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情天业海(第一回 生离死别 第三节)

  • 作者: 慕容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1-24
  • 阅读180820
  •   听闻此言,江若容立即将头侧过转身便往回走。那保安大声叫道:“先生,等一下。”

      江若容:“什么事?”那保安:“你是不是刚才从二楼跳了下来?”

      江若容气道:“什么呀,好好的我跳什么楼。”白了那保安一眼不再理会转头一看旁边有家游戏室便慢慢走了进去。只见一个化着烟熏妆的妖娆美女正在跳舞机上随着音乐摇摆起舞。

      那保安心中有些疑虑,喃喃自语:“是不是他呢?”当下尾随江若容走了进去,装模作样看了几眼游戏室,又看看江若容几眼。

      江若容走过去看了那美女一眼,心道:“怎么这么巧呢?”原来那美女正是他以前房东家的女儿杨晓慧。

      江若容将手搭在杨晓慧肩膀上面笑道:“我来了。”随后跟着杨晓慧的舞步舞动了起来。

      杨晓慧先是一愣,见是江若容便问:“怎么……”未等杨晓慧怎么是你这句话说完,江若容立即打断说道:“卫生间人多,所以才出来。”当下抓住杨晓慧的手臂舞动起来。

      杨晓慧一脸茫然,但突然见到江若容还是有些开心,加之忙着跳舞,也就不管那么多了,两人左右摇摆,手舞足蹈起来。

      眼见两人配合默契,一脸开心,那保安眉头一皱,搔搔头皮,心道:“难道不是他?”一时之间,变得懵懂起来。只听对讲机呼道:“1队、2队把守各个出口,3队、4队分成4组挨楼层搜索。”那保安答道:“是。”随后转身离开。

      江若容心道:“麻烦,要是被他们把住出口,我可真跑不了了。怎么办呢?”正跳之间,忽然灵光一闪,心道:“有了。”此时舞曲刚好跳完,江若容正想离开,忽然杨晓慧看着江若容问道:“哦,对了,你是不是对我男朋友做什么了?”

      江若容摇头说道:“没有。”杨晓慧:“没有。那他怎么一提到你的名字就很生气。”

      江若容:“男人嘛,嫉妒,早跟你说过不要跟他讲你认识我。”杨晓慧摇头说道:“不对,好像是你让他亏了很多钱。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若容心想:“此时逃离商场最为重要,实在没时间跟她过多解释,再说也没必要解释,我和他男朋友之间的恩怨情仇不是几句话就说得清楚的。”当下眉头一挑,眼睛一眨笑道:“杨晓慧,你可是今天我进商场以来看见的最漂亮的那位,你看多少人都盯着你看。”杨晓慧心头大喜,撩撩长发,嘴角得意笑道:“真的?”

      江若容:“真的。你继续跳,我去买两杯饮料过来,然后慢慢跟你讲。故事很精彩,你千万不要走开。”随后转身离开谋划下一步的逃离计划。杨晓慧点头说道:“嗯。你快点。”

      不一会,商场各个出口都被保安守得死死的,而其他4组人员则到处搜寻江若容和枭龙两人。

      把守门口的众保安表情肃穆,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保安甲问道:“我们为什么要抓那两人?”保安乙:“他们把我们商场弄得乌烟瘴气的,到底有没有伤到顾客或是造成什么损失,我们总要查清楚才能放他们走吧。”

      保安甲:“也是。”保安乙:“盯紧了。他们两人一个是一个瘦瘦的小伙子,穿军绿色衬衫,眼睛贼亮贼亮的;另一个短头发小胡子,长得壮壮,像个杀手似的。”

      正说之间,忽见两人走了过来,两保安先是一惊,眉头一皱,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心道:“这是什么鬼呀?”原来那两人分别戴着一个面具,乍眼一看还真吓人一跳。

      保安甲身子一挺,举手敬礼叫道:“两位请留步。”那两人:“干什么?”

      保安甲:“麻烦摘下你们的面具。”那两人:“为什么?”保安甲:“你们为什么要戴面具?”

