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情感小站
文章内容页

迷路

  • 作者: 迁烦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2-21
  • 阅读20715
  •   开着车就奔进森林,或许我骨子里还是燃着一股孩提的热情,但现在我要为自己的一时兴起买单了,我们迷路了。

      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我们还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里兜转,妻子终于忍不住骂了我几句,一路颠簸,儿子也累得睡着了,看着妻儿俩疲倦的样貌,心里的滋味甭提多难受了,眼看也找到了回去的路,我也打趣地劝说妻子,好让她心里舒服点。我点开车载播放器,想着听点舒服的音乐缓缓大家的情绪,幸好在购置东西上没有马虎,车上满满都是吃喝的食物,这让此刻的妻子对我少去点挑剔,不然真不知道回家是怎样的境况。

      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一抹黄昏的余光落在这黄土大地上,油然生出一种无可言会的孤独感,车窗外是失了常态韵味的两排树木,由于天色昏暗,树叶一片灰暗,此时此刻不由记起马致远的《天净沙 秋思》,只是此刻没有小桥流水人家,比起远逝的诗人,我想我们的境遇可能更悲凉一点。就在我脑补着我们一家人的糟糕情况时,路口旁的一个穿着褴褛的男孩差点吓出我的三魂七魄,妻子也是受惊地轻哼了一声,然后便让我赶紧停车。

      我倒车回去,打下近光灯,灯光落在男孩身上,这会才让我们看清了男孩的容貌,他一脸饥瘦,肤色暗黄脸色苍白,加上他一身破烂的穿着,让我不由多想。荒郊野外,哪来的男孩?他走过来,敲了敲我的车窗,想着一个如此嬴弱的男孩也干不出什么事,我便打下车窗,只见他递给我一张满布黄土渍和树汁的十元面额纸币,然后气力不足地跟我说:“叔叔,我迷路了,能送我回家吗?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听见他这番话,心里突然不是滋味,看着眼前蓬头垢面的男孩,放任他在这荒郊野外,有可能不出几天这里便会多了一俱尸体。想到我车上还有妻儿,而这男孩来路不明,万一心怀不轨呢?我莫不作声,妻子看着我,然后拍了我的肩膀,“载他一程吧,我觉得他是个好孩子。”看着妻子一脸安详,我也颇有疑虑地让男孩上了车。

      天也不客气地暗了,山路不好走,我开车的速度放慢了不少,车载音乐依旧放着,但车上多了一道诡异的气息,让人浑身不自在,男孩从上车一句话也没再说过,手上紧紧攥着那张变了样的十元纸币。我稍有留意他一会,总感觉在他身上看不见任何的生灵之气,独有一片空虚,那种感觉就像咬下一个老掉的百香果,结果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从男孩上车后,气氛变得冷了不少,车开多也让我特别没劲,车旅的疲劳感顿时生开,见我一脸愁容,而且这片森林也不是打着赶紧就可以轻易脱离的地方,妻子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停下来歇歇。“小孩儿,能帮我把后面的那袋东西拿给阿姨吗?”妻子带着笑意看着男孩,男孩就像掉帧一样,顿了几秒才做出反应,他吃力地把那一袋食物拎了起来,看起来不锋利的塑料袋口划下了他手上老掉的皮屑。妻子递给我一瓶咖啡,然后转头给男孩拿了一瓶奶和几个三明治,男孩睁着大眼睛看着妻子,看起来有点讶异,又有点难为情,“拿着,人总要吃点东西的吧。”妻子微笑地看着他,男孩接过食物,哽着喉音挤出了一声谢谢。

      四下一片凄凉,我躺在驾驶室内望着车窗外,外头是一片黑压压看不清样貌的树,天上抹着淡淡的烟云,今晚夜空寂寥,打趣想着月亮大概到地球那头过中秋去了吧。男孩还是依旧很安静,递给他的东西,也只是拿在手里,他看着窗外,也不晓得他看得见什么,能看得见什么?但是他让人觉得空洞的眼,又一丝不苟地盯着外头,外头的世界哪点具有如此神奇的能力可以留住一个人呢?好奇之下,我问了他,“你使劲看外头,外头有啥好看的呢?”我从后视镜看到他正看向我的位置,然后挤着柔细的声音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在看回家的路……我可以回家了……”说完他又盯着窗外,又是看得那么认真,说到头这片森林他大概早已逛上了无数遍了吧,此刻到底算得上是他的不舍还是埋怨呢?不过他的一番话,听得我心里一阵酸意,一个人的漂泊在这个年纪大概都能深有体会。或许看不惯一颗孤独的心独自走向更孤独的远方,所以想在黎明来之前拉住他,让他也见见久违的光明。我又和气地问起了他:“孩子,你怎么会在这森林里,是遭遇了什么事吗?”他看着窗外,眼里闪过一丝懊悔,然后轻描淡写地给了我一句“我迷路了……”我看着他心里说出不滋味,起先的那份警惕也慢慢化成同情。“那你家在哪?我好车你回去。”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不知道一个人在想什么?思考着什么?我也觉得休息得差不多了,启动车子准备重新出发的时候,后头轻轻地说道“叔叔,麻烦你把我送到这座城市的派出所吧。”我看了他一会,然后决定顺他的心意。我想事情大概如我所想,在他身上肯定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被拐到这陌生的城市。

