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散文
文章内容页

记忆

  • 作者: 二十一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1-26
  • 阅读164360
  •   “小静,快起来,吃面条了,再晚点,就没有了哟。”一道洪亮的女声响起。这是明家女主人,孩子们的奶奶。此时,正端着一个白色的大瓷碗,碗里盛的是明家男主人,孩子们的爷爷煮的早饭--臊子面。只见那白中带灰自家种的小麦出的面条上面铺满了一层厚厚的臊子。臊子的原材料均出自自家:喂养数年的老母鸡下的蛋,红色土地里出落的洋芋,几十年的坛子腌制的榨菜,将它们全都切成大小不一的碎,然后再用自家喂养的大肥猪熬成的猪油爆炒,出锅时,撒上一把清晨才去地里拔出来的小葱。那香味,真是不管时隔多少年,小静都能回味起来。

      小静闻声而起,站在二楼的窗户旁,往下看:看见二哥四川正坐在地坝的梯坎儿上,一手端着大瓷碗,一手拿着筷子已经在呼呲呼呲的吸溜碗中香喷喷的面条;弟弟志豪也在二哥旁边的梯坎儿上坐着,不过他端了一个高板凳,把碗放在板凳上面,一根一根的极其认真地吃着;三哥明成搬了一把椅子坐着,正弯着腰,也正在大口大口的往嘴里送。

      然后,小静便立马跑下了楼,不太合脚的拖鞋与坚硬的梯步相碰,发出清亮的“哒哒哒”的声音。即便是现在听,那也是悦耳的。

      “给你盛起的,在灶台上,自己拿筷子。”奶奶此时的声音是柔和的。小静冲奶奶开心一笑,蹦着跳着去往灶台。不一会儿,小静捧着大瓷碗也来到了地坝,蹲在她最爱的奶奶旁享受着她的早饭。

      “吃完了,四川先去把三轮车拉过来,明成去把装合肥用的大口袋拿上,今天和我们一起去搬苞谷。”一家之主,爷爷发话了。他的话总是这么简短,却清晰明了,也是最有威严的。所有的家庭大事,都由他安排,决定。全家人也都乐意听他的。

      爷爷的话一出,二哥立马高兴的咧开了嘴,应下了。他是最喜欢骑三轮车的了。还记得,爷爷刚从镇上把这辆蓝色三轮车带回来的时候,二哥立马就上脚了。骑着这辆三轮车不仅绕了一圈自己村,还从自己村子骑到了隔壁村,那脚蹬得那叫一个溜。当然,三轮车里面装着小静、明成和志豪。孩童们银铃般的笑声随着风飘在了那时的泥巴公路上。

      三哥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撇了撇嘴,也回了声“好”。并没有因为不满意给自己安排的活儿而赌气不干。因为他是知道的,当三轮车里装满了黄灿灿、沉甸甸的苞谷后,只有力气大的二哥才能使三轮车的三个轮子正常转动。爷爷是擅长安排的。

      “那我呢?那我呢?”吃得极认真的小弟闻声也抬起头,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望着爷爷问道。还未等爷爷开口,奶奶便忍不住笑道:“你待会儿去把鸡喂了,再把鸭赶到河边去,然后在家听你姐话。”小弟一听,喂鸡,赶鸭,那好玩吖,立马点头如捣蒜。至于最后一句,他选择性忘记。

      金色的阳光斜照在依靠房屋旁栽的枇杷树嫩叶上,如同碧玉。

      爷爷、奶奶、二哥、三哥相继放下碗筷。爷爷奶奶去堂屋准备背篓和箩筐,三哥去找来了合肥大口袋,二哥也将三轮车从老屋骑到了公路边等着。从房屋到公路必须要经过一条细长的泥巴小路。小静看着爷爷挑着箩筐,奶奶背着一个大背篓,三哥抱着拉长了比他还高的合肥口袋,三人穿过这条泥巴小路,到达公路边,连人带物的一起坐上了三轮车。然后,三轮车和四人慢慢成为一个点,最后,消失不见。

      小静催促着弟弟赶快吃面,便先行去厨房洗刷放在灶台上的碗筷。猪圈里的大白和小黑还等着呢!一家人昨天晚上冲凉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洗呢,去晚了,河边可没有位置了!

      本文标题:记忆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32648.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