      面具甲:“你们商场做活动赠送我们的,我们觉得好玩就戴上了。”保安甲正想再问之时,忽听对讲机呼道:“注意,注意!那两人有可能戴着面具离开,大家重点查看所有戴面具的人。”保安甲:“是。”随即说道:“请摘下面具接受检查。”

      面具甲:“凭什么要让你们检查,我们又不犯法。”保安甲:“刚才有两人在我们商场闹事,他们怕被我们认出,就想戴着面具离开。所以,麻烦你们摘下来让我们看看。”

      面具甲气道:“哼,把我们当成闹事的了,什么破商场,既然搞什么赠送活动就要搞得像样一点,惹得我们生气,下次不来了。”随即把面具一扯重重扔在地上,随后把面具乙的面具也是一扯一扔,两人用力推开保安,气呼呼便向往外走去。原来是一对青年男女。

      众保安叫道:“慢着!”随后用力堵住两人。便在此时,又过来了几人,其中有两人也是戴着面具。众保安一时蒙圈,思绪一片混乱,纷纷大眼瞪小眼,心道:“妈呀,这可怎么办呢?”

      后来众人叫道:“怎么回事?”保安甲:“我们在查两个人。”先前那两人男的叫道:“查清楚了没有?快让开。”保安甲:“稍等。”随后对后来众人说道:“请大家把面具摘下来。”众人:“为什么?”先前那男人气道:“他们在查小偷。”众人说道:“什么呀,逛个商场怎么就变成小偷了。快让开。”先前那男人说道:“他们说戴着面具的人是小偷,他们要抓回去审问。”

      众人气道:“你们这是什么商场?”保安甲说道:“我们没有说戴面具的人是小偷。”先前那男人说道:“那就是杀人犯了。”保安甲:“你就别添乱了。”

      先前那男人用力推动保安甲说道:“快让开,我还有事。来,大家一起往前推。”随即众人纷纷将两名保安用力推到了门外,门口的守卫彻底失败,后面来的人一个个鱼贯而出。

      江若容心想:“人性往往是贪婪的。我买几个面具送给他们说是商场做活动,如果他们戴着面具在3分钟内走到商场外面就可以参加抽大奖活动,所以就一个个拼命往外赶了。”当下扬着笑脸,尾随众人快步来到了商场前面的街道边上正想打车离开。忽然肩头一紧,一只大手重重搭了上来,回头一看,正是枭龙。

      枭龙冷然笑道:“江若容,我等你多时了。”江若容眉头一皱苦笑说道:“枭龙,我找你好久了。”

      枭龙:“我早就说过,你逃不掉的。”江若容心想:“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什么呢?难道他知道我要朝这个方向过来所以来个守株待兔,但也太匪夷所思了。”转头看看四周也没有什么制高点可以清晰查看自己的行踪,在这么拥挤的人流中要想看清一个人都有些困难,别说是猜到他的行走路线了。难道是?当下朝枭龙鄙夷说道:“哼,不就是一个破追踪器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枭龙眼睛一瞪,心道:“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随即恢复平静,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斜眼看着江若容。

      眼见枭龙神色有异,江若容知道自己的判断正确,但不知枭龙到底把追踪器放在自己什么位置,一时之间还真无法分析判断。心想:“目前最重要的事还是尽快想办法逃离。”当下笑道:“枭龙,我感觉跟你玩挺有意思的。”

      枭龙:“别废话,跟我上车。”说着抓起江若容向街道边上走去。

      江若容:“枭龙,我有一把小刀,一把特别锋利的小刀,切肉的时候“刷”一刀下去可以切到白森森的骨头。你这样紧紧抓着我的手就不怕我用小刀切你的肉吗?”

      枭龙江紧紧抓牢江若容傲然说道:“哼,我什么枪林弹雨没见过,还会怕你一把小破刀。别跟我动刀动枪的,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

      江若容手腕被枭龙捏得“格格”作响,疼痛不已,但他还是强笑说道:“好,既然你不怕,那我就不客气了。”

      枭龙又把手上的劲道加重一点说道:“你试试看!”江若容:“好,我试试看。我在想这把小刀一刀下去究竟是切断你的手筋还是削掉你的半个手指头呢?想想都害怕!”

