被套,和姐姐一起挑到临江河边去洗。妈妈说,洗得干干净净的,好过年。

      吱嘎,牛圈门响了,然后听见砣、砣、砣的,老牛蹄子踏在院坝上的声音,左一声,右一声,慢悠悠的,也出了院子。

      是金生牵牛去田边喂水了,听见他一路引吭高歌,还用的是川剧腔,吼得一个山弯都喜气洋洋:

      红萝卜,抿抿啰甜,看到看到呐要过年,

      娃儿要吃肉呐啊,我的牛儿嘞也要过啊新年。

      2

      第二天清早,推开门一看,房顶上是白的,院坝边的草地上是白的,连喂牛的干草堆上也白了。

      哦,打霜了。手和耳朵冻得发痛。但没有人怕痛。

      罗家的大人早已端出了许多桌子、板凳,在院坝里唰唰的用水冲洗。葛家的女人一边晾一早洗好的衣物,一边凑热闹的问:

      “哟,要请好多客呢!”

      “哎呀,你晓得的,好不容易今年杀了条年猪,明天过年,娃儿他姑爷老表舅舅嬢嬢的,都要来。”

      院子里已有小伙伴,从院外拿了大块小块的凝冰回来炫耀:

      “冰糕!五分!”

      “冰糖葫芦——”

      叫的我好眼红!

      但,今天我无法和他们一起去玩冰,姐姐已经背了一大背衣被走出院子,我只好挑起担子跟上去。在走过伙伴们身边的时候,心欠欠的吼了一句:

      “等到起,明天,我跟你们冻一幅中国地图!”

      3

      还没走拢临江河边,往日十分宁静的河滩已经闹翻了天。这里在捣衣,那里在捶被,噼噼噼,啪啪啪,好像哪家把过年的鞭炮,拿到河滩里来放,放得热火朝天。

      黄黄的太阳,亮晃晃的照在河滩上,没有温度,手伸进那白花花的河水,刺骨。但大家都像相互受了感染,比赛着哪个更不怕冷,洗衣的、洗菜的、还有洗猪肠子的,把那冰冷的河水弄得到处翻花冒泡,水珠四溅。

      还有女人干脆脱了鞋,径直站在河水里,搓衣挼被,手和脚像被滚水烫了似的,红彤彤的,嘴里不住在说:

      “看到看到今天就是腊月二十六 了,我家后天过年。汤圆粑都还没有推,硬是搞不赢。”

      旁边一个洗着干菜的女人应声说:

      “就是呀!明天娃儿他舅舅也要从北京回家过年,说好要吃我娘包的猪儿粑,这不,等我忙天忙地的赶到洗包粑粑的菜叶!”

      接着她们的话,我也骄傲的说,不过是自个在心头说:

      “哼,我表姐、表哥他们也要从成都来我家过年。扬尘早已打扫了,床也铺好了,腊肉、香肠都熏好了,明天就要到火车站接他们了!”

      选了一个水窝,把要洗的干菜泡在一边,衣被泡在另一边,帮助姐姐把蚊帐放在水里不住的淌,淌去浑水,搅干,铺在河坝上。姐姐一边拿出肥皂在蚊帐上抹,一边说:

      “小弟,晓得你要上街,去,一会儿来接我。”

      终于等到姐姐这句话,她还没说完,我已飞也似跑了。

      4

      街上,今天并不赶场,却比赶场还热闹。

      跟在人身后,往街上挤。眼睁睁看着餐馆前的汤锅,冒着腾腾的热气,散发着肉香,挂在橱窗里的油亮亮的卤鹅、烧鸡,诱惑得人直流口水。供销社、信用社、糖果铺,许多店铺的大门上,已挂起了红灯笼,贴上了欢度春节的对联,似乎与街上的游人一样喜上眉梢。

      杂货摊前,买海带的、墨鱼的、带鱼的、老姜、大蒜、花椒的,你争我抢,忙得店主笑呵呵的。

      大大小小的糖果摊,摆到了街边,花果糖、油果糖、花生占,堆成小山,一个人在称秤,一个人在收钱,一个人专门在封包,大红纸做封条,用麻线捆了,递给顾客,还不忘了说声:“慢走!过闹热年喽!”

      不一会,街上,许多人的手里、购置年货的背篼里、箩筐里,便有了这大红的糖果礼包,让一条街都透着喜气。

      挤笼书摊,眼睛一亮,好多书,新崭崭的。最让人动心的是小人书,平常难得一见的《敌后武工队》、《平原枪声》、《烈火金刚》、《三国演义》、《西游记》都有,还是全套!

      买!心头下了决心,拿起肖飞大闹县城那本一翻,啊,两角钱一本!算了,还是开学到图书室借,又爱不释手的放回去,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不过,返回河滩的时候,还是非常的兴奋,毅然决然的花光了积攒了大半年已挼得皱皮黏干的七毛钱,换得了荷包里小心翼翼揣着的纸火、硫磺弹,和手里捏着的一把能打纸火的木手枪,高兴得一路走,一路举枪到处瞄。

      5

      掌灯了。

      妈妈用猪油渣、豆腐干、咸菜炒好了馅,一家子坐在灯下,用我和姐姐洗净晾干的青菜叶包猪儿粑。

      灶台上,蒸笼喜滋滋的冒着热气,妈妈起身去揭开盖子,腾起的热气遮住了她的脸,她也不管不顾,端起蒸笼往筲箕一倒,噗,蒸熟的猪儿粑,滚在筲箕里,香气扑鼻。

      “手拿蝶儿敲起来哎嗨哎嗨哎……”我哼着曲儿旋了过去。

      “用不着哼,你们几个,一个赏一个!”妈妈早看穿了我的心思,夹了四个放在碗里,递跟我们。几姐弟端到一边去,猴急的抢了起来,妈妈在一旁警告:“吃了不许再偷啊,春节要待客!”不过,谁还听得进去。

      6

      摸黑到菜地里,刨开一些土,形成一个两头翘的小坑,撇了一片白菜叶子铺在上面,浇上水,看看天色,黑沉沉的,寒气凛冽,心想:明早一定下霜,白菜叶子里的水,管保冻成一幅中国地图。

      回到院子,向小伙伴们炫耀新买的火纸枪。罗家来过年的姑爷,朝鲜战场下来的志愿军,也拿起我的枪,上了火纸,啪的打了一枪,眼馋得一群小伙伴那个样子,让人特开心,比年饭桌上夹一块闪东东的腊烧白吃进肚子里还开心。硫磺弹的事,暂时保了密,等初一一起出去玩的时候,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

      做完这些事,躺上床,久久不能入睡,心里盘算着:

      趁这几天,先赶完家庭作业,再帮妈妈炒沙豌豆、沙胡豆,初一好装一荷包,与小伙伴们一起去净耍。

      对了,上午在街上看了区公所门口贴的海报,春节期间有演不完的电影,看不完的篮球赛,还要耍狮子。

      最高兴的是,有新电影《大闹天宫》,还有《洪湖赤卫队》,想着想着,孙悟空已经舞着金箍棒在眼前晃起来了,还耍起了狮子……

      人还在腊月二十六晚上的床上睡起,魂儿已飞到那新年的初一。

      二〇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本文标题:年味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34551.html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