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荷花有约(第七十二章:story:72)

  • 作者: 华之碧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2-27
  • 阅读43876
  •   原来生命也有倒退的时候,俗事难料,当看到一切,我心揪又急,止不住的思绪万千,总是想到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诅咒还是宿命指引,这次又该如何助人等等。

      也许下凡来的几十载里渐渐开始麻木,今把生离死别尽收眼底竟不有任何泪意的冲动。

      这家刚死了亲人,气氛沉重,因闲杂人等太多,呆着胸口之上隐有作闷感,于是乎,单身出群,独自跑去解闷。

      不过是有人归老而已,有什么好瞧的,又不是没看过,已难忘亲睹第三回还是第四次了,早就腻烦了。

      脱离婴群,浑身的自由自在,眼见心知,插在不一样众群中,自己作为最显眼那个,好别扭,现今脱群,神清气爽。

      穿过大厅跨过门槛,临至此家的后院,此处遮阴,阳光透过枝丫嫩叶撒下。

      我盼来盼去魂也消,突然想起神界仙友们,缺闻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迁花岛里头花儿是否还向阳,陆洋是否能照顾得来?

      不禁震惊。

      因何起会想起他来,莫非对他也有一点留恋和在乎,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绝无这个意思。

      忆那时,我和少华下凡历劫寻宝,挥手寒暄,从他跟前辞去,后来据宁夏用法术对话,说他脸色并不宽。

      当时不在意,虑到大概是看见我能下凡逍遥快活,而他自己要坚守岗位,所以才有这不良反应。

      我转身就不当回事。

      曾几何时,他用法术传来玄镜,玄镜中,总是提及乐器寻访的近况,问及我身体的近况,非一般关心。

      倾时,少华就在邻边,我只能咿呀圆语,简单敷衍了事,没多给他半点闲话的机会。

      玄镜里头少年郎见此情景,便自觉收回玄镜。

      切断通话以后,很担心少华会胡思乱想,九曲十八弯地想,赶忙用话中和,可他偏要拽我辫子“我看他这么关心你,是看上你了,准备与你双宿双栖。”

      不经意又被他衰嘴逮中了。

      自然晓得陆洋那撇不纯动机,我并不欢喜他,千真万确,他欢喜我没法子,突然委屈怒对一句“我跟他关系纯属友谊,并无他瓜葛。”

      语毕后,故作生气样,呕呕地一瞥眼帘……

      他突然笑喷。

      走近身旁吃力讨好,撒娇跪求方才是玩笑,不必较真,我自当知是玩笑,可已超出应有负荷度,化作一把利刃狠狠捅往伤口,再撒上一把盐,活生生地痛了很久很久。

      他作一个大揖,我没好脸色地甩开,凶巴巴可比肩发飙“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好委屈,快还我清白,这么大的一顶冤枉帽子朝头戴下……”

      我要说的还有一截,他手掌半遮嘴,偷着乐的模样很幼稚“是,还你清白,长不大,以后和你说话得下四柱才行。”

      我毫不犹豫地答“确实应该如此。”

      话虽如此,我终究不真切,只略显生气样,话明我也有一点发泄权利而已,所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猛然回神,喘一口气,才发觉刚才这一段是以前刚下凡不久后的一截蜜里调油,如今想起,甜蜜上涌……

      回忆光景只费了半晌,结束以后,回头张望,不见少华。

      我爱慕他,爱慕他这俊美冷酷的美貌,爱慕他的信守诺言,爱慕他的鼎鼎大名能弘扬五湖四海。

      却不知怎的,他一提陆洋我就害怕,害怕他吃醋,害怕他过问想歪,一句‘想要和你双宿双栖’可把我幼小心灵吓离肉体,还抛至九霄云外,更别提三魂七魄。

      尽管以前多么的两小无猜,长大后都变卦了,演变为不可磨灭的隔阂。

      而在他离去的时段里,我们渐渐成长,虽不曾相忘幼时有个青梅竹马的玩伴,随着年龄增长,又不朝夕相处,两颗心儿越走越远。

      他作为掌门高高在上,我一介布衣哪敢高攀,因而产生一味发自内心的尊敬,不敢对他要求太多,只求他心里有我就好。

      扭转脖子,他却悄然出没,我被唬了一跳。

      然后他说邻家有只猫死了,不是什么意外导致的死亡,而是猫咪冲到渠道里自尽的,刚开始以为是猫仔自己失足而导致悲剧的发生,果真查看一番,并不是失足酿成悲剧。

      我八杆子摸不着头脑,此番下凡寻乐器与猫自尽有什么关联,他直言说怕多愁善感从中作怪,致使我重蹈猫的覆辙。

      我听着,哭笑不得。

      任凭再如何的多愁善感,我也不会愚蠢至极从而了结残生,试问他为何会有这种癖想,他便说“你每天神经兮兮的,看到我身旁美女纷扰,吃醋吃着吃着就会……”

      我一呆,默言,神经!

      我口是心非到了极点“我才不吃醋呢!”

      涟漪聚满脸庞。

      他迅速转移话题“不要说这个了,想到要如何助人才能使玉琴解封了吗?”

      我摆摆脑袋。

      其实,心里早有点默契,这个城镇里的人都是婴体,想必是帮他们解除魔咒即可。

      后说往后几日所发生的事。

      既然找到玉琴所在处,接下来就是安心寄宿、以及研究如何助人的事宜。

      这天早膳过后,眼下闲得慌,虽是个阴沉天,却无雨,适合散心。

      我独自外出,不叫少华,趁着这大阴天,想着出去好好溜达溜达,可是刚出门,立刻立马上马目瞪口呆。

      一大批‘婴儿’顿时圆涌过来,个个如狼似虎,对我浑身上下连缝隙都不放过地打量,还动起手,已顾不上什么规矩来。

      身前一波人,身后一波人,上半截子一波,下半截子又一波,把我紧团得喘气也困难,不仅如此,这个扭扭耳垂,那个摸摸下巴,弄得我差点晚节不保。

      可真别小看这批小人,发起威可真不简单。

      心间虽无比反感,肉体却无可奈何,唯能遍遍不断自慰着,就当牺牲一下色相,让他们乐上一乐又何妨。

      越过芥蒂,想着的是他们一世都没见过身高正常的人,有此荒唐举动完全在情理之中,因首次见着身高属正常范畴的我,所以才斗胆造次。

      镇上族民无一不热情澎湃地发出请柬,邀请我去家里做客,列为上宾,另欣请远房亲属与三姑六婆共同观赏,有福同享。

      害得我连着半年都在每家每户邻着打转,大抵计他这镇上有一千户人家,也要轮个三年多,真怕到时被这帮饥民炸得血也不剩一滴。

      甚连此葩事也有伴侣,既少华言传,即我耳闻,他近半年也处于来横冲直撞状态,从未得悠哉悠哉,忙得团团转,更可恶是身边美人儿缭绕,要求与他合画。

      我听着堵得慌,奈何徒留无可奈何。

      趁着偷闲时,他跑来与我拉嘴常“你吃醋了?”

      我把心一横,鼓足勇气“是吃醋啊,看着别人霸着你,是你也会吃醋吧!”

      他呵呵干笑“你吃醋,我喜欢,可是你这醋可有得吃了。”

      我自是心堵,他却乐此不疲。

      此后,只要有我在,那些自动送上门的都毫无收获踏上归程路。

      说句实话,醋坛子不是故意打翻,然它不听话,太调皮,扭扭捏捏时就自己打翻罢了。

      情不自禁。

      本文标题:荷花有约(第七十二章:story:72)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33631.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