      枭龙鼻子一哼说道:“可能还没等你的刀切到我的手,你的手就已经不是你的手了。”

      江若容:“是吗?我倒要见识一下。”枭龙:“不怕死就来吧。”江若容:“我开始数数,当我数到10这个数字的时候我就会出刀了,也就是说当我数到10这个数字的时候你身上会挨上重重的一刀。你做好准备。”

      枭龙冷然笑道:“真是笑话。”江若容:“如果你怕的话,可以现在就把我的刀搜出来扔掉,那就不用担心会被切断筋或削掉肉了。”

      枭龙眼睛斜睨,傲然说道:“用得着吗?”江若容笑道:“开始,1、2、3……”

      枭龙斜眼一瞟,心道:“只要他的左手敢伸向裤兜掏刀,那我就先废了他的左手。”

      江若容慢声说道:“7、8……”枭龙正等他往下数时,忽听江若容大声说道:“出刀!”

      枭龙一愣,随即双眼一瞪,手臂划动,呼呼风响,右掌便如利刀一样向江若容的左臂快速斩去。眼看江若容的左臂就要被枭龙重重击伤,忽然他身子一矮,左脚一滑整个人便向旁边一个长长的斜坡迅速滚了下去。

      枭龙被带翻倒地,整个人也随着不停滑落下去,然而左手依然紧紧抓住江若容的右手不放,右手则到处乱抓。忽见江若容抡起左臂,手掌一划,重重砍向枭龙的左手,大声说道:“10,刀来了!”瞬时之间,枭龙下意识松开自己的左手,心里面还真害怕自己的手筋被江若容砍断。

      挣脱枭龙的掌控,江若容下滑之势更加快速,心中暗笑:“枭龙呀,枭龙,我是一个文弱书生,怎么可能会随身带着刀呢?”

      滑倒坡底之后,江若容捡起地上的几个垃圾袋向枭龙扔去。枭龙急忙避开,垃圾散落在地,一阵阵恶臭弥漫开来,枭龙眉头一皱,急忙屏住呼吸。

      江若容疾步快冲,抬眼一看眼前的情况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原来坡底的左面是条穿城而过的大江——飞龙江,而前面是个高台挡在了去路,需要退回去绕到后面才能过得去。

      心想:“怎么办呢,如果退回去绕路那岂不是自投罗网,不绕路呢,难道要跳江?江水可是很深呀!”

      正想之间,只见枭龙已经追了过来,当下不及细想,一下子冲到应急救援箱边砸开箱门抓起一件救生衣胡乱一穿,把救生圈套在身上便向湍急的江流当中跳了下去。

      枭龙追了过来正想跳下去的时候忽然想起这条江曾经淹死过好几个人,如果不穿救生衣再好的水性也难免不会出事,但救生衣和救生圈都被江若容先行拿走,自己只有干瞪眼。想到此处,不由得又气又急。

      跳进江里之后,江若容将头伸出水面回望枭龙一眼,见他在岸上干着急,不禁有些好笑,但一想到韩芊雪,不由心头一紧,心想:“糟了,他们会不会去骚扰芊雪呢?”想到此处,不由得用力向前面的码头迅速游去。

      游了一会,离码头越来越近,忽听后面马达轰鸣,江面水花四溅,一团团白花花的水浪凌空而起,原来是枭龙驾驶快艇踏着水面,逐浪而来。枭龙大声叫道:“江若容,你游得过快艇吗?”

      江若容一时大急,正想之间,忽然看到前面一物,不由心头一松,瞬间又生一计。

      眼看就要追上江若容,枭龙不由心头一喜,为了防止他及早游到码头上岸,他加大马力向江若容直直冲来。忽然前面水花四起,江若容不停拍打江面,身子上下翻滚。

      枭龙眼前一花,下意识放慢了速度,等他使劲摇头再看之时,只见江面上边一片平静,江若容已经不见踪影,只有救生衣和救生圈轻轻飘在水面之上。

      枭龙开动快艇来到救生衣和救生圈旁边伸手一探,下面没有任何东西,不禁纳闷,奇道:“刚才他那个位置离码头还有一段距离,不可能片刻之间就游到码头边吧,这也太神奇了。如果他还没有上岸,那会到哪里去呢?江面上光光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的地方,难道他会凭空消失?”