      后头的路貌似好走了起来,我便慢慢提起了速度,儿子也醒来了,这小家伙一醒来就注意到了后座的男孩,他指着男孩带着倦意懒懒地说:“乞丐。”一听儿子的话,妻子赶忙压下儿子的手,一边带抱歉地跟男孩说了不好意思,然后返过头开始教育儿子“不对,要叫哥哥,知道吗?”儿子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男孩,然后奶声奶气的声音叫了声 “乞丐哥哥。”大概是孩子的天真无邪触动到男孩吧,他竟然笑了起来,我和妻子都很惊讶,如果把我们的眼睛蒙掉,光听这爽朗的笑声,我们绝对不会和身边这个男孩联系到一块,这根本就像两个世界的产物!

      再过一个转弯角,我们就可以出森林,到城市的检口,我和妻子一同决定让这孩子体体面面的回去见家人。我们带着男孩先到洗剪室,老板人也厚实,听了男孩的遭遇也争着做公益,妻子也到附近的商店挑了一套清爽的衣服,修了一下边幅以后,可把我们给惊呆了,儿子见到如此清秀的男孩站在我们面前,还一直追问着妻子刚刚的乞丐哥哥去哪了?我看着他,那种干净似乎从未遇过。他看着我们眼里多出一份摸不清的情绪。我们把他车到附近最近的一个派出所,我们一进去我就热忱地跟里头的一个警员说起了这孩子的遭遇,希望他能帮男孩找到家人。大概每个警员身上都带着威严感,从不苟笑,他绕过我看了看男孩,然后又转头看着满脸笑意的我,接着跟我说明在这里候他一会。然后他就带着男孩就进到里头,男孩在房门掩上的一刻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看得感谢却百感交集。

      我和妻子都很欣慰男孩终于能回家,我们在派出所里,笑得很幸福。没过多久,那个警员出来了,然后又是拉着不苟言笑的脸,跟我们说:“你们跟我进去录取口供,案子需要你们的证词。”我和妻子都很疑惑,我更不能理解,“录取口供?案子?”警员看着我,面无表情地跟我解释到“刚刚你们带过来的男孩,是最近校园杀人案的嫌疑人,失踪了一个多星期,我方需要录取你的口供。”听见警员一番话,我跟妻子或许是惊吓过度,失常的安静。

      凌晨三点四刻,我和妻子录取完口供,也争得了一个机会和男孩面谈,见到我们的那刻,他容颜尽失,一股劲的跟我们道歉,那白皙的额头,一遍又一遍撞上书桌,看着心里难受,我们示意警官这样可以了,还是带他回去吧。一次见面,在泪水和悔恨里,没有交流,就已经草草结束了,但是孩子,我无法接受你的道歉,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存在过失,你明白吗……

      晨早七点四十五刻,天刚亮不久,接到案件嫌疑犯被抓获的消息,媒体们争先恐后的来到派出所门口,争着见见这位连捅同学十三刀而逃的罪恶凶手,那只心狠手辣的迷途羔羊。我望着窗外,树是冷绿,我想今天天气应该很凉吧。我发动车子,载着妻儿离开了那间派出所,我调开收音机,不得不感叹现在的通讯的发达,短短一个多钟的时间,案件就得到更新了,怪不得人人都说如今的生活每天都是现场直播……广播里放的是正在接受采访的男孩的杀人案件,男孩主动承认的罪行,而且一遍又一遍地道歉……

      路上刚好遇到红灯,在这短短的几十秒里,我听着一个不算陌生而不熟悉的人在忏悔,而我是哪个亲手把他送进这种境遇里的人。男孩的声音有点沙哑,听得出昨晚他哭了多久。他很认真地回到着记者的问题,当记者问到他对自己人生的看法时,从广播里我听到他云淡风轻的说:“我迷路了,不过现在我回家……回家就是我的人生……”

      我看着车里,妻儿正熟睡,看着窗外头,是渐渐匆匆的人群,天上依旧是抹着灰压压的烟云,我低头看着自己有点发白的双手,孩子呀,你真的回家了吗?而我真的把你送回家了吗?倘若回家了,下次都不要迷路了,好吗?


      本文标题:迷路

      本文链接:http://www.builtboyle.com/content/270557.html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