      凭空消失,想到此处,枭龙不禁一惊,心道:“刚才他不停拍打江面,身子上下翻滚,难道淹死了?”当下直起身来左右张望,大声喊道:“江若容,你在什么地方,快给我出来!”喊了几声之后,没有任何回应。

      虽然枭龙经历过很多生死的场面,但那都是有心理准备,可是像今天这样一个人突然之间就没了,想想还是有些发毛起来,背心陡然生出一股冷汗。

      看看四周平静得可怕的江面说道:“江若容,你到底是上岸了还是落到了江底,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如果你真死了,这事可跟袁总没有任何关系……”

      正想接着说有什么事就冲我来时,忽然江面之上露出一张可怕的鬼脸,双眼一眨,对着枭龙阴森森说道:“谁说没有关系?”

      枭龙心头一惊,脸色煞白,双脚酸软,头脑“嗡”的一声,不禁叫道:“啊!”心想:“妈的,真遇上鬼了!”一下子险些吓得摔倒在地。

      但仔细一想,大白天的鬼不是不敢出来吗?难道又是江若容那小子在搞鬼?可是刚才明明没有看见他呀。真是怪事了“”当下试着说道:“江……江若容,原来你真的没死呀!”

      江若容摘掉面具哈哈笑道:“不把你玩死我怎么能死呢?”枭龙又是好奇又是生气说道:“你在搞什么鬼?刚才怎么不见你了?”

      江若容:“你猜。”枭龙:“我没工夫跟你瞎猜。快说。”江若容笑道:“我估计凭你的智商也猜不出来。这样吧,我来告诉你。”他将手臂一伸说道:“看到这是什么了吗?”只见他拿着一根白色吸管不停摇晃。枭龙笑道:“我明白了。”

      江若容鄙夷说道:“哼,还雇佣兵,怎么连这种基本的伪装手段你都看不出来,你们的教官是怎么教你的?”

      枭龙气道:“小子,你别得意,看我接下来怎么收拾你?”江若容笑道:“命都被我吓掉半条了,还想收拾我。你做梦吧!”当下将救生衣一拉便把救生圈扯过来套在身上伸出食指挑衅说道:“来呀,来追我。”说着用力向前划去。

      枭龙心想:“他明明可以等我离开后再浮出水面离开,可是为什么他要提前露出来呢?难道仅仅是为了吓我一跳,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可是他又会玩什么鬼把戏呢?仅仅在这江面上,他到底还有什么阴谋在里面呢?”

      正思忖间,只见江若容已经划出好远,他回头笑道:“枭龙,是不是胆子被我吓破了?过来嘛,我不会吓你的。”

      枭龙心头一气,手腕一抖将钢爪激射而出缠住了江容容的脖子用力往后一扯说道:“游过来。”

      江若容被钢丝勒得呼吸有些不畅便道:“好,我过来。”当下向枭龙的快艇方向游了过去。

      枭龙一边拉扯一边叫道:“把救生衣脱了扔过来。”江若容:“我都快要被你勒死了,哪里还有力气脱救生衣,等游过来再说。”说着慢慢向枭龙游去。

      不一会,江若容游到了快艇边上说道:“把你的钢爪收了。”枭龙:“你先脱救生衣。”江若容:“好吧。”当下把救生衣脱了扔在快艇上面。枭龙:“还有救生圈。”

      江若容:“救生圈都没了我怎么敢在江水里面游泳。”枭龙:“你坐上快艇很快就要到码头了,用不着救生圈。”枭龙心想:“没有了救生衣和救生圈的保护我看你还敢在江上胡作非为吗?”

      江若容:“好,我取。”当下正准备将救生圈取下来扔在快艇上面的时候,忽然双手乱抓,呼吸急促大声叫道:“快松钢丝!”枭龙忙道:“你怎么了?”

      江若容表情极为痛苦,浑身抽搐,颤声说道:“脚……脚抽筋。”说着身子左右扭动,随即不停下沉。

      听闻此言,枭龙不由自主把钢爪的控制按钮放在了快艇上面,正想如何帮助江若容之时。

      忽然江若容身子钻出水面张开嘴唇“噗”的一声向枭龙的脸部喷了一大口白花花的江水,伸手一抓便把钢爪的按钮和救生衣抢在手里,迅速穿上救生衣,取下缠在脖子上面的钢丝连着控制钮一起丢进了江水里面。

      枭龙一下子猝不及防,伸手一抹满脸的江水,正想如何对付江若容之时,不料他又含一口江水喷了过来,枭龙侧头避开。

      江若容身子后仰,双脚一蹬快艇,借着回弹之力一下子荡开了数米之外,哈哈笑道:“枭龙,江水的滋味如何?”

      枭龙气道:“有本事你过来。”江若容:“有本事你下来。”枭龙:“你小子太狡猾了。”

      江若容笑道:“我不过是略施小计就把你搞得你焦头烂额,后面还有好多的妙计没用,你敢不敢再追过来?”说着顺手抓过一根漂来的鱼竿挑拨江水,一串串水花纷纷向枭龙洒落过去。

      江若容一边挑拨一边戏谑笑道:“枭龙,你不是还有钢爪吗?使出来嘛。我看你除了钢爪之外就一无是处了。来呀,来追我!怎么,吓怕了?”说着扮了几个鬼脸。

      听闻此言,枭龙气道:“不用钢爪也能抓到你,好,现在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要追过来。”当下启动快艇向前追去。

      江若容笑道:“好怕哟!”说着翘起嘴唇“噗”的一声吐向枭龙,弯下拇指朝他作了个鄙视的手势。

      眼见江若容如此轻视自己,枭龙怒火中烧,他加大马力,急速向江若容追去,眼看就要追上,忽然心头一惊,大声叫道:“惨了!”只见前面的水流突然变得快了起来,水面泛着白光,泡沫四起。原来是前面的河床突然变矮,跟后面的形成一个落差,犹如台阶一样,因此水流加快。

      顺着急速的水流,江若容闭上眼睛就像漂流一样稳稳当当落到了下一层河床,而枭龙就没有那么好运。只见满头大汗,想要停下已经来不及,只好把心一横一个劲往前冲,心道:“一切听天由命吧!”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江水一下子铺天盖地涌向岸边拍打江岸,江面上空白浪滔天,水柱四溅,快艇重重砸进了江水之中,上下颠簸,左右翻滚。

      枭龙心想:“这次看来死定了。”正想之间,不料船身突然自己翻正了过来,没有漏油也没有损坏而是继续向前疾驰,继续乘风破浪,枭龙急忙加大油门向前面的一片浅滩急冲过去。

      眼看快艇就要冲上浅滩,不料突然碰到一块礁石,整个船身一下子就要倾斜侧翻过来,枭龙急忙松开双手,双脚一蹬,整个人从斜刺里飞身而出。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快艇翻身过来掉进了江水之中,来了一个底朝天,一时之间,水花四溅,雾气弥漫,四处飘散遮住了江面。

      枭龙穿过水雾,伸手一拍江岸的石壁借力回弹,身子在空中一旋刚好落到了快艇的船舷边上,双脚一点腾空而起,一个侧空翻便稳稳当当站在了江岸的护栏之上。他长长舒了口气,心道:“好险啊!”

      心想:“我就说江若容这小子没那么简单。其实这条江的河床有落差我是知道的,只是一下子被他气昏,所以一时忘记了。唉,这小子真麻烦!”

      当下四处张望,哪里还有江若容的影子,江面上只有救生衣和救生圈而已。心想:“前面就是码头,他肯定上岸了,不至于再装死来吓我一遍。我还是及早上岸去追他吧!”

      本文标题:情天业海(第一回 生离死别 第三节)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332